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40章 戎黎生日,杳杳送礼
    池漾觉得不太可能:“有好几个人看见他把徐檀兮从火里抱出来。”

    戎黎沉默了很久,说了四个字:“全部封口。”

    既然错了,那就要错到底,在他这儿,没有给了再要回去的道理。

    街对面,《桔梗》剧组在拍戏。导演说,休息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徐檀灵的助理买了咖啡,分发给剧组的工作人员。徐檀灵拿了一杯,去给萧既。

    他站在巨大的遮阳伞外面,看着对面,因为拍戏,身上穿得格外单薄。艺人为了上镜都会减重,他也是,瘦得有种脆弱感,尤其是穿白色衣服的时候。

    徐檀灵把咖啡递给他:“在看什么?”她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,“我姐姐吗?”

    萧既接过咖啡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太甜了。

    “她很漂亮吧?”徐檀灵手捧着热咖啡,脸上带着笑意,“南城有那么多名媛,但是没有哪一位能比得过我姐姐,她有学识、有教养、识大体、懂格局,而且还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”

    流霜阁的那位不就把她当眼珠子吗?

    萧既轻描淡写的,就回了两个字:“的确。”

    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用来形容徐檀兮也并没有不恰当,她是位风度极好的女君子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她那样的女孩子。”徐檀灵玩笑地问他,“你也喜欢对吗?”

    萧既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她裹紧身上的外套,把被风吹乱的头发别到耳后,她某些角度、某些动作也有几分像徐檀兮。

    她笑得单纯娇俏:“喜欢就去争取啊,错过了以后会遗憾的。”

    萧既转过头来,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干嘛这样看着我?”她表情错愕,甚至因为被注视而面泛桃红。

    女人呢,是真的可以百变,尤其是娱乐圈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语气不咸不淡,是事不关己的态度:“你姐姐有男朋友了,你让我去争取。”他眉眼清俊,笑着问,“这是个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徐檀灵大大方方地与他对视:“我也是为她好,我姐姐那么优秀,不应该有更多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萧既懒洋洋唔了声:“你演技不错。”他说完,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徐檀灵站在原地,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休息时间刚过,场务说:“好像要变天了。”抬头一看,天阴得很快,他赶紧吆喝,“快快快,收东西。”

    滴滴答答,雨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巨大的遮阳伞变成了雨伞,伞下放着一把躺椅,萧既躺在椅子上,闭目养神,身上盖了件黑色的羽绒服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有什么在扒拉他的裤腿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瞧见了前几日见过的那只橘猫。

    橘猫往他脚上凑,瘦巴巴的,像个小可怜:“喵。”

    他用脚踢开:“走开,别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被踢远的小橘猫又跑回来,蹭蹭他的脚,讨好地舔他的皮鞋:“喵。”

    烦人。

    萧既把衣服一扯,盖住脸睡觉。

    阵雨来得快,去得也快,十多分钟就停了。

    机器又重新摆好,导演说下过雨的天气更有意境了,催着下边的人说:“可以继续拍了,都准备一下,快点快点。”

    助理看萧既还没睁眼,过去叫醒他:“萧哥。”

    “萧哥。”

    他睁开眼,嗯了声,起身去拍摄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那只橘猫乖乖蹲在椅子下,舔着猫罐头在吃。

    助理诧异地看了一眼:什么时候去买的?

    小镇里不少养猫的,但都是养来抓老鼠,不是宠物猫,镇上也没有宠物店,要买猫罐头的话,得开车去县里。

    一月六号,早上八点,戎黎收到了徐檀兮的微信。

    徐檀兮:【我去南城了,明天傍晚回来】

    戎黎顿时睡意全无,懒得打字,直接发语音。

    戎黎:【你去南城干嘛?】

    徐檀兮回的文字:【有事情】

    戎黎:【什么事情?】

    徐檀兮:【我回来再告诉你】

    在戎黎看来,徐檀兮不告诉他的事就都是大事,都是危机。

    他的危机感一点就爆。

    戎黎:【为什么不带我去?】

    语气已经有情绪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:【也回来再告诉你】

    戎黎:【我等不了】

    戎黎:【你把位置发给我】

    戎黎:【我去找你】

    徐檀兮:【不用来】

    徐檀兮:【你在家等我】

    半年前的大火是在虹桥医院,虹桥医院就在南城,万一她在那里察觉到点什么……

    戎黎发了视频过去,然后,徐檀兮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拒绝了……

    戎黎垂下眼皮,睫毛盖了一层阴影下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戎关关在外面叫他,“我好了,你快点去刷牙,不然我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迟到了就拿不到小红花,拿不到小红花就不能跟香蕉班的小朋友换鸡蛋糕吃。

    “哥哥,快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哥哥一点感情都没有地说:“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哥哥就是戎关关拿小红花路上最大的障碍:“哥哥——”

    “下去,别吵我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戎黎躺下,把被子蒙住头,他在想,他是不是哪里做错了?因为不听话纹了身吗?

    南城郊西十里外有座山,叫迭罗山,山上有座寺,叫普渡寺。普渡寺坐落在迭罗山的山顶,从山脚走到山顶一共有五千零九个台阶,要将近三个小时,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可以上去,只能徒步。

    秦昭里喘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杳杳,我说你至于吗?”她扶着栏杆,歇会儿脚,“送车送房送什么不好,非要来这儿找罪受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把水拧开,递给她,轻声提醒:“佛门重地,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哼了声,她才不信佛。

    已经快到山顶了,离寺十多米远处有个亭子,亭子里有一老一少两个和尚。

    小沙弥就四五岁大,理了光头,像模像样地双手合十,叫了声师父:“师伯让我来请您过去诵经。”

    老僧不语,在看山下。

    小沙弥唤道: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师父还是不理,小沙弥顺着看过去,师父在看一位女施主呢。

    “师父,师父!”

    老僧阿弥陀佛了一句,自言自语道:“万法皆空,因果轮回。”他收回目光,拂掉僧袍上的露水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小沙弥跟在后面,好学地问道:“师父,真有六道轮回吗?”

    师父说:“你若昏昏则六道存,你若自性则轮回无。”

    小沙弥一脸茫然,听不懂诶……

    一月七号中午,徐檀兮还没有回来,期间戎黎给她打了二十八个电话,只打通了一次,徐檀兮说不方便接电话,让他等她。

    戎黎等得人都要炸了,不想去店里,不想吃饭,不想睡觉,也不想打游戏,烟都被他扔了,他打电话给程及:“喝酒吗?”

    “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

    戎黎没心情跟他瞎扯淡:“不要那么多废话,出不出来?”

    程及有点烦他,还是起身,拿了车钥匙出门:“醉了别打人。”

    戎黎说:“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程及被气笑了:“我祖宗啊你!”

    戎黎挂了电话,把烤火的炉子关掉。

    戎关关在看电视。

    这里提一句,戎关关已经两天没上学了,因为他哥哥不想出门,幼儿园的景老师打电话过来问过情况,他哥哥说:没什么事,就是不想念了。

    戎关关:……

    他想!他想念!!他要拿不到“三好学生”了,全怪哥哥!

    “哥哥,你要出门吗?”

    戎黎嗯了声:“午饭你去隔壁秋花奶奶家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好敷衍哦。今天是一月七号,戎关关就不跟他计较了:“那晚饭你回来吃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戎黎出门了。

    戎关关去了秋花老太太家,他跑去厨房: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在烧火:“怎么了?午饭还没烧好呢?”

    戎关关跑过去,蹲在那里是一坨可爱的胖墩:“奶奶,你晚上可以给我煮一碗面吗?”

    秋花老太太慈祥地问:“关关想吃面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哥哥今天生日。”

    1月7号是戎黎生日,母亲白秋走后,他就没有再过过生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