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93章 戎黎送只鸡表明心意
    戎黎推开卧室隔壁那屋的门,手里拎了个烤火炉。

    电脑是开着的,墙上的监控也都开着,他进屋,锁上门,台式电脑屏幕里的骷髅头闪了一下,池漾就上线了。

    “六哥,已经连线好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把烤火炉的电插上,他拉了椅子坐下:“接过来。”

    屏幕里的“网瘾青年”低着头,敲了几下键盘,紧接着电脑里的影像一转,换了张脸,视觉上就像从小柠檬突然切换到了菠萝蜜,那大脸盘子呀。

    这位“菠萝蜜”是戎黎之前的主治医生,姓苟。苟医生人到中年,已经略有秃顶之势。

    屏幕里满满一屏都是苟医生的脸:“诶诶诶,怎么回事?”他以为电脑坏了,用力打了一下,“中毒了?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戎黎淡然自若:“没中毒。”

    苟医生被吓了一跳,脸上是“魂飞魄散”的表情,盯着电脑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你是宋容离?”

    宋容离是戎黎住院时用的假名。

    都不熟,问候就省了,戎黎简明扼要,直接说事情:“我出院的时候,你说缺掉的记忆会慢慢恢复,都快半年了,为什么我还没有痊愈?”

    其实他的症状很轻微,就住院期间,脑子里有些信息连贯不起来,不过出院的时候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至少他当时没察觉出脑子里还有信息缺失。

    苟医生连着点了几下退出全屏,发现电脑根本没反应,怎么回事?他论文写得好好的,怎么就突然视频上了?

    他不敢拔电源,怕丢论文,于是他默念了两遍淡定,决定大发慈悲地给对方问个诊:“还有很多想不起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一点点。”比如大火那天,他就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“那就正常。”苟医生觉得这位“宋病患”看上去像个危险分子,他把手伸到主机下面,打算一有不对就立马拔电源,“不用着急,等压迫神经的血块彻底消了,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患者当时是颅内血肿,但不严重,就没有做开颅手术,保守治疗后颅内还有少量血块,完全可以自行消退。

    照理说,应该早消没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开药,我等不了。”

    给人看病,苟医生是专业的:“患者你是最近头疼了吗?还有没有别的症状?”

    患者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用开药。”

    患者不管医嘱:“让你开就开。”

    苟医生觉得这人就是来找茬的:“我哪能随便开药,要不这样,你来医院做个检查,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
    戎黎轻飘飘地、淡淡然地问了句:“你是个庸医吧。”

    疑问的句式,肯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苟医生:“……”他气得把假发片都摘了,摸了一把手感略微滑溜的头顶,“患者——”

    电脑黑屏了。

    苟医生:“……”他的论文……

    翌日是周六,戎关关不用上幼儿园,他刚吃完一颗土鸡蛋,看见哥哥出门,赶紧麻溜地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是去买包子吗?”他屁颠屁颠地跟着,“我也想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戎黎去敲了隔壁的门。

    来开门的是戎鹏:“早啊戎哥。”

    戎黎问:“你们家的鸡卖不卖?”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从厨房出来了,听见要买鸡,就问:“你是要给关关炖鸡汤吗?”

    戎关关顿时两眼放光,饱含期待地看着戎黎:“哥哥,你要给我炖鸡汤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:哦,好吧,错付了。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又问道:“是要公的还是要母的?”

    戎黎想了想:“公的。”

    “头顶长了冠的就是公的。”老太太指了指用铁网围成的鸡圈,“都在那呢,要哪一只你自个儿抓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回厨房继续忙了。

    戎黎站在原地犹疑了一会儿,慢慢吞吞地进了鸡圈。地上的雪被鸡啄得半融半消,混着泥泞的泥土,以及……鸡屎。戎黎放轻脚步,挑干净的地方踩,尽量不动声色地靠近。

    鸡圈外面,戎关关双手握成拳头,脑袋配合手,有节奏地一起上下运动。

    “哥哥加——油!”

    “哥哥加——油!”

    “哥哥加——油!”

    在振奋人心的口号中,屋外的狗开始叫,鸡圈里的鸡也开始飞:“咯咯咯!”

    戎黎一个凉嗖嗖的眼神瞥过去:“把嘴巴闭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戎关关赶紧捂住嘴。

    戎黎把鸡圈的门关上,扫了一圈,锁定了目标,他轻手轻脚,慢慢靠近,只是手还没伸过去,鸡就开始四处乱窜。一时间泥水乱溅,糊了戎黎一脚,他皱着眉,嫌恶地看了一眼脏成了泥色的白球鞋……就突然很想杀鸡。

    戎鹏噗嗤了一声,运动也不做了,过去看戎黎抓鸡,并且指导:“这样是抓不到的,你看准一只,别犹豫,手从两边围住,速度地把鸡按到地上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不难。

    戎黎照做,盯着一只鸡,双手抬起来——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

    被盯上的那只公鸡麻利地一飞冲天,其他的鸡受到惊吓,也跟着一起扑腾,一时间鸡毛飞上天。

    戎黎彻底没了耐心,出去捡了块石头,挑中一只,瞧准了就砸下去,动作干净利索、又快又狠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

    一击即中,原本扑腾的鸡翅膀一震,趴下了。

    戎关关登时目瞪口呆,看着地上那只一动不动的鸡:“哥哥,它是不是死了?”

    戎黎并没有用很大的力气,所以他肯定:“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哦,它晕倒了呀。”

    戎黎进了鸡圈,憋着气,用两根手指把那只鸡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从厨房出来了:“你把鸡先放着,我待会儿给你处理好了你再过来拿。你是要清蒸还是红烧?鸡内脏要不要?”

    戎黎的表情看上去对那只鸡无比嫌弃,但语气轻快,心情还不错:“不是煮来吃,是送人的。”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懂了:“送给银娥家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重新挑一只,这只就做给关关吃吧。”毕竟这鸡都不动弹了,送人还是送活蹦乱跳的好。老太太笑得露出了牙龈,吩咐孙子,“鹏鹏,你去厨房的柜子里拿条红绳过来。”

    用红绳绑在公鸡脚上,由男方亲自带去女方家,如果女方也有意,就会回一只母鸡,寓意嫁鸡随鸡。

    这是祥云镇老一辈定亲的习俗,只是现在镇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城市化,都省了定亲这个环节,也就没有谁会送鸡了。

    戎黎拎着鸡去了李银娥家,他敲门:“叩、叩、叩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开了门。

    戎黎朝里面掠了一眼,没看见他想见的人:“我找徐檀兮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看了看他手里的鸡,真是不巧:“你来晚了,小徐连夜走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头上的鸡毛掉了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