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21章 八个机位的吻
    戎黎低头,唇压在她唇上,雪花忽然飘起来。

    他吻得很克制,很小心翼翼,不敢太放肆,只在她唇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睁开眼,眸光泛潮,瞳孔像水洗后湿润剔透的琉璃。

    巷子里,是谁家灯笼被风吹得来回晃荡,把他眼里的影子都摇碎了,碎成好多个好多个她,满眼的她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进度快一点,还是慢一点?”他低声问她。

    徐檀兮是个矜持害羞的姑娘,羞赧地低着头:“慢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喜欢快一点。

    戎黎亲亲她的脸,把灯笼和伞都捡起来,让她拿着灯笼,他撑着伞,把空着的右手递过去:“牵着你男朋友,他夜盲。”

    他右手受了伤,徐檀兮轻轻地牵着:“哦,好。”她笑了,明眸善睐。

    他们往家里走,走得很慢很慢,一把红伞,两个人影,花白的地上四排深深浅浅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告诉我,手是怎么弄伤的?”

    戎黎说:“我没打人。”

    她侧着脸看他,表情严肃:“别人打你了?”那她宁愿是他打别人。

    戎黎把伞往她那边倾,风将她的发梢吹到了他脖子上,痒痒的,像羽毛在挠他:“我有那么好欺负吗?”他受伤的手被她牵着,他指腹在动,磨着她掌心的茧子,“手是被招牌砸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砸到的?”

    “走着走着,招牌就突然砸下来了。”他说得随意,一语带过。

    徐檀兮追问:“是哪个店?”

    戎黎笑:“怎么,你要去砸店啊?”

    徐檀兮是淑女,淑女很温柔,淑女不动粗:“我不砸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儿,风里飘来一句:“我找人砸。”

    淑女怎么会自己动手呢?

    雪懒洋洋地飘,情人慢悠悠地走。

    在家饿肚子的戎关关度日如年,插播广告的时候,他听到了开门声,立马跳下来,飞奔出去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戎黎嗯了声。

    戎关关蔫儿了吧唧的:“你怎么才回来,我要饿瘦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往屋里走,收了伞:“瘦了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头一甩:“哼。”

    有人撑腰了,胆子挺肥。

    戎黎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徐檀兮把灯笼放下:“我去盛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戎黎跟着去了厨房,没闲工夫搭理某胖墩。

    某胖墩发现:哥哥手受伤了,哥哥和徐姐姐拉手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做了很多糯米丸子,她让戎黎送一些去隔壁老太太家,再送一些去李银娥家。他还没回来,出门的时候带上了门。

    忽然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徐檀兮去开门,见来人,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是王月兰和她的儿子戎小川。

    王月兰手里拎着一篮土鸡蛋,欲言又止了一番,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:“戎黎在不在?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:“他很快就回来。”她让开路,待人和善,彬彬有礼,“您请进。”

    其实王月兰跟徐檀兮没有交流过,在王月兰印象中,银娥家的租客是个年轻貌美、衣服从来不重样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我不进去了。”王月兰放下鸡蛋,“医药费我压在了鸡蛋下面,徐小姐,替我谢谢戎黎。”

    她撂下东西就走,就像后面有什么在追她似的,走得飞快。

    她儿子戎小川跑回来了,跟戎关关一样,也是个小胖团:“我妈妈说,她以后再也不会骂戎黎哥哥了,也不会骂你。”

    戎黎的手应该不是走着走着就突然被砸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有了猜测,她走下台阶,低声问孩童:“戎黎哥哥的手是怎么受伤的?”

    戎小川老老实实地说:“我在买关东煮,上面突然有东西砸下来,戎黎哥哥用手挡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门前檐上的灯笼微微晃动,地上的人影也在晃动,灯光明亮,不及她眸光明亮。

    “关关,以后谁骂你哥哥,我会帮你打他。”戎小川说完就跑了。

    戎关关冲着他后背答了一句:“好!”他扭头看徐檀兮,眼珠子透亮透亮的,闪着崇拜的光,“徐姐姐,我哥哥他是大英雄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笑着颔首,那也是她的英雄。

    一束手电筒的光打过来,是她的英雄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风,你们两个在外面干嘛?”

    徐檀兮把地上的篮子提起来:“刚刚有人来送鸡蛋。”

    戎黎进屋,揽着大的,拎着小的:“谁?”

    “王月兰女士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说什么,接过篮子,提了进去。

    徐檀兮也没说什么,只是吃饭的时候,把最好吃的菜都夹到他碗里。

    饭后,因为戎黎的手受伤了,徐檀兮不让他洗碗,戎黎又不想让徐檀兮洗,所以——

    “戎关关,去洗碗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就挺突然的: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他以前没洗过碗,因为哥哥不做饭。怎么洗呢?他在秋花奶奶家见过,有模有样地去收盘子。

    徐檀兮把盘子端走:“我来洗吧,关关你去看电视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看了看他哥哥,然后响亮地回答:“好的。”他就欢欢喜喜地去看电视了。

    戎黎凉嗖嗖地瞥了戎关关两眼,有点不爽:“你干嘛惯着他?”

    “他还小。”

    戎黎还能怎么着,徐檀兮说什么是什么咯。

    他去收碗:“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手不能碰水。”

    “我戴手套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把他手轻轻推开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辙。

    洗完碗后,徐檀兮煮了一壶大麦茶,戎关关在看电视,戎黎嫌吵,给戎关关留了一杯,就带徐檀兮上楼了。

    戎黎的房间她来过好几次了,不像睡觉的地方,像关人的地方,空旷又封闭。

    她把茶壶放下:“窗户都封起来了,不会很闷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不封起来,他一闭上眼,就感觉有眼睛在看着他、有手来拽他。

    他去把门留了一道缝,让空气进来,拉了一把椅子让徐檀兮坐下:“你不喜欢?”

    没有安窗帘,窗户是直接用木板钉上的,钉得密不透风,他的床单又是黑色的,给人的感觉很像雷雨天,乌压压的,让人沉闷。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:“不太喜欢,有一点压抑。”

    他从善如流,说得随意平常:“那等你以后住过来,我再拆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红着脸不说话,给他斟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杳杳,”房间里只有一把椅子,他不喜欢俯视她,就半蹲着,仰头看她,“我有共情障碍,你看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眼里的他是有温度的,是个很好的人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,要是搁以前,我肯定会冷眼旁观。”戎黎握着她的手,贴着自己的脸轻轻蹭了蹭,只有在她面前,他才会把姿态放低,才会示弱,“当时用手去挡招牌的时候,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安静坐着:“是想我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当时时间太短,只够他想她,“我在想,要是我做了好事,你会不会更喜欢我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以前找不到要变好的理由,现在有了。

    她眼里一团温柔,俯身,亲在他脸上:“会。”

    不想当君子了,不想克制。

    戎黎起身,去把门关上,把她斟的茶一口喝掉:“你说喜欢慢一点,杳杳,”他放下杯子,低声说,“可我想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说话,默许了他接下来所有的行为。

    戎黎把她抱起来,放到桌子,她坐着,与他站着的高度刚刚好,他一抬头,就能碰到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眼睛闭上。”他脸也红得厉害。

    徐檀兮听话地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撑着桌子,一只手搂她的腰,先啄了啄她的唇,然后贴上去,含着轻吻。

    “徐杳杳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、性感,引诱她:“张嘴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