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11章 想把生米煮成熟饭(一)
    “我听你三姨说,葛家儿子昨天才看到你的照片,今天人就过来了,应该是对你很满意,要是你们能成,他以后肯定会对你好。”

    林禾苗不闹不吵,神色平静:“成不了,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榆木脑袋!

    根本说不通,吴树凤气得面红耳赤:“那你就眼睁睁看着俊俊没钱做手术?”

    “差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该借的都借了,还差二十多万。”

    少女木着脸,冷静沉着:“我会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想什么办法?”吴树凤根本不信,觉得她就是故意拖延,心里气得不行,这档口,她发作不得,忍着怒火求她,“俊俊那里不能等了,得马上做手术,禾苗,就当妈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,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吴树凤恨不得撕开她的嘴:“你就这么狠心?俊俊可是你的亲侄子。”

    她神情木木的:“我就不是你的亲女儿吗?”

    女儿哪有孙子重要!

    见她如此油盐不进,吴树凤只得半劝半哄:“你先嫁过去,反正你年纪也没到,领不了结婚证,等俊俊做了手术,就算你人跑了,葛家也不能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林禾苗不再浪费口舌:“我去借钱。”

    吴树凤拽住她:“你能找谁借?”

    “就算要卖,我也只卖给我想卖的人。”她甩开吴树凤的手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吴树凤气急败坏:“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俊俊被争吵声惊醒了,他坐起来,揉揉眼睛,迷迷瞪瞪地喊:“姑姑。”

    林禾苗站住了。

    “姑姑,”俊俊有点委屈,瘪瘪嘴,“你是回来看俊俊的吗?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来,眼眶通红:“是,姑姑是回来看俊俊的。”

    不然,她不会再进这个家门。

    “禾苗,”方琼知道她心软,抓着她的手,哭哭啼啼地哀求,“禾苗,嫂嫂求你了,你救救俊俊,你救救我们俊俊。”

    她把方琼的手拿开:“我去筹钱。”

    她从房间里出来,路过堂屋时,目不斜视,无视了那一屋子毒蛇一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吴树凤也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葛家那边就有人吱了个声:“人怎么走了?”

    吴树凤支支吾吾,没法解释。

    刘胡春面子扫了地,很不满,说话夹枪带棍:“你们家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吴树凤对这门亲事还没死心,赶紧安抚说:“春姐,小丫头不懂事,回头我再说说她。”

    刘胡春本来就不满意这家的闺女,谁知道她有没有自闭症,瘦巴巴的,一看就生不出儿子。

    “我看还是算了吧,强扭的瓜不甜,你们家这丫头,别看闷不吭声的,脾气大着呢。”

    ***起身,甩手就要走。

    葛建涛坐着没动:“妈,先处处看吧。”

    ***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起身,走到吴树凤面前,态度诚恳:“婶儿,我县里还有套房子,有一百四十几平,我和我妈也不过去住,要是我和禾苗能成,你们要不要搬过去?反正空着也是空着。”

    一个糖衣炮弹扔过去,把吴树凤仅剩的那点良知彻底炸没了。

    已经快八点了,街上没什么人,就几个小贩、几个外地来的游客、几杆孤零零的路灯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生出了你这么个鬼东西。”

    一前一后两个人,前面是儿子,走得晃晃悠悠,后面是老妈,叉着腰边走边骂。

    女士有点胖,声音洪亮:“我都不指着你考多少分,你就老老实实地给我混个高中毕业证回来,这很难吗?啊!”

    这不老老实实混高中毕业证的正是宋宝宝同学,他妈邹秀萝刚刚被学校老师约谈了,谈完之后,就跟吃了火药似的,炸了一路。

    “你不学习也就算了,你还影响别人。”邹女士怼着儿子的后背戳,恨不得给他戳个洞出来,“你上课就不能安静点,你不想听你就睡觉,你好意思拉着别人跟你打牌?”

    宋宝宝觉得很冤枉啊:“不是我拉的,他们自己想玩,我还能拦着他们?”

    “你还顶嘴!”

    邹秀萝一巴掌拍在他背上,她生这小子的时候是高龄产妇,要了她半条老命,瞧瞧这生的是个什么玩意!

    重男轻女果然要不得,遭报应了吧。

    邹秀萝捏捏后颈,感觉自己要中风:“你不要脸我还要脸,就因为你,我在你们班的家长群里都抬不起头来,被你带坏的那几个同学的妈妈,都好几次给我发一坨屎的表情了。”

    宋宝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发屎过分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,他保证:“回头我跟那几个同学说一声,让他们回去叫他们妈妈不要发一坨屎了。”

    邹秀萝又是一巴掌呼过去,头给他打歪:“这是屎的问题吗?这是你的问题!”

    他抱着头,突然站着不动。

    邹秀萝推他:“你愣着干嘛?”

    “妈,”他指了指前面路口,“那是我同学。”

    路口停一辆面包车,两个男人正拽一个女孩子往车上拖,旁边还有个妇人在催促指挥。

    邹秀萝傻眼:“人贩子吗这是?”

    宋宝宝认得其中一个:“那个女的是她妈。”

    那就不是人贩子咯,邹秀萝不打算管,可身边的少年像股龙卷风一样刮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林禾苗!”

    “林禾苗!”

    林禾苗回头,叫了一声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宋宝宝觉得为了这一声,他可以上刀山下火海。

    吴树凤把要上刀山下火海的少年拦住了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林禾苗的同学。”宋宝宝冲那两个男人怒吼,“你们要带她去哪?”

    那两个男人,一个是林禾苗的舅舅吴阳春,另一个是葛家的表亲,一左一右地拽着林禾苗,把她往面包车上拖。

    吴树凤朝弟弟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快点,嘴上应付说:“这是我们家的家事,轮不到外人来管。”

    邹秀萝女士刚跑过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孩子不听话,好好说嘛,这是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吴树凤直接呛了一句:“我怎么管教闺女跟你有什么关系,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林禾苗已经被拉上车了,她两只手都被人拽着,用肩在撞击车门。

    平时连个表情都很少有的少女哭了,她喊:“宋宝宝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宋宝宝立马冲过去,拍着车门大喊:“你们要带她去哪?”看见车窗后面的少女在哭,他都要疯了,“快把她放了!”

    吴树凤从另一边上车了,代替吴阳春按着挣扎的林禾苗,催促:“阳春,快开车。”

    邹秀萝怕宋宝宝伤到,赶紧去拉他:“别人家的事少管。”

    宋宝宝甩开邹秀萝的手,不要命地捶窗:“你们放她下来,不然我就报警!”

    他嗓子都叫破了:“快放她下来!”

    吴阳春一踩油门,车飞驰而出。

    宋宝宝被车刮着摔了一跤,他爬起来,一瘸一拐地去追:“林禾苗!”

    “林禾苗!”

    邹秀萝赶紧拉住他。

    他都要急哭了,红着眼睛说:“妈你快松开我,他们把她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邹秀萝不清楚前因后果,也不想管别人的家事:“那是她家人。”

    少年梗着脖子咆哮:“你没听到吗?她叫我救她!”

    十几岁的少年还没见过这个世道的黑暗,曾以为处处都是光明。

    “你救得了吗?”邹秀萝没有见过她儿子这个样子,语气也严肃了,“宋宝宝,你才十八岁,你连自己的人生都还承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呆呆地出了一会儿神,然后拔腿就跑了。

    邹秀萝急地跺脚:“你去哪啊?你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少年飞奔而去,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宋宝宝!”

    “宋宝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晚上九点,县警局接到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是个女孩子,声音在颤抖:“我……我杀人了……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