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15章 亲个脖子~
    周青瓷走到门口,听见徐檀兮说:“你在吧台等我,我过去寻你。”

    那头不知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徐檀兮细语道:“好,我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周青瓷笑了笑,古画里的仙子动了凡心,要跌进红尘里了。

    天方娱乐城的设计很特别,迪厅在四楼的左边,右边是清吧,中间做了吧台。这会儿,迪厅正嗨,清吧的驻场歌手在唱民谣,有种动静两重天的感觉。

    戎黎把毯子留在了出租车上,给了钱,让司机在外面等。

    一进夜场,温度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他把外套脱了,拿在手里,刚找位子坐下,一分钟不到,一位黑发女郎在他旁边落座了。女郎穿着黑色的低胸装,裙摆只到大腿,前凸后翘,非常性感。

    她要了一杯Mojito,冲戎黎摇摇酒杯:“帅哥。”

    戎黎抬头瞥了一眼,目光收回。

    女郎打量他:啧啧,这长相,绝了。

    难得碰到这样的人间绝色,女郎很主动,用涂着大红色美甲的手指敲了敲玻璃酒杯,发出邀请:“要不要一起喝一杯?”

    戎黎张望,在找徐檀兮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等人啊?”

    这句他回了:“等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行,哥们儿你牛,带女朋友来夜店。

    女郎把酒干了,起身,另寻猎物去了。

    天方娱乐城的五楼是包间,过道的拐口处站了两个人,穿黑西装的是清吧的副经理,穿黑色夹克的是刚刚在台上打碟的DJ:姜灼。

    “谭哥。”

    姜灼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谭副经理性子急:“别支支吾吾的,有事儿就说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化了带伤的妆,把原本五官的干净和秀气压住,显出几分嗜血残忍的野性美来。

    像西方吸血鬼。

    就是他的眼神太没有攻击性,像落难的吸血鬼,他说:“我想预支下个月的工资。”

    谭副经理为难:“这儿的规矩你也知道。”他摇头,“一个月不行,你要是实在缺钱,我先支几天的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谭副经理看了一眼他耳朵上的助听器,应该是被人踩坏了,还没有修,上面有裂痕。他怪不忍心的,实在没忍住:“黄女士昨天跟我提了,你要是愿意——”

    姜灼没听完:“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黄女士是娱乐城的VVIP,姜灼第一次在吧厅登台,她就表明了态度:我想包你,价格随便开。

    黄女士是第一个,但不是唯一一个,也不知道为什么,富婆们就是很喜欢姜灼那款。

    谭副经理也不是拉皮条的,就是看姜灼太缺钱,才忍不住建议了一句,既然他不愿意,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去忙了。”谭副经理先走了。

    姜灼回迪厅,一转身,看见了徐檀兮,他点了点头,算作问候,然后路过。

    徐檀兮叫住他:“姜先生留步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妆容和白天她在医院看到的他,差别太大了,一个像野兽,一个则像野兽的猎物。

    姜灼留步,礼貌地问候了一句:“你好,徐女士。”

    “徐女士”善意提醒:“昨天找你麻烦的那几个人是受人所托,目的是要让你在这儿待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他深思片刻后,向徐檀兮道谢:“谢谢您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下了楼梯,往四楼迪厅那边走。

    迪厅里正放着劲爆火辣的音乐,五颜六色的镭射灯跳跃闪动,男男女女在舞池里扭动摇摆。

    徐檀兮不太适应这样的热闹,脚下走快了些,吧台很长,她站在过道里,寻戎黎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徐檀兮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,看到他了,莞尔笑了笑,朝他走去,忽然——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是玻璃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碎片溅得到处都是,徐檀兮回头,看见两伙人在你推我我挤你,抄家伙的抄家伙,骂脏话的骂脏话,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戎黎把她拉到身后:“玻璃有没有溅到你?”

    徐檀兮刚想说没事。

    戎黎就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个酒瓶子,她立马拉住他:“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灯光灼目,他眼里阴沉:“你脖子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摸了一下,有一点疼,是很小的伤口:“不要紧,就破了点皮。”

    戎黎不是个大度的人,相反,他一向以牙还牙、以眼还眼。他眼皮一抬,锁住了那个刚刚乱摔酒瓶的人:“那得让他也破点皮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摇头:“不要打架。”

    他盯了那人半天,把火气压下去,放下酒瓶子,拉她到身边来,端着她的下巴示意她转头。

    徐檀兮照做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脖子上的伤口,有血珠冒了出来,本想用指腹去擦,又中途停了手,鬼使神差地低头凑过去,唇落在她脖子上,轻轻吮了吮。

    她僵住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把她脖子上的血迹吮干净了,才往后挪,舔了一下唇:“我们到后面去,离远一点。”他耳朵红红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愣愣的,任他牵着走。

    摔了瓶子的那人还不收敛,骂对方是“孙子”,还比了个中指:“别让爷爷再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与他起冲突的那位也不是好惹的,袖子撸起来,手臂上全是纹身:“你再比一个试试。”

    几瓶酒下去,谁怂谁孙子,他比了两个中指:“怂包,有本事跟老子干啊!”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*!”

    骂完,花臂男拿起酒瓶子,往桌子上一敲,碎了之后握着一头就冲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这时候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匕首,拔掉刀鞘,酒意上头,他一下捅了进去。

    女人尖叫:“啊!”

    徐檀兮回头,看见有人倒下了,她根本没有多想,走向最混乱的地方。

    戎黎拉住她:“不要过去。”他只关心她的安危,别人的死活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她摇头,眼神坚定:“戎黎,我是医生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