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31章 “杳杳”出手,炮灰秒成渣
    她拨了个号码:“潮生,是我。”

    夜里很静,隐约有回声。

    她言简意赅地下了一道命令:“帮我处理个人。”

    贺秀秀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潮生?

    傅潮生!

    她扭头,惊恐地看着身后之人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她听官四爷说过,这世上能让傅潮生听话的,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?”徐檀兮一把扯掉她的口罩,勾唇一笑,又美又狠,“你祖宗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……

    嘎吱一声!

    还在厨房忙活的李银娥赶紧跑出去,看看是谁推开了门,她眯着眼瞧了瞧:“小徐?”

    徐檀兮嗯了声,把帽子拿掉,关上门进了屋。

    李银娥把手上的水擦在围裙上:“你不是睡了吗?怎么在外面?”

    她把披风脱下来,拎在手里,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:“我睡不着,出去溜了一圈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瞅着她,觉得好奇怪,她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,哪不一样呢?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李银娥不纠结了:“那你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好。”她往堂屋走。

    李银娥回了厨房,又探出脑袋喊了她一句:“小徐。”

    她回头。

    她可不是小徐。

    李银娥问她:“明天早上做煎饼吃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答:“都行。”

    次日,天儿好,太阳当空照。

    邻居家的山茶花爬出了墙头,探出一抹嫣红来,露水还没干,晶莹剔透的水珠子从花尖尖儿上滚到一簇簇绿叶上。一月初是山茶花的盛花期,朵朵争奇斗艳,朵朵好不妖娆。

    今儿个早上李银娥做了煎饼,素菜加鸡蛋,跟面一和,再帖到锅上,煎得两面金黄、外酥里嫩。

    “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檀兮吃相好,小口小口的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喝了一口粥,撕了一块煎饼放嘴里:“锅里还有很多,你待会儿拿一些去戎黎那里,给关关也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上,碗不离桌、手不离碗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调侃:“你这是替那哥俩谢的呀?”

    徐檀兮红着脸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徐啊,你脾气太好了,可别把戎黎给惯坏了。”李银娥可不是开玩笑,她语重心长地说,“男人啊,都不能惯,不然他能上天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浅笑不语,听到戎黎的名字时,就满眼柔情。

    爱情啊,真让人头昏呐。李银娥笑出了三层鱼尾纹:“小锅里还有几根玉米,关关喜欢,你一块儿捎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吃完饭后,徐檀兮拿了两个装汤的大碗,一个装煎饼,一个装玉米,装好后,叠放在手工编织的竹篮子里,她拎着篮子出门,送去戎黎家。

    李银娥在院子里洗衣服,随口问了句:“你昨晚几点睡的?”

    徐檀兮已经走到门口了,停下来回话:“九点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哦了一声,等人走了,她搓衣服的动作停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:诶?不是十点还在外面散步吗?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最近身子骨不大好,廖招弟在门前扫地,见徐檀兮过来,笑着打招呼:“早啊,徐姐姐。”

    廖招弟瘦了一些,但状态还行。

    徐檀兮拎着篮子过去:“早。”她把篮子打开,“要尝尝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廖招弟用手抓了一块,咬了一口,笑着夸李婶厨艺好。

    “笑笑。”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在屋里喊:“你别扫了,快过来坐着,待会儿我扫就行。”

    廖招弟嘴上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徐檀兮把玉米拿出来,腾出一个碗,倒了一半的煎饼在里面,递给廖招弟。

    廖招弟不客套了,笑吟吟地接了,她端着碗回了屋里:“奶奶,我只是怀孕,又没断手断脚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还在唠叨:“月份还小,不能干重活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扫了个地,哪里干重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地也不能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在的人已经不在了,活着的人还在活着,努力又勤劳地活着。

    徐檀兮推开戎黎家的院门。

    一只胖团子飞奔过来:“徐姐姐。”他乌溜溜的眼睛可尖了,盯着篮子瞧,“你送什么好吃的来了?”

    “煎饼。”

    他哇了一声:“我喜欢~”

    戎黎从屋里出来:“你有不喜欢的吗?”他接过徐檀兮的篮子,给了戎关关,“你吃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和戎关关也吃过了,吃的粥、包子,还有鸡蛋。

    戎关关吃了两个包子,一个鸡蛋,还有一碗粥,此刻,他用手挽篮子,两只手腾出来,一只拿玉米,一只拿煎饼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再吃个鸡蛋?”戎黎指了一下前些天搭起来的那个鸡窝,“它下的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,随他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提一嘴,鸡窝里有两只鸡,徐檀兮送戎黎的那只,还有戎黎送徐檀兮的那只。哦,再提一嘴,戎黎送徐檀兮的那只是他前天去接过来的。

    然后母鸡昨天就下蛋了,戎黎觉得这是个好兆头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想再招个人。”

    戎黎靠着灶台,在剥鸡蛋:“你忙不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,但我想招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招。”他问,“女的行不行?”

    男的不行。

    她要是要招男工,他就把自己的店关了,去给她打工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人选了。”徐檀兮说,“我想让笑笑去我店里帮忙。”

    廖招弟想找工作,她文化水平不高,而且怀孕了,很难找到事做。戎鹏有国家给的抚恤金,但廖招弟不想动那个钱,她想给小孩和老人存着。

    “不招男工就行,其他的随你。”戎黎把剥好了的鸡蛋给她,“我昨天梦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咬了一小口:“嗯?”

    他头扭开,往厨房外面走,耳朵不动声色地红了:“没什么,就是梦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梦的内容不能说,不可以对小淑女耍流氓。

    戎关关在外面叫:“徐姐姐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从厨房出来,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太阳暖洋洋的,戎关关躺在摇椅上面晒太阳,竹篮子放在旁边,煎饼剩得不多了,他手里抱着根玉米:“我们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,我一个人弄不好,你能帮我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什么作业?”

    “要用没有用的东西做一个盆栽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想了一下,问戎黎:“先生,有没有坏的碗?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。”戎黎找了个完好的碗,磕掉一块瓷,然后拿去给徐檀兮。

    徐檀兮牵着戎关关去树下。

    “先装一点土到碗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压那么实。”

    “徐姐姐,可以种山茶花吗?”

    “山茶花不太好种,我们种绿萝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一大一小,两只都很乖巧。

    戎黎也不去店里了,躺在摇椅上晒太阳,惬意得只想打游戏,他拿出手机,发了条微信。

    戎黎:【在?】

    陪练:【在】

    戎黎:【上游戏】

    陪练:【好】

    没一会儿,池漾就发来了组队邀请,另外还匹配了两个不认得的人。

    一落地,池漾就说:“六哥,你到我后面来。”

    戎黎嗯了声。

    游戏里,扎着两个彩色辫子的女人跟在男人后面,悠哉悠哉地走着。

    池漾:“急救包要不要?”

    戎黎:“嗯。”

    池漾:“子弹要吗?”

    戎黎:“嗯。”

    池漾:“六哥,三级甲给你。”

    戎黎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一个给得天经地义,一个要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戎黎走着走着,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粉色三级头,戎黎也有皮肤:“那个人有三级头。”想要。

    池漾立马扛枪跑起来:“我去打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枪枪命中敌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利索地打死了敌人。

    “六哥,你去舔包。”

    戎黎嗯了声。

    两个队友全程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……”四号兄弟犹犹豫豫。

    二号兄弟斗胆问一句:“那种关系?”

    三号池漾:“滚。”

    拥有诸多皮肤的人民币玩家一号戎黎舔完了包,把三级头戴上了,是粉色皮肤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