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08章 徐檀兮,我想亲你
    算了,她知道了会哭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也没有问,安安静静地给他添茶。

    戎黎似乎很喜欢,喝了好几杯。

    屋外夜深人静,雪没有下,风在刮,吹着玻璃窗呼呼而过。屋里弥漫着淡淡茶香气,话不多的两个人尤其的安静。

    徐檀兮看了看桌子上的台式钟表:“已经九点多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刚想问他睡哪。

    她放下杯子说:“我开车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戎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生气,没生气,没气……他点名道姓:“徐檀兮,”他没有在质问,没有质问,没有……他现在的表情跟他落地成盒的时候如出一辙,“你不是接我上来住的?”

    徐檀兮用无措和窘迫的目光告诉他——不是。

    她就是想给他暖个腿而已。

    戎黎整张脸都透着两个字——不满。

    她居然不留他。

    他把杯子一搁,站起来:“我腿不疼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把毯子拿上,是杏粉色的,上面的印花是猫咪:“外面很冷,你把这个围着,挡一下风。”

    戎黎拒绝:“太丑了,我不围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就好声好气地哄:“就围一小会儿,到了车上开暖气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他把卫衣的帽子戴上,打算就那样出去。

    徐檀兮抱着毛毯看他,一双弯弯的柳叶眼像倒影在井里的月,水雾缭绕,明亮里透着朦胧:“你不是在追我吗?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在说:追我就要听我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程及那个渣男以前总说不要跟女人来真格的,废命。

    戎黎认命地接过去,往腰上一系:“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笑了,是有点滑稽。

    从十七楼去车库的这段路,戎黎走得很快,所幸没有遇上人,他一上车,就把毛毯扯下来,丢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从徐檀兮家到他住的酒店,开车十分钟都不用。徐檀兮直接把车开进了酒店的停车场里,停稳后,解开安全带。

    戎黎说:“你别下车了。”

    车里的暖气开得很足,窗户都紧闭着,空气不流通,徐檀兮的脸被闷得有点红:“我送你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我还得送你下来。”戎黎解开自己的安全带,伸手绕过她,想把她的安全带扣回去。

    她后背贴着椅子,一动不动,人有些跑神,但理智还在,她说:“停车场很暗,我怕你看不清路。”

    戎黎想了想,把手收回去:“那你送我到电梯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下车,走到前面领路。

    戎黎跟着她,就离两步的距离。他反正看不清,干脆不看路,就看着她。

    停车场不大,只有一南一北两个电梯口,徐檀兮带戎黎去了离他房间更近的那个电梯口。

    他按了键,等了一会儿电梯就下来了,他走进去:“我上去了,你到家了给我发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好,站在电梯外面,她望着他,眉黛春山、秋水剪瞳:“晚安,先生。”

    电梯门将要合上,戎黎突然伸手,门又开了。

    她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戎黎从电梯里走出来,走到她面前,他目光直白而炽热:“我想亲你。”他也面红耳赤,“行不行?”

    徐檀兮稍稍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的心上人在问她,行不行。像一壶酒浇了心头上,美人既醉,朱颜酡些。

    她垂下眸子不说话,默许了他接下来所有的放肆。

    他俯身,慢慢靠近,她握紧手,睫毛颤了颤。就在唇将要落下时,他稍稍偏了一分,吻在了她嘴角的位置。

    蜻蜓点水,克己复礼,简直都不像他,他分明是进攻型人格,在徐檀兮这,他不敢太放肆。

    亲完后他退了一步,有点手足无措:“我……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折回电梯里,按了楼层,眼神乱飘,就是不看徐檀兮,电梯门缓缓合拢,光滑的金属梯门上倒映出了他的眼睛:眼角晕红,杏眼融春。

    电梯的外面,徐檀兮还没有走,她看着墙上闪着红光的数字,从负一升到了八,然后停顿数秒,又从八降到了五。

    是他按错楼层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低头浅笑。

    这时,后面有个声音喊道: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回眸,笑意渐渐收起。是徐檀灵,与她同父异母的妹妹。

    徐檀灵是艺人,出行戴了口罩,她露出的半张脸很像她的生母万氏,万氏年轻的时候是浮生居的头牌歌女,模样生得美而娇媚。

    不止长相,徐檀灵的声音也像万氏,天生一副好嗓子。早些年,她让养母温氏去温家拜过帖子,说想去流霜阁学唱戏,不过被温时遇婉拒了。

    没学成戏曲,她后来以歌手的身份进了娱乐圈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徐檀灵脸上是又惊又喜的表情。

    徐檀兮对她态度不亲,也不疏:“今天上午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口中的妈妈是徐檀兮的生母温氏。当年万氏病逝,父亲徐伯临就把私生女接到了徐家,认祖归宗后改名檀灵,养在温氏膝下,温氏对她视如己出、呵护备至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看昭里的,还会回去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目露担忧:“你身体怎么样了?病都养好了吗?你之前的号码一直打不通,我和妈妈都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檀灵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在温家多年,被教得大方懂礼:“姐姐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告诉别人你今天见过我。”徐檀兮依旧温声细语,可到底是大家出身,稍稍正色,眉梢间自有一股清贵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麻烦。”

    她手里的股份太多,这时候出现,会令很多人蠢蠢欲动,她倒没什么,但不想戎黎被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徐檀灵似懂非懂,点了头:“好,我不跟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电视上看到你拿奖了,恭喜你。”

    她四下看看,见没有别人,转着灵动娇俏的眼珠子,小声地说:“妈妈给评委们都送钱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住这个酒店吗?”

    作为私生女,其实徐檀灵称得上很安分的,不作妖,也不争宠,对家里的上上下下都礼貌周到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徐檀兮没有说住哪里,也没有说为什么会来酒店,只是说,“很晚了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开车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嘱咐:“那你路上慢点开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点了点头,上了车,她把车从停车位上开出来,走一号出口,从后视镜里还能看到徐檀灵,她站在原地挥手。

    等徐檀兮的车开远了,徐檀灵的经纪人才从另一辆车上下来,随口问了句:“这是你哪个姐姐?”她就听见徐檀灵喊姐姐,温家和徐家这一辈有好几个女孩儿,刚刚那个不晓得是哪一位,看着很面生。

    “麦姐,”徐檀灵上车,把口罩摘了,露出一张娇俏柔媚的脸,“我只有一个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亲姐啊。”

    她嗯了声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