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02章 徐杳杳,我特别喜欢你
    戎黎把他的头摁进了抽水马桶里。

    这时,对面隔间的门开了,走出来一个头发做了锡纸烫、裤子很紧身、豆豆鞋很光滑的精神小伙,他裤子拉链拉到一半,卡住了。

    男人的痛,懂吧?

    精神小伙脸都绿了:“你你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戎黎一只手摁着抽烟男的脖子,抬起另一只手,手指按在唇上:“嘘。”他拿开手,挨着脖子上,轻轻一划。

    精神小伙只觉得后背发凉,他先是捂住脖子,然后捂住嘴,拼命挤眉弄眼,以表达他的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戎黎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精神小伙这才龟速地挪到墙边的角落里,蹲下,抱住自己,安静当一具“尸体”。

    被戎黎摁在马桶里的男人使劲在甩头:“救——”

    戎黎按下冲水键,哗啦啦一声,把救命的命字给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男人呛得双腿一软,跪下了,他两只手扒在马桶边缘,使劲往后退,可摁在脖子上的那只手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水被甩出来,溅到了戎黎鞋上,他嫌弃得很,往后站远一点,把马桶盖放下去,然后稍稍松手。

    男人立马把头钻出来:“救——”

    戎黎把人摁回去。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。”这是嘴巴在水里吐泡泡的声音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戎黎又松手。

    “救——”

    他又给摁回去。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。”还是嘴巴在水里吐泡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救——”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。”

    “救——”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反复了数次,男人终于学乖了:“饶……饶命。”

    戎黎松开手,往后退,马桶里的男人喝了一肚子,瘫软在地上,像条缺水的狗子,张着嘴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角落里的精神小伙全程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戎黎走到洗手池旁,打开水龙头,把双手放在水流之下,他抬头,看着镜子里:“不是我摁的,是你自己摔的。”

    镜子里的人拼命点头。

    戎黎抽了两张纸,一根手指一根地、仔仔细细地擦:“以后出门在外,要老实本分一点。”

    男人疯狂点头。

    戎黎把擦完手的纸揉成一团,扔到垃圾桶里,最后一句忠告:“别人的女朋友不要乱看,当心眼睛被人挖出来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男人咳出一大口水:“咳咳咳咳咳……知、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整理整理衣服,神色如常地出了男厕。

    徐檀兮已经付完账了,在门口等他,她看着外面,很安静地站着。

    “徐檀兮。”

    她回头,对戎黎说:“外面下雪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走过去,看看外面,雪下得很大,但没有风,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,积起厚厚一层蓬松的银装。

    徐檀兮把钱包还给他:“我们跑回去吗?”她又摇头,“不行,你的腿不能跑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戎黎去了收银台,收银的女孩子正拿着手机在看综艺。

    戎黎轻轻敲了敲桌子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女孩抬起头来,愣住。

    “伞架上的伞可不可以卖给我?”他问。

    那把伞上印了店名,确实是女孩的伞,她暂停了手机里的综艺,表面镇定:“可以先借给你用。”

    她的内心:啊啊啊啊啊!

    戎黎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我五点下班,”女孩表面依旧相当镇定,“可以在那之前还给我吗?”

    她的内心:啊啊啊啊啊!好帅!

    戎黎神色淡淡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留个电话?”

    她的内心:啊啊啊啊啊!好帅!想搞!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戎黎往门口看了一眼,“我把我女朋友送到了就来还你伞。”

    女朋友……

    呵呵,打扰了。

    女孩面如死灰、心如止水,拿起手机继续看她的综艺:“自己拿吧。”

    她内心:卧槽,居然英年早恋了!

    戎黎去拿了伞架上的伞,走到徐檀兮身边,把伞撑开,朝她那边倾斜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走得很慢,两人靠得近,却没有挨着,她踩在雪上,一步一个印:“是不是经常有女孩子来跟你搭讪?”

    戎黎嗯了声。

    徐檀兮也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他反而不满了:“你怎么不接着问?”

    “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问我有没有搭理她们?”

    这样会不会显得很斤斤计较?徐檀兮其实很好奇的,也不是很大度,她就问他:“那你有理她们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戎黎红了耳朵,却丝毫不忸怩地说,“我的微信好友里只有你一个女的。”

    他微信里只有三个人:老乡、陪练、徐杳杳。

    老乡是程及,转账的时候加的。陪练是池漾,打游戏的时候加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低着头,笑了笑,然后问:“厕所外面有监控吗?”

    话题转得太快,戎黎稍微愣了一下: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关门?”

    他脚步停下,看她。

    她解释:“你刚刚去借伞的时候,我看到那个抽烟的人了,他衣服都湿了。”她也不笨,都猜得到,不过她最关心的是,“你教训他的时候有关门吗?”要是被监控拍到了,可能会有麻烦。

    戎黎望着她,目光滚烫:“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她不再问了。

    其实,她没有那么善良,只要不是无缘无故就行,只要不伤及他人性命就行,只要不伤及他自己就行。

    他一定有分寸的。

    她那样了解他,又怎么会误解他。

    她走进雪里,发现他没有跟上来,还站在原地发呆:“你怎么不走啊?”她折回去,仰着被冻红了的小脸,“是腿疼了吗?”

    戎黎摇头,弯着腰看她眼睛:“徐杳杳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说过这样肉麻的话,跟中了邪一样,想把好听的都讲给她听:“我特别喜欢你,比喜欢戎关关和程及还要多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