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39章 哄喵喵杳睡觉,心口纹个她
    她眼睛弯了弯,拿脸去蹭他的手掌,蹭了他一手的奶油,她叫了句:“喵。”

    戎黎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心口突然被猫爪子挠了一下,后知后觉,有点痒。

    李银娥在旁边目瞪口呆:“怎么还学起猫叫了?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被奶油糊了一脸的“小花猫”徒手抓着一把蛋糕,放到戎黎嘴边。

    戎黎尽量不惊吓到她,把声音压到最低:“给我吃?”

    她眼睛亮晶晶的:“喵。”

    戎黎用舌头舔了一下她指尖的奶油,然后把手伸过去:“去睡觉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他的手,过了好久,把自己的手递给他了。

    他牵着她,慢慢往楼上走。到了房间,他掀开被子,还没开始哄,她就手脚并用地爬上去了。

    乖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闭上眼。”戎黎小声说。

    她喵了一声,把眼睛闭上了,手上、脸上的奶油都蹭在了被子上,安静垂着的眼睫毛上也沾了一点点奶白色。

    戎黎坐在床边守了很久,听她呼吸渐渐平稳。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她睡熟了。

    戎黎小声问李银娥:“李婶,有热水吗?”

    李银娥说有:“你看着小徐,我去倒。”

    她去端了一盆热水上来。

    徐檀兮睡得很沉,戎黎给她擦脸擦手她都没有醒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,人醒了。

    太阳照进屋里,窗帘没有拉,徐檀兮伸手挡住眼睛,金色的曦光从指缝溜了进去,她半眯着眼,看见了曦光里的戎黎。

    她呆呆地看了一会儿,才唤他:“戎黎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趴在床头的戎黎动了动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睡眼惺忪地看人。

    他有起床气,被叫醒时皱着眉,看到是徐檀兮,皱起的眉又松开了。

    他身上披着毯子,脸上被压出了一道印子,头发也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坐起来:“你怎么在我房里?”

    他打了个哈欠,没睡够:“你昨晚梦游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一点印象都没有,看了看被子,上面还有奶油:“我有没有打人?”

    戎黎说没有:“你起来吃了块蛋糕,还一直学猫叫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觉得好古怪:“我为什么要学猫叫?”

    “可能在梦里你变成了一只猫。”戎黎把披在身上的毯子拿下来,放在床尾。

    徐檀兮想象不出来自己学猫叫的模样,太匪夷所思。被子从肩上滑下去,她伸手去拉,这时愣了一下,随后立马把被子扯到脖子。

    她睡衣里面是空的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戎黎转过身去,耳朵红了,脚步乱七八糟,头上那绺呆毛不安分地炸着。

    徐檀兮面红耳热地换了衣服,刚要下去,秦昭里的电话打来了。

    “心理医生我给你找好了,待会儿把名片发你,可以视频咨询,但我希望你能尽快回南城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:“我会考虑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在楼下叫她:“小徐,下来吃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和戎关关也在这边吃的,早饭过后,戎黎和徐檀兮一起出的门。

    他把戎关关送去幼儿园后,没有去便利店,上了程及那里。

    程及难得来这么早。

    徐檀兮泡了茶,正要端上去,戎黎给她发微信了。

    戎黎:【杳杳,你上来】

    徐檀兮往托盘里放了些甜点,端着茶上了二楼,程及不知在忙什么,专注手里的事情,没有抬头:“戎黎在小房间里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把茶壶放下,去了旁边纹身用的小房间里,她掀开挡帘,看见戎黎站在镜子前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:“杳杳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走过去。

    他牵着她到镜子前,把卫衣的衣摆撩起来,腹肌很明显,但不夸张,身上有几处疤痕,他看着镜子里的她问:“喜欢这个图吗?”

    他心口的位置有她的名字,兮字旁边绕了两朵她喜爱的君子兰,一条藤蔓延伸到锁骨,整个图都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转过身去,管不了非礼勿视了,盯着那个图案看:“这是已经纹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开始,这是转印上去的图案,之后会照着这个纹。”黑色卫衣下,肤色冷白,他一只手抓着衣摆,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那个图很适合他,也像他,精致漂亮里透着暗黑色的妖异。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,说很好看,又问:“纹身会不会很疼?”

    “不会,会用麻药。”当然是骗她的,怎么可能用麻药。

    徐檀兮知道阻止不了他:“那我也纹一个。”

    戎黎把衣服放下去,由于要纹身,他特地穿了件宽松无帽的卫衣,因为他拉衣服的动作,领口稍稍被扯下去几分,刚好露出藤蔓的末端,细细的,像盘踞的一条美人蛇。

    他不由分说:“你不可以纹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拧着眉看他:“只许州官放火,不准百姓点灯吗?”

    戎州官: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把脸转一边去:“你不讲理。”

    镜子里映着女孩子气恼的脸,瓠犀发皓齿,双蛾颦翠眉,好不生气。

    戎黎还笑,他从善如流:“对,我不讲理。”他站到她面前,把她脸抬起来,讨好地亲了亲,“等我纹完了,你回家再说我行不行?”

    他很会示弱,还会使美人计,徐檀兮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纹身图案不复杂,一个小时就纹好了,纹的过程中,戎黎眉头也没皱一下,纹完后,徐檀兮问他疼不疼。

    他说:“嗯,很疼,你给我吹一下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还真去吹。

    程及:狗子它不要脸。

    他收拾收拾,从纹身的小房间里出来,待不下去,戎黎在徐檀兮面前太狗了。

    已经缠好保鲜膜了,戎黎把衣服穿好,放在旁边桌子上的手机响了,是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戎黎接了。

    “六哥。”

    是池漾。

    “杳杳,”戎黎支开徐檀兮,“去给我倒杯水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出去了。

    戎黎这才压低声音问池漾:“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查到了,当时医院的确有两个容离。”

    “另一个是谁?”

    池漾说:“是个艺人,容离是他的本名,他艺名叫萧既。”

    当时医院有两个容离,宋容离是戎黎的假名,萧容离是萧既的真名。

    救徐檀兮的人不是戎黎,那就只剩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弄错?”

    池漾觉得不太可能:“有好几个人看见他把徐檀兮从火里抱出来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