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38章 父凭子贵,猫咪人格出来
    不止这一次,这几天戎黎总问她奇奇怪怪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徐檀兮,你有多喜欢我?”

    徐檀兮在削苹果,抬头看了看他,低着头说:“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他又问了:“还可不可以更多?”

    徐檀兮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追根究底,换了个话题,问她可不可以接吻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这两天,他总是吻得很凶。

    住院的第四天下午,去做常规检查的路上,他又突然问:“你会喜欢我多久?”

    徐檀兮是个含蓄的人,说不出肉麻的话,便委婉地说:“我很恋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答应过我不会善变。”他拉起她的手,让她挽着自己,有点固执地追问,“可你还是没回答我,到底是多久?”

    徐檀兮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患得患失,这几天他状态很不好,好像过于焦虑,她找心理医生的事情都还没同他说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具体的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想了想,还是不太会答:“我不知道我是长寿还是短命。”

    其实,这算是回答了。

    戎黎被这句话哄到了,脚步都要飘了:“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。”他特别强调,“不能反悔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好的。

    一周后,戎黎出院,在医院门口刚好撞见来换药的夹克男和李伟,他们一个头包成了木乃伊,一个腰缠成了水桶腰,一见到戎黎和徐檀兮,吓得脸色发白,立马掉头就跑了。

    上午就回了祥云镇,戎黎下午去了店里。

    三点,他给程及发了条微信。

    戎黎:【有空?】

    程及五分钟后才回。

    程及:【我这有客人】

    戎黎额头还有伤,贴着医用的敷料贴,他把卫衣的帽子戴上,出门了。

    纹身店就在便利店斜对面,两分钟就能到。

    廖招弟听见风铃声,抬头看过去,见是戎黎,叫了声戎哥。上周戎黎住院,她就来徐檀兮店里帮忙了,主要是帮着补货。

    徐檀兮从货柜后面出来,戎黎看见她,走过去,拉着她又走到货柜后面。

    这几天,都是徐檀兮给戎黎换药。

    戎黎问得最多的是会不会留疤,徐檀兮说不会。

    他又问:万一留了呢?

    徐檀兮说:也会好看的。

    他才放心,毕竟徐檀兮很喜欢他的脸。

    徐檀兮踮脚,把他的帽子放下,看了看他包扎的地方:“你头上的伤还疼吗?会不会耳鸣?”

    戎黎摇头:“已经没事了。”他问,“你忙不忙?”

    “不忙。”

    小镇里会来买甜品和糖果的客人不多,又有廖招弟帮忙,她其实很闲。

    “我先跟程及说件事,待会儿下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戎黎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程及在楼上的小房间里帮客人纹身,听见脚步声,问了声:“戎黎?”

    戎黎在沙发上坐下:“嗯。”

    程及在里面说:“等我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不过戎黎五分钟都没等,起身,走到纹身房的门口,也没进去,隔着透明门帘说:“问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程及戴着医用手套,手里拿着纹身机,在割线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戎黎问:“怎么样才能让徐檀兮离不开我?”这个问题他已经想了一天了。

    他问得很严肃。

    程及和他的客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都说谈恋爱让人面目全非,程及都怀疑他以前认识的那个戎黎是个假的:“你来就这事儿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虽然听着淡淡的,可看他神色就知道了,他很认真,而且茫然。

    至于他为什么会来问程镇友,那是因为渣男程镇友很懂女人,就拿他以前那些女伴来说吧,被他渣完后,没一个说他坏话的,都一副心甘情愿被渣的样子。

    程及先给了个比较正经的回答:“投其所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躺在那里纹身的客人也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程及又给了个不正经的回答:“先把吻技练好,别只会咬人。”

    戎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客人在抖。

    程及停下来:“很疼吗?”

    客人摆摆手:“没没没。”就很好笑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?”

    戎黎居然还问。

    看来真是病急乱投医了,程及作为一个合格的镇友,决定帮他一把:“给你支个大招。”

    戎黎神情非常认真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父凭子贵。”

    客人又开始抖了,憋笑憋的。

    戎黎的耐心即将喂狗:“你就不能说点有用的?”

    程及抬头看了一眼,哟,耳朵红了。

    啧啧,太纯情了,不行,得教。

    程及正儿八经的:“怎么就没用了?”

    客人实在忍不住了,附议:“就是就是,我家婆娘就是为了孩子才不跟我离婚的。”

    戎黎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,”程及打趣,“跟徐檀兮发展不顺利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一副怕被抛弃的样子。”程及站起来,把纹身机放下,“纹好了。”

    客人是个胸肌发达、一米八几的汉子:“有没有镜子?”

    程及指了指后面墙上。

    客人跑去照镜子。

    门口的戎黎往里面瞟了一眼,看见了客人胸口纹的那只二哈。

    这品味……

    客人由衷地赞叹:“好看!”

    “帮我设计个图。”戎黎说。

    程及出来,把手套摘了:“你要纹?”

    他嗯了声。

    “要什么风格的?”程及用手指都能猜到,图案肯定和徐檀兮有关。

    “我到时微信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戎黎说完下楼了。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在往散装柜里添货,听见戎黎叫她,回头应:“嗯?”

    戎黎问她:“有没有手帕?绣了花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她把贴身放的手帕给他,“干净的在家里,这个擦过手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是个“古人”,有随身带手帕的习惯,帕子上会有她的刺绣。

    戎黎说:“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他就要上面的图案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十二点,李银娥给戎黎打了一通电话,只响了一声,戎黎就醒了,立马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李银娥着急忙慌地说:“戎黎你快过来,小徐梦游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拿了件外套出门,照明的灯都忘了,摸索着跑过去。徐檀兮人在厨房,她蹲在冰箱旁,用手抓着蛋糕在吃,吃得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李银娥在一旁,不动声色地把锋利物品都收好。

    戎黎不敢出声叫她。

    她突然抬起头来,脸上都是奶油,眼珠很黑,水汪汪的。

    戎黎试探性地朝她走了两步,见她不抵触,才慢慢走过去,慢慢蹲下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一直看他,一手抓着一把蛋糕。

    他想给她擦擦嘴角的奶油,想到了网上看来的那些“梦游禁忌”,又不敢碰她,刚要把手缩回去,她把脸往他手上贴了,眼睛弯了弯,拿脸去蹭他的手掌,蹭了他一手的奶油,她叫了句:“喵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