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42章 深夜泛滥的春意啊~
    徐檀兮下楼的时候,秋花老太太已经回去了。

    长寿面放在了桌子上,碗里有两个荷包蛋。

    徐檀兮问李银娥:“秋花奶奶送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送点甜品过去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摆手:“我已经送了,冰箱里的小蛋糕我让老太太捎了一块回去,给笑笑尝尝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去拿了保鲜膜,把长寿面封好,她说:“戎黎还在睡,李婶,你和关关先吃吧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也忙到现在,晚饭还没吃呢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等戎黎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不知道要睡多久。”徐檀兮劳累了一路,又忙活了一晚上,李银娥劝她,“你先吃点,垫垫胃也好。”

    她说不用:“我刚刚吃了甜点了,没有很饿,晚点我会叫戎黎起来,跟他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多好的姑娘,再看看楼上那个醉鬼……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

    李银娥又想起另一茬了:“你腿好些了吗?还疼不疼?要不要我去给你弄点跌打扭伤的药酒来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不用了:“已经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看她走路,看着是没什么异常了,这才宽心:“关关,走,婶带你吃东西去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也很想等哥哥一起吃,可是……他好饿:“好~”

    他开开心心地跟李银娥吃饭去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看了看墙上的钟表,七点二十八,还早。

    她去拿了汤盆和开水瓶,往盆里倒上热水,把封好的长寿面连着碗一起放在里面温着,隔一段时间换一次水。她不知道戎黎会什么时候醒,长寿面不能二次加热,面容易断掉,只能这样温着。

    李银娥和戎关关吃完晚饭后,在堂屋陪着徐檀兮一起等。

    墙上的钟从八点转到了十点。

    李银娥见天色不早,就先带戎关关去洗漱了,他不肯先睡,要等哥哥一起吃生日蛋糕。

    电视机开着,在放《恐龙一家》,戎关关坐在沙发上,脑袋一摇一晃,打着瞌睡。旁边放了火盆取暖,李银娥在织毛衣,时不时往火盆里添些木炭。

    徐檀兮在绣花,她把绣绷放下:“关关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眼睛快要睁不开了:“嗯?”

    “不等哥哥了,去睡觉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戎关关把头摇成拨浪鼓,困得泪眼汪汪:“我可以等,我不困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把自己那条毯子也盖到他身上,扶着他躺下去一点:“要是冷,你就钻到里面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打哈欠:“好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怕小孩碰到绣花针,把绣到一半的帕子收好,去楼上叫戎黎。

    他还在睡,窗帘没有拉,月光洒在窗户旁的桌子上,桌上的摆台里放着女孩子的照片,照片里的人儿坐在一张玫瑰椅上,两手叠放在双膝上,身穿旗袍,笑得温柔端方。

    “戎黎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走到床边,轻声唤:“戎黎。”

    他半张脸藏在被子里,咕哝了一声,睁开了眼睛,他睡得迷糊,神色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徐檀兮把盖在他脸上的被子往下卷了卷:“起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抓住她的手,贴着脸蹭了蹭,他说:“我还很困。”

    可他晚饭只吃了花生米。

    徐檀兮担心他的胃:“吃了再睡。”

    他在她被子里赖了一小会儿,才坐起来,扒拉了一下睡得乱七八糟的短发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他声音有点鼻音,不知道是因为喝酒了还是因为受凉了。

    “六点多就到了。”徐檀兮坐在床边,伸手碰了碰他额头,有点热,但不是发烧,“酒醒了吗?”

    她的手就很凉了。

    戎黎抓着她两只手,放到被子里,放到自己暖烘烘的腹上:“我没醉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随他怎么说,不反驳他。

    “你去南城的寺庙做什么?”戎黎问。

    她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,走到书桌前,从抽屉里取来一个绣了花的青色荷包,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先生,生辰快乐。”

    酒后的戎黎有点懵懵的,愣愣地接了,他打开荷包,里面是一个翡翠的平安扣,用红色的线串着。

    他这才记起来今天是一月七号。

    “你去寺庙里求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徐檀兮坐下:“怎么求的?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:“我捐了香火钱。”她还说,“捐了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一个平安扣要一千万,打劫吗?

    平时花钱完全没概念的戎黎有点心疼徐檀兮的钱:“那些和尚是不是骗子?”

    徐檀兮摇头:“那个寺庙很出名的,捐的钱会拿去做公益,只有很少一部分用来做平安扣。”她把平安扣给他戴上,“我也有一个,是我姑姑给我求的,求平安扣的时候,要在佛堂里抄经文,姑姑说,不管它灵不灵,至少是很诚心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她语速缓缓,告诉戎黎普渡寺的传闻。

    很多很多年以前,有个富商捐钱扩建了普渡寺,寺里的高僧赠予了他一块平安扣。后来富商遇难,那块平安扣替他挡下了一颗子弹,因而捡回了一条命,普渡寺也因为那件事被许多人知道了。之后每年都有许多人去普渡寺求平安扣,不是都能求来,也不是给钱就能求来。

    戎黎其实不太信这个:“你抄了一天的经文?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么久。”她也没说多久,把平安扣放进他领口里,她轻声细语地说,“大富大贵我已经有了,等于你也有了,所以我就只向佛祖求了你平平安安。”

    他为什么会喜欢徐檀兮呢?因为她把这个世界欠他的,都双手捧给了他。她带着满身的光,走进他的深渊里,把在黑暗里苟延残喘的他拉了起来。他怎么能不喜欢她,他想把命都给她。

    他抱住她,眼睛有点红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认错:“跟你置气,不接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,是我先没跟你说清楚。本来是想给你惊喜的,好像把你惊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闷闷的,鼻音很重:“嗯,我怕你走了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退开一点,看着他的眼睛:“你怎么这么没有安全感啊,是我表现得不够明显吗?”那她说明显一点好了,“戎黎,我很心悦你,特别特别心悦你。”

    她脸红着,其实很害羞,可他爱听,所以她放下了矜持。

    戎黎眼睛亮亮的,终于笑了,抱着她要接吻。

    他不懂技巧,就含着她的唇,轻轻地吮,有时候急切了,就会咬到她,咬完他又心疼地去舔。

    总之就是很不会……也很会。

    他松开一点点:“有没有很重的酒气?”

    他喝的是白兰地,程及弄来的,说是天价,还让他买单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眼睛微微睁开一丝丝,动了情,瞳孔有些红,小声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戎黎松开她。

    她伸手抱住他:“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在她唇上啄了一口,然后把她放在床上,他手撑在枕头旁边,俯身伏在她上面,一点一点地亲她,耐心好得不行。

    徐檀兮被他弄得脖子有点痒,也不躲:“你不饿吗?”

    “饿过头就不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先去吃饭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嗯完,继续吻她。

    她藏在他怀里,手抓着他的衣服,顺从地承受。

    他耳朵通红通红的,喘得很厉害,退开一点,深呼吸了两下,然后抱住她,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缓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两个人一同下楼了。

    戎关关已经钻在毯子里睡着了,李银娥把织到一半的毛衣放下,目光一顿扫视。

    哟哟哟,人面桃花啊。

    李银娥是过来人,都懂,为了掩饰尴尬,她假意咳嗽:“咳咳咳,关关睡着了,我抱他去睡觉,才十点多,不用着急,你们俩慢慢庆祝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脸上刚下去的温度又升上来了。

    戎黎把她往后面藏了藏,心情特别好,眼角都是春意。

    李银娥抱起戎关关,哎哟,太重了,差点闪到她的老腰。她抱着小胖团往屋里去,走到门口,回头说了声:“生日快乐啊。”

    戎黎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把房门关上,放下戎关关,帮他盖好被子,然后走到门口,把耳朵贴上去。

    “面还是温的,你先吃点面,我去把菜端过来。”徐檀兮把温在汤盆里的面端出来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再吃,”戎黎随她去厨房,“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饭菜都蒸在锅里,还是热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做了很多菜,蒸了两锅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她把菜都放到托盘里:“面不是,面是秋花奶奶做的。”

    戎黎接过托盘,端到堂屋去,徐檀兮拿了两人的碗筷,摆好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都不过生日,因为没有人给我庆祝,我自己也不记得。”他把两把椅子拉近一点,坐着看她,他本就生了一双特别显乖的眼睛,这样仰视着,虔诚又温柔,“杳杳,你以后每年都给我过,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徐檀兮颔首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厨房还有一个汤,她让他坐着,她去端来。

    他刚要跟着去,手机响了。连续来了三条短信,号码他不认识。

    第一条:“我是秦昭里。”

    第二条:“普渡寺的平安扣不是给钱就能求来的,杳杳在佛堂跪着抄了一天一夜的经书,才给你求了一块,你要是敢负她,佛祖都不会饶你。”

    第三条:“她的膝盖受伤了,这几天别让她碰冷水,别让她爬楼梯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