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37章 求宠求欢求疼爱,大火真相
    他不是徐檀兮的救命恩人,他根本就没有救过人。这才说得通,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救人。

    “戎黎。”徐檀兮在唤他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看她。

    徐檀兮起身:“我去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他拉住她,额头破了,绑着绷带,脸色惨白,添了几分病态的柔弱美: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蹙着眉头,满眼担忧: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会一直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他目光太过小心翼翼,像被弃养后,重新接回来的宠物,极度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犹豫:“会。”

    他手心的温度很低,紧紧抓着她的手:“那如果我犯错了呢,你还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这次徐檀兮没有立马回答,而是思考后,郑重其事地说:“如果你做了很不好的事,我或许不会立刻原谅你,但还是会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很乖又很善良的她。

    应该不会不要他吧?她这样心软,应该不会不要吧。

    戎黎松开她的手:“我头疼,你给我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去叫医生了。

    戎黎坐起来,拿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,拨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六哥。”

    “池漾,”他是拜托的口吻,“帮我查件事行吗?”

    池漾问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五月份,南城虹桥医院大火,帮我查查是谁救了徐檀兮。”

    池漾什么都没问,应下了。徐檀兮之于他六哥是什么样的存在,他已经猜到了,是命门。

    医生很快来了,给戎黎做了检查,说有轻微的脑震荡,要留院观察。

    医生出去之前,吩咐病人要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“你先躺下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动,就看着徐檀兮,是要她扶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便扶着他躺下,抽掉两个枕头中的一个:“头疼不疼?”

    身体中弹都没喊过疼的戎黎说:“疼。”

    他的痛觉其实不太敏感,伤口不怎么疼,他说疼就是想要她心软,想让她看到他“不堪一击”的样子。这样的话,等她以后不想要他的时候,兴许会因为他的“脆弱”而狠不下心。

    也的确有效,她心疼了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本来是要她心疼的,可看她这个样子,他又舍不得,胡说八道地骗她:“那你亲亲我,亲我的时候,我就不记得疼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是真听话,她真跑去关门,然后回来亲他,特别认真地亲,也不顾害羞,亲他的脸、唇、眉眼,还有眼角的那颗痣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做了个梦,”他顺其自然地提起,语气尽量平稳,“梦见了那次医院大火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坐在床头的椅子上,握着他的手,趴在他枕边,目光平静而温柔:“你梦见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像在闲聊,“当时我伤没好,脑子里有淤血,很多细节都记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,想碰碰他的头,伤口的地方绷带是红的,她怕弄疼他,不敢碰到,又把手收回去:“不要想了,头会疼。”

    戎黎侧躺着,看她眉眼:“你跟我说说,我怎么救你出来的?”

    他毕生的演技,都要用来骗她了。

    那应该是被她小心珍藏的记忆,她提到时,眼波柔软:“你踢开门,走到我面前,问我站不站得起来。”

    滚滚浓烟里,他走过来,披着火焰,像拯救世人的神,又像蛊惑世人的魔。

    “站得起来吗?”

    当时她摇头。

    他说:“冒犯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她从地上抱起来,四周都被火烤得炙热,他怀里带着凉意。

    她问:“先生,可否告知姓名?”她不知道他的姓氏,所以唤他先生。

    “戎黎。”

    戎黎突然凑近,吻住她,跟之前都不一样,他不再小心翼翼,吻得特别狠,甚至暴烈。

    呼吸缠得人心脏发紧。

    他眼里有火光,滚烫滚烫的,一直不灭。他的目光也跟之前不一样,带着侵略性,带着某种意味的勾人。

    比起神,徐檀兮还是觉得他更像魔一点,因为他眼里还有叛乱的欲。

    “你当时看清我的脸了吗?”他伏在她身边,微微喘着。

    舌尖破了,徐檀兮尝到了血的味道:“没有,烟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你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接吻后的眼睛雾气氤氲,像下了一场江南烟雨,她眼角微红,也轻轻喘着:“你穿了病号服,我猜想你应该也是医院的病人,大火的第二天我去护士站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护士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她摇头,趴着看他,满眼都是他的影子,温柔又美好:“我听见有人喊戎黎,然后就看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应该是池漾,大火之后池漾来过一次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还有一个戎黎吗?

    他沉思不语。

    “后来我去偷看过你好几次,但不敢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阴差阳错。

    戎黎握着她的手,吻了吻她指尖:“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?”

    其实徐檀兮也不太清楚了:“应该很早。”

    或许在来祥云镇之前。

    或许是在他弄哭小孩的时候,或许是在他提着一袋糖别扭又满足的时候,或许是在他说戎黎死了的时候,那时候的他好像很孤独、很悲伤,像被遗弃的、遍体鳞伤的一只兽,蜷缩在没人角落里,舔着伤口告诉别人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救你的是别人,你真给一张支票?”戎黎以前也问过她这个问题,即便她明确地给过答案,他还是没办法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,认真正经地回答:“嗯,会给支票,大面额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戎黎不敢冒险,怕有万一,她喜欢他是因为先入为主的滤镜在,要是滤镜碎了……

    不,他不会让滤镜碎掉。

    他要做坏事了,徐檀兮答应了的,就算他犯错,就算不能立马原谅他,也会继续喜欢他。

    “你要多休息。”徐檀兮很乖地凑过去亲他的额头,“你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等戎黎睡着了,徐檀兮走出病房,拨了一个电话:“昭里,给我找个好点的心理医生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知道她患过创伤后应激障碍,特别敏感,一听心理医生就焦急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檀兮叫她不用担心,解释说:“没什么,就是最近睡得不太好,有一点点失眠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说好,会帮她找。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说实话,她不记得那两个混混是怎么解决的,也不记得怎么把戎黎送来医院的,她的记忆卡停在了戎黎躺在地上的那个时间点,卡在那一摊血上面。

    她好像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戎黎也不对劲,尤其是这两天。

    病房里放了两张床,徐檀兮在医院陪床,他住院的第二天夜里,她醒来发现他不在,她在医院找遍了,最后在天台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他在抽烟。

    徐檀兮已经很久没见过他抽烟了。

    “戎黎。”

    戎黎回头,风一吹,烟灰落在了他的衣服上。他额头上缠着一圈绷带,白色的布料更衬得肤色冷白,夜色披在他身上,没什么温度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过去,皱着眉说:“你病还没好,不要抽烟。”

    天台的风很大,他把烟咬着,将外套脱下来,披到她身上,然后手指夹着烟抖了抖灰:“你不喜欢我抽烟啊?”

    也不是不喜欢,只是希望他健康,所以她说:“嗯,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其实戎黎是她见过抽烟最好看的人,他手指长,眼型好看,笼上薄薄一层烟,会给他添一种精致的脆弱感。

    戎黎看着她,月光在他眼里,照影温柔,美得能把人溺在里面:“那如果我不抽了,你能不能更喜欢我一点?”

    农历十五的月色都被他比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是披着神明皮囊的魔,专门来勾她的魂,她毫不犹豫地点头。

    戎黎笑了,把烟掐灭:“好,我不抽了。”他张开手,把月光和她都抱进怀里,“别忘了,要记得更喜欢我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