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23章 定亲发糖,大火真相
    上午十一点,太阳正好,积雪都化了,在路面上结成了冰,大人们在门前铲雪,小孩们堆个雪人儿,你安个眼睛,我画个嘴。

    戎鹏雪铲到一半,接了个电话,是消防队的中队长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嫂子生了吗?”

    中队说生了,生了俩。

    戎鹏笑呵呵地祝贺:“恭喜啊,中队。”

    中队犹犹豫豫,问可不可以跟他换个休假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消防队休假都是轮着休的,一个月休一个,这个月是戎鹏的假期。

    戎鹏爽快地答应了:“没问题,那我下午归队。”

    中队在电话里道谢。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,你在家好好陪嫂子。”

    中队说,下次把假还他。

    “成,等下次我媳妇生孩子,你再把假还我。”

    中队问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“快了快了,日子已经定了,下个月初十,到时来喝喜酒。”

    中队乐呵呵地应了。

    戎鹏挂了电话,听见鸡叫声,往院子里瞥了一眼,看见戎黎在追一只鸡。戎鹏把扫帚先搁一边:“戎哥,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上次那只鸡炖汤了,戎黎要再抓一只,送去给徐檀兮。

    戎关关在厨房,给秋花老太太择菜。

    “秋花奶奶,”他抓着一把芹菜,一片叶子一片叶子地摘,边摘边问,“我哥哥为什么要抓鸡?”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说:“因为要送给你徐姐姐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处在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,问题一个接一个:“为什么要送鸡给徐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俩在处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处对象要送鸡?”

    老太太想了一下才回答:“因为大家都送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十万个为什么:“为什么大家都送?”

    “这是镇里的老祖宗订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睁着好奇的大眼睛:“为什么老祖宗要订这样的规矩?”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被他问得哭笑不得:“这你就要去问老祖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问啊?”

    老太太想了想:“土里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廖招弟忍俊不禁,笑着笑着突然胃里翻滚起来,她头转到一边,干呕起来,也没吐出来什么,就是反胃得厉害。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把芹菜放下,过去给她拍拍背:“笑笑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廖招弟摇头:“没事的,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笑笑嫂嫂,你生病了吗?”戎关关把口袋里揉成一团的卫生纸掏出来,给廖招弟,他说,“徐姐姐是医生,她会看病的。”

    “嫂嫂没生病,是肚子里的小宝宝饿了。”廖招弟不算很漂亮,皮肤有一点黑,她笑起来会露出牙龈,眼睛眯成一条缝,会让人感觉很治愈,是老人很喜欢的那种善良有福相的长相。

    戎关关觉得不可思议,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皮,把口袋里零食都掏出来:“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一颗卤蛋,三颗糖。

    廖招弟笑着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这时,戎黎拎了只鸡进来:“有没有红线?”

    “等着,我去给你拿。”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去拿红线了,是手工编的,也叫月老线。

    戎黎拎鸡去李银娥家的时候,路上不少人看到了,拎一只鸡没什么稀奇的,但拎一只脚上绑了红线的鸡就不常见了,拎的人还是媒婆们列为“钉子户”的戎黎,那就稀奇了。

    红中婶特地问了一句:“戎黎啊,你这鸡是送去谁家啊?”

    “李婶家。”

    戎黎穿着一身黑,拎着鸡,打人门前而过。

    等人走远了,几个村妇就议论上了。

    “他什么时候跟银娥家的房客好上了?”吴佩瑶织着毛衣,晒着太阳。

    她妯娌接了句嘴:“男的俊女的靓,看着看着就对眼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银娥家的那个房客什么来头?看着挺有钱的,怎么跑乡下来开店了?”吴佩瑶把声儿放小点儿,“我听说那些有钱的富商都喜欢把二奶偷偷养在乡下,会不会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人家开那车多少钱吗?”王月兰说得好像她知道一样,“电视剧里的原配夫人都开不起那样的车。”

    吴佩瑶想不明白了:“既然她条件这么好,干嘛要跟戎黎处对象?”

    平日里说戎黎闲话说得最多的王月兰破天荒地替他说好话了:“戎黎咋了?十里八村哪个有他长得好。”

    长相是没话说,不过:“戎黎他爸是杀人犯——”

    王月兰翻了个白眼,拿鼻孔看吴佩瑶,哼了声:“你这个人思想怎么这么龌龊?”

    吴佩瑶:“??”

    她满脑袋问号,王月兰是不是中邪了?

    搞笑了,吴佩瑶呵呵:“我龌龊?这不都是你之前跟我说的吗?”也不知道之前是谁哟,成天编排戎黎。

    王月兰不承认,死不承认:“我没有,不是我,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佩瑶刚想理论,王月兰扭腰就走,边喊:“小川,小川!”她把儿子叫来,“银娥奶奶家在发糖,你快去。”

    一帮小孩子都去领糖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脸皮薄,不好意思出院子,她站在堂屋门口,朝外边张望,那只脚系红绳的公鸡就在旁边,偶尔咯咯一声。

    “之前不是送过了吗?”

    戎黎说:“那次你不在家,没收着。”他今早特意叫她在家里等,不要去店里。

    徐檀兮顺口问道:“之前那只鸡呢?”

    戎黎倚着门,被阳光晒得很惬意:“炖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哦,他鸡没送出去,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小徐,”李银娥还在门口给小孩子们发糖,嘱咐说,“你别忘了,待会儿戎黎回去,你要回他一只鸡,我已经给你绑好了,就在鸡窝里头搁着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应了一声:“哦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站在太阳里,手指勾着她一缕头发,轻轻打着圈:“你知道回了我一只鸡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她猜得到。

    戎黎拉着她进屋,屋里没人,他手一伸,把她捞到怀里抱着:“在祥云镇,这就算定亲了。”

    乡下不搞定亲宴,回一只鸡,长辈在门口给来来往往的人都送点糖果,意思是这家的姑娘已经定出去了,旁人就不要再上门来说亲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仰着头,手抓着他腰上的衣服:“进度有一点快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我慢一点吗?”

    她脸红地别过头:“这样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徐檀兮,”戎黎低头,把一张漂亮的脸凑到她眼前,“我以后是你的了,你可要收好。”

    她笑着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对于戎黎拎回来的那只鸡,戎关关表现得非常纠结:“哥哥,这个鸡要怎么办?要炖汤吗?”

    白斩鸡也不错啊,手撕鸡也行,还有黄焖鸡……

    戎关关左右为难:“我最想吃小鸡炖蘑菇。”

    戎黎把鸡往院子里一扔:“养着。”

    啊,小鸡炖蘑菇泡汤了。

    午饭过后,李银娥在洗碗,徐檀兮拿了刺绣来绣。

    “小徐,”李银娥在厨房喊,“你帮我把这个酸萝卜送去给秋花老太太,她孙媳妇害喜害得厉害,拿去给她解解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戎鹏下午就要回消防队。

    廖招弟送他出门:“奶奶说,裁缝下周会来给我们量尺寸,你赶得回来吗?”

    下个月初十他们结婚,裁缝是来给他们做新衣的。

    “赶得回来,我们中队他媳妇生了双胞胎,我给他顶一周的班,下周就回来。”他脸上有疤,笑起来不好看了,“你在家要是有什么想吃的,不要不好意思,跟奶奶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冷,你别送了,快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廖招弟给他把拉链拉好,叮咛嘱咐:“你工作的时候,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摆摆手就走了,也没有行李。

    廖招弟看着他的后背,突然鼻酸:“鹏哥。”

    戎鹏又跑回来:“怎么了,笑笑?”

    她想起了医院那场大火,想起了他逆火奔跑时的背影,滚滚浓烟下,他穿着橘色的消防服,毫不犹豫地往火光里跑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有宝宝了,”她知道不应该,可还是抓着他的衣服,艰难地开了口,“你可不可以换个工作?这个工作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戎鹏摇了摇头,手掌覆在她腹上,轻轻揉了揉:“笑笑,再危险的事,也总要有人去做。”

    廖招弟吸了吸鼻子,松开手: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戎鹏走的时候,天是阴的。

    他在巷子里碰上了来送酸萝卜的徐檀兮,打了声招呼:“徐小姐。”

    徐小姐回他:“戎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体都养好了吗?”他怕脸上的疤会吓到人,戴了口罩,“当时太忙了,也不知道你伤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诧异:“你之前见过我是吗?”

    这时,巷子口有人在喊:“戎鹏!”

    是来接他的人,已经在催了:“别磨蹭了,快点儿。”

    戎鹏回了一句:“就来。”

    他说,等他下次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徐檀兮说好。

    他跑了一段,回过头去,看见廖招弟还在家门口,便用力挥手,大声喊:“笑笑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那一天是圣诞节过后的第二天,十二月二十六。

    戎鹏没有回来,廖招弟等来的是他的骨灰。

    他每一次出任务都会写一封遗书,这次他在遗书里写道:如果我回不去,把我的骨灰带回祥云镇,我奶奶和妻子都在那里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