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92章 要了我就不能再丢掉
    是他把她从大火里抱出来的。

    戎黎眼底波澜骤起:“你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假死那次,他坠江伤了头部,玩没了半条命,住院那段时间他的记忆有点错乱和遗漏,不过也都陆陆续续恢复了。

    偏偏那次大火他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可是他这样的人怎么会救人呢?他不会,别人的死活对一个有共情障碍的人来说,什么也不是。

    他目光都冷了,又说了一遍:“你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摇摇头:“六月四日,在342病房,你弄哭了一个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躲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远远地、偷偷地看过他。那次,小朋友哭闹不止,他嫌吵,凶了几句,还拿走了小朋友的糖。

    可能是他喜欢的口味吧。

    “六月五日,你出去买了一大袋子一样的糖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那时想,他大概是喜欢甜食的,所以她来祥云镇开了甜食店,

    “六月八日,你在天台打电话,和电话里的人说,”她换了一个语气,学他的口吻,“记住,从车祸那天起,戎黎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那通电话是打给池漾的,戎黎的确说过这个话,而且一字不差。她说的这些都发生过,就唯独大火的事他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他做最坏的打算:“如果救你的是别人,你也会喜欢他?”

    徐檀兮摇头,她会给支票。

    其实在医院她并没有真正认识过他,让她心悦的是祥云镇收快递的那个戎黎、不会带小孩却把戎关关养得越来越胖的戎黎、不喜欢说话却忍耐着性子尽量礼貌的戎黎、没有够到过太阳却依旧有着温度的戎黎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救过你,”她身后的风狂乱地叫嚣,戎黎手里的伞逆着风向,始终纹丝不动地向她倾斜,他问她,“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?”

    那他们就遇不到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戎黎,眼神坚定:“没有如果,是命中注定。”

    命吗?

    不巧了,戎黎不信命。

    “都什么年代了,早就不兴以身相许。”万一是她弄错了……

    他把伞塞进徐檀兮手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风太大,她没抓紧,伞掉在了地上,她顾不上了,去追他: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戎黎本能地站住了。

    总是这样,她一叫他,他就没辙,脚跟中了邪一样,一步都抬不起来:万一是她弄错了,那就必须错下去,谁也不能摆正。

    他回头:“你会一直念旧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只要她一句话:“不要善变,行不行?”要了我,就不可以再丢掉。

    徐檀兮不明白他的话,但她看懂了他的眼神,他在说:徐檀兮,你快点头,徐檀兮,你不要犹豫。

    她点头,毫不犹豫:“我会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戎黎眉梢的不平总算下去了,他走回去,把伞捡起来:“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。”

    她应了。

    他撑着伞,不再往前走了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走到伞下。

    “走近点。”

    她走近一点点。

    他耳朵红着:“我还能吃了你啊?挨着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情人的眼,笑弯了呀。

    雪越下越大,南方的冬天湿冷,衣服穿再多,还是会冷。秋花老太太把刚烧完的草木灰铲到火盆里,盖上盖,端到堂屋去,她找了件不穿的旧衣服铺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笑笑,把脚放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笑笑是廖招弟的小名,她是家里的老六,上面还有五个姐姐,可能家里女孩子生得太多了,她的存在感很低,那次医院起火时,她在睡觉,父母忙着逃跑,都没有记起来要叫醒她。

    她就是这样像个透明人一样长到了二十岁。

    她把脚放在火盆盖上,好暖和。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拿了张毯子,给她盖上腿:“关关,你也把脚放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敲门声,老太太喊戎鹏去开门。

    戎鹏在院子里铲雪,他放下铁锹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门打开,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把红伞,然后伞慢慢抬起来,他才看清伞下的人,柳叶眼,半含秋水波光涟涟。

    她道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语速偏慢,看着就是耐心很好的人:“关关在吗?”

    戎鹏愣了愣,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时,戎黎接完电话过来,先接过徐檀兮手里的伞,然后把她拉到身后,挡住戎鹏的视线:“戎关关呢?”

    戎鹏回神:“他在看电视。”他笑了笑,没戴口罩,丝毫没有因为脸上的伤疤而扭捏闪躲,大方地跟人对视,“好久不见啊戎哥。”

    戎黎就嗯了声,没什么话说。

    “我奶奶做了猪脚饭,你别点外卖了,过来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戎黎说,“我去她家吃。”

    这个她,也没说是谁,只是语气熟稔自然。

    戎鹏明白了:“那我去叫关关出来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——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一坨团子飞奔过来。

    等那“一家三口”走了之后,戎鹏关上院门,想事情想得发呆。

    女友过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刚刚戎哥的女朋友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戎哥是谁?”

    戎鹏牵着她往屋里走:“他是隔壁邻居,关关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她女朋友怎么了?”他刚刚愣住的样子她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戎鹏解释:“我见过她,在南城虹桥医院,她——”

    廖招弟脚步停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走到一旁,蹲下干呕。

    戎鹏弯下腰,拍拍她的背,着急地问,“是不是很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只是有点害喜。”

    戎鹏扶着她站起来,揉揉她尚且还平坦的肚子:“奶奶说下个月有个好日子。”如果不是左边脸上有疤,他也很英俊,“笑笑,我们在那天结婚好吗?”

    女孩眼里有泪花:“好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做了糯米糍,有豆沙味的、紫薯味的,还有南瓜味的,另外还炖了猪蹄膀,戎关关晚饭吃了好大一碗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,徐檀兮在厨房给戎关关打包剩下的糯米糍。

    李银娥把戎黎叫到一边,偷偷地问:“你和小徐关系定了没?”

    院子里的灯很暗,他脸上的神色模糊不清: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赶紧的。”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,李银娥真是操碎了心,“你俩走那么近,又没名没分,别人会说闲话的,你一个大男人是没什么,我们小徐可是个没出嫁的姑娘家。”

    戎黎不知道在想什么,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李银娥时不时地看一眼厨房:“你听我的,赶紧抓只鸡过来,把关系定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沉默半晌,回了一个音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拥有过什么,也就没怕过什么,现在有了,他怕徐檀兮“善变”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