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07章 带男朋友回家之后的那点事
    戎黎很轻描淡写地说:“没有,我的腿又被打断了。”

    他三言两语,一笔带过。

    徐檀兮觉得感同身受这个词太具有欺骗性了,没尝过他人的苦、没受过他人的罪,怎么能感同身受,即便她因为心疼和不舍放大了这个世界对戎黎的不公和恶行,也还是没有办法想象十岁的阿黎是怎么挣扎的、怎么在一群恶魔手里求生,也设想不出当时的他会有多绝望,那一把火,他应该是想同归于尽吧。

    她甚至突然有了很极端的想法,即便戎黎真的成为了恶魔,那又怎么样?他所受的,不该讨回来吗?

    “火势很大,把垃圾场烧光了,还蔓延到了旁边的废车场,你知道最可笑的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在笑谁,这个世界?还是他自己?

    他一瘸一拐地从电梯里走出来,感应灯突然亮起,他眼里在一瞬间中由暗转明,他不紧不慢、不带喜怒地去陈述那段荒诞又讽刺的经历:“废车场的老板觉得我是个干坏事的好苗子,就花五万买了我。”

    可不可笑?他捡回来一条命,不是因为善,还是因为恶。

    废车场的老板是锡北国际的第二任老大,大家都叫他吴二爷,没有人知道他真名叫什么。戎黎知道,他叫吴冕,他墓碑上的字是戎黎找人刻的。

    吴冕看人挺准的,戎黎也觉得自己是个干坏事的好苗子。

    到了1702的门口。

    戎黎问:“到家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环顾了一圈:“剩下的下次再讲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开了门,伸手摸进去,打开灯,把所有的灯都打开,然后才扶着戎黎进去。

    戎黎顺手把门带上了,徐檀兮拿掉沙发上遮灰的白布,让他先坐着,她去把暖脚的电炉子搬过来,插上电,又去房间抱了一床毯子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在这儿坐一下。”

    戎黎以为她要出门,抓着她手问:“你去哪?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温柔耐心地说:“我不去哪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他松开手,自己把鞋脱了,脚放到炉子上,坐着打量她的屋子。

    装修很简约大方,屋里最多的是刺绣和书,桌上的小摆件应该都是手工制品,看着精巧而有年代感。

    徐檀兮把毯子盖在他脚上,然后去浴室,端了一盆热水过来:“我这里没有药,只能简单地敷一下。”

    水有点烫,她小心地把毛巾拿出来。

    戎黎接过去,完全不怕烫,把水拧干了:“我自己敷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按着他的手不让动:“你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哦,那他不动了。

    她坐到他旁边,把他左边的裤腿卷起来,他看着桌子,脸慢慢有点红。

    她把热毛巾敷在他左边膝盖上:“烫吗?”

    “不烫。”就是有点热,他舔了一下唇。

    她两只手捂在毛巾上: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不能说很疼,但又想她再心软一点,所以他认真地想了一下,就说:“一般一般的疼吧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被他的措辞逗笑了:“你为什么不多穿几条裤子?”

    没穿秋裤的戎黎:“很丑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无奈又好笑:“可是你的腿不能冷到。”

    也不是一冷就疼,他就是今天路走得有点多。

    “很丑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关于多穿裤子这个话题,已经聊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毛巾上的温度冷下去了,徐檀兮重新放到热水里,给他敷右边膝盖。

    他腿上的伤疤都在后面,她想摸一下,被他抓住手,放回了前面:“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你不要乱摸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红了脸,手不再乱动了,热毛巾捂着他右边的膝盖,她先给他按摩左腿上的穴位,手法很专业。

    戎黎被她按得很舒服……嗯,又不太舒服,总之说不上的感觉。他别开脸,目光看着别处的一个刺绣摆台:“你不是小儿外科吗?怎么这么会?”

    徐檀兮语速平缓,娓娓道来:“我小时候跟姑姑住一起,姑父家里是医学世家,各个科室的都有,我耳濡目染,都见识过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戎黎不接话,听她说。

    “姑父他是小儿外科的医生,有时也会在大学任教,我十三岁就做了他的关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她十八岁时,因绑架失踪,有五年的时间是空白的,医术是在那之前就学了的,只是当时年纪小,没有实操过,去年才开始主刀。

    “要是早一点认识你,”她笑着说戏言,“我可能要去给三叔公当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问:“他是什么科?”

    “骨科。”

    戎黎嘴角弯了弯,有被哄到。

    像徐檀兮这样姑娘,要让人死心塌地喜欢她太容易了,她知人冷暖、懂人喜悲,她若要真心待一个人,真的能把整个世界的好都捧在手里,毫不保留地给出去。

    戎黎以前也埋怨过命运对他不公平、对他不好,但以后再也不会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好一点?”她把他右边膝盖上的毛巾也拿开,有技巧地轻轻按压。

    戎黎说:“好多了。”他有点舍不得,抓着她的手让她停下来,“已经不那么疼了,不用按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把他的衣服放下去,去换了一盆水来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敷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颔首,把毛巾给他:“你要不要看会儿电视?我去烧水泡茶。”

    “不看电视,可以看看你家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什么东西不可以碰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都可以碰。”

    戎黎喜欢她语句里“你”这个主语。

    徐檀兮去了厨房,他自己热敷得很敷衍,随便弄了两下,就把毛巾扔到了一旁,他穿好鞋,在她屋子里逛。

    是两室一厅的房子,客房改成了书房,她卧室的门开着,他没有进去,只在门口看了一眼,不过里面没有开灯,他什么也没看清。虽然有书房,但客厅还有两个书架,她应该是很爱惜书的人,都装了防尘的玻璃。

    屋里照片很少,只有寥寥几张,其中有一张戎黎见过,是她穿着旗袍、手执团扇的那张。

    徐檀兮之前钱包里也有这张照片,不过被杨老四偷了,辗转到戎黎那里之后,他给烧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张她跟一对夫妇的合照,那对夫妇应该就是她姑姑和姑父,徐檀兮与她姑姑气质很像,笑起来眉眼都是温温柔柔的。

    桌上的刺绣摆台旁边还有一张老照片,照片里是个女孩儿,笑得天真烂漫。

    戎黎目光定住了,盯着那张照片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。

    徐檀兮站在月白色的背景墙前,上面的灯是暖黄色,打下来的光晕朦胧,像一张泛黄的老照片。

    “茶泡好了。”

    照片里的姑娘走出来,和照片里的女孩儿轮廓重叠,眉眼相似。

    “这张照片是你几岁的时候?”戎黎问。

    “八岁。”

    当时姑姑在摩洛柯考古,姑父带她去了那里,去见了见摩洛柯一望无垠的天,还有无边无际的沙漠。

    戎黎把照片拿起来,用手擦掉上面的灰,然后放回原处。

    当年在巷子里喊他哥哥、给他糖的女孩儿就是照片里这么高,也穿着照片里的那件裙子,不过那时候他们都太小,认不出彼此长大后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加蜂蜜了吗?”他突然问。

    徐檀兮说:“加了。”

    她倒了一杯给他,茶还是烫的,他端在手里没一会儿就捂暖了手,他喝了一口,是柚子茶。

    “甜度可以吗?要不要再加点蜂蜜?”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以前不是很信宿命这个东西,突然有点信了: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他是第一次这么叫她,不带姓氏,温柔缱绻。

    徐檀兮杯子的茶洒了两滴:“嗯?”

    姑姑是个诗情画意的人,但她不喜欢甜言蜜语,她说,细语呢喃未必就不能胜过一封词藻华丽的情诗。

    徐檀兮以前还不太懂,刚刚懂了。

    戎黎不说话,就一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想问她,当年有没有在巷子里等他。

    他摇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算了,她知道了会哭的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