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35章 棠光的行踪,戎黎要护妻
    李镇友和徐镇友“同居”的第一个晚上一切如常,徐镇友没有梦游。

    不过戎镇友睡得非常不好,好不容易入睡,还梦见徐镇友在梦游的时候离家出走了,把他丢下就没再回来。

    戎黎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,他去了徐檀兮店里:“今天不能跟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听李银娥说了,村里有户人家家里添了曾孙,晚上在老车站那边的酒楼里摆喜酒,同村的每家去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吃酒吗?”

    戎黎嗯了声,内心:不想去,不想去,不想去……他临时变卦:“我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徐檀兮说,“你要合群一点。”

    不想合群、不想吃酒席的戎黎: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关关也去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去,他姑姑家乔迁,他去那边住一晚。”他把话题扯回酒席上,“可能要到六七点才能结束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戎黎“轻描淡写”地“随口”提了一句:“六七点的时候,天应该很暗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明白他想要什么了:“你结束了给我打电话,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戎黎立马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笑得不明显,嘴角和眼角扬起了小小的弧度:“别走夜路,我不放心,你开车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六点,戎黎去了坐落在老车站的宋爱喜酒楼。

    他一进屋,吵吵闹闹的十几桌人安静了有一大半,许多双眼睛都往他身上扫,不敢明目张胆,就有意无意。

    “戎黎!”李银娥坐在靠窗的最外面一桌,她站起来冲戎黎挥手,“这儿,这儿!”

    戎黎走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在李银娥旁边落座,那一桌就五个大人,剩下的全是小孩,原本坐不住非要动动碗筷扯扯桌布的小孩儿们这下都老实了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开席,菜一道一道上。

    “戎黎哥哥。”戎小川也在这一桌。

    戎黎嗯了声。

    戎小川问:“关关怎么没有来?”

    “去他姑姑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戎小川往戎黎碗里夹了一块红烧肉,夹完怯怯地偷看他。

    王月兰手在下面戳他:“戎小川,吃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戎小川埋头吃饭。

    戎黎看了看那块肉,太瘦了,他不喜欢吃太瘦的肉。

    他夹起来,吃掉了。

    酒席吃到一半,程及打电话过来,戎黎简明扼要地打发他:“我在吃饭,有什么过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程及慢慢悠悠地扔过去四个字:“一级机密。”

    戎黎起身,去外面接。

    祥云镇的红白喜事都是晚上办酒席,一共二十四道菜,菜才上了几道王月兰就去添饭了。

    饭桶放在门口旁边,王月兰刚巧碰上了也来添饭的牌友,牌友的婆家是吴家寨的,娘家姓于。

    就添饭的那会儿功夫,于牌友嘴也没闲着:“你们桌那男的,是不是就是你们村那个杀人犯的儿子?”

    王月兰不情不愿地嗯了声。

    于牌友虽然不是竹峦戎村的,但平时经常去王月兰家打牌,没少被王月兰洗脑:“我上次去他店里拿快递,都没敢看他,想想就怪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王月兰问于牌友盛好了没有,于牌友说好了,王月兰一把把锅铲拿过去:“你眼睛里有眼屎吧,人家长得好好的,怎么就吓人了?”

    于牌友被她怼得莫名其妙:“不是你跟我说的吗,说他爸是杀人犯,说他被遗传了,有暴力倾向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你都信?”王月兰翻着白眼说,“饭里有屎。”

    于牌友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月兰同志怎么好像倒戈了,前一阵还一起吐槽人家来着。行吧,错付了。

    老车站不通车,这几年人流量少了很多,店铺也搬得七七八八了。晚上很安静,没什么路人,路边有几根孤零零的路灯,都有一些年岁了,灯杆生了锈,光线昏暗。

    戎黎把照明的手电筒放在脚边:“什么一级机密?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LYG内部的消息。”程及说,“傅潮生要来南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知道了。”程及猜测,“会不会是祥云镇?”

    戎黎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:“他来祥云镇做什么?”

    傅潮生跟他井水不犯河水,跟程及就更犯不着了,程及虽然是LYG物流下面的跑腿人,但傅潮生基本不管他,程及都是自己接任务。棠光不见了踪影之后,LYG物流就是傅潮生在管,傅潮生这人看着有些呆傻,下面不服管的人有一箩筐,若不是很重要的事,他不会这个时候离开总部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冲着你来的,那就只剩一个可能了,”程及不紧不慢地说,“棠光可能在南城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有接话,思忖着。

    这时,两个路人路过,说话声儿很大。

    “那小腰贼细。”是个穿着夹克的男人,“声音也软,还跟我说谢谢呢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穿着棉服:“哪个店?”

    夹克男说:“就在街尾,纹身店的楼下。”

    棉服男吊儿郎当的:“明天我去瞅瞅,看看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。”

    夹克男叼着跟烟,流里流气:“我一点都没夸张,真的绝了,那个腰、那个腿,要是到了床上,我能玩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程及在问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挂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挂了电话,从地上捡了根木棍,拿起手电筒,对着前面的两人照了照:“喂。”

    夹克男和棉服男回头。

    戎黎一棍子砸下去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