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43章 恩恩爱爱上药药~
    第三条:“她的膝盖受伤了,这几天别让她碰冷水,别让她爬楼梯。”

    戎黎脚步定住,站在门口,看着手机屏幕出神。他没有调亮度,手机屏幕的光很灼眼。

    灼得眼睛发酸。

    “戎黎。”

    他抬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徐檀兮把汤放下,走到他面前,细细看他,“眼睛怎么红了?”

    他把手机揣进兜里,胡乱揉了一把:“进沙子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拉了拉他的袖子,示意他低头:“我给你吹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戎黎弯下腰,把眼睛睁大一些。

    徐檀兮凑上去,轻轻吹了几下,他眼睛更红了:“沙子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他眨了两下眼,擦了一把:“出来了。”他不动声色地把目光移开,拉着她去餐桌,“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问他:“先喝汤还是先吃面?”

    戎黎拉开椅子,让她坐下:“吃面。”

    时间太晚,两人吃得都不多,也可能是饿过头了。

    饭后,徐檀兮收了碗,去把蛋糕拿出来。

    她没有去敲门,给李银娥打了电话,李银娥没有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李银娥发了一条语音给徐檀兮,就一秒。

    【睡了】

    房东李太太这是不想搅人花前月下呢。

    徐檀兮又问戎黎:“要不要叫关关起来吃蛋糕?”

    “太晚了,明天吃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好,去把蜡烛插好,戎黎夜盲,所以她把打火机给他,自己起身:“你来点蜡烛,我去关灯。”

    她去把灯关了,戎黎只点了两根蜡烛,一个数字二,一个数字六。

    烛光里,她笑靥清浅:“要不要我给你唱生日歌?”

    戎黎已经不记得多久没过过生日了,小的时候,他生辰那天母亲都会给他下一碗面,面下面会偷偷放一个荷包蛋。

    母亲她不会唱生日歌,因为从来没有人给她唱过。

    戎黎点头:“嗯,要。”

    也从来没有人给他唱过生日歌。

    徐檀兮怕吵到李银娥睡觉,很小声地唱,嗓音低低的,洋洋盈耳,娓娓动听。

    “生辰快乐,”她唤,“阿黎。”

    戎黎喜欢她唤他先生,也喜欢她唤他阿黎。

    关了灯,屋里光线很暗,他只看得清她,她的眼睛、轮廓,她的一颦一笑都映在他眼底,像黑白色的老旧电影,要被刻在记忆里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一直不说话,她说:“可以许愿了。”

    这真的是戎黎第一次对着生日蛋糕。

    他许愿:“希望徐檀兮身体健康,平安顺遂。”

    许完愿,他把蜡烛吹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哭笑不得:“你怎么说出来了?”

    戎黎茫然:“不能说出来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想了想:“应该也能。”

    她是不确定的口吻,戎黎神情严肃了:“说了会不灵验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也答不上来,就说:“不要紧,心诚则灵。”

    要是许了别的愿望也就算了,他许的是跟徐檀兮有关的,那就不能大意。

    他慎重地说:“重新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戎黎摸黑把蜡烛又插上,重新点上,这次他认认真真地闭上眼睛,认认真真地许愿,许完愿之后,认认真真地吹灭蜡烛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从来不信神不信佛不信许愿能实现的戎黎心想:这下会灵验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去开灯,戎黎切了蛋糕,把有草莓的那一块切给了她,他最喜欢草莓,觉得有草莓的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买了一个很大的蛋糕,本想给街坊四邻都送一块去,但天色太晚了,别人家应该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她打算等明日天亮了再去送,就把蛋糕收好,放进冰箱,然后去泡了一壶解腻的茶。

    抹桌子和洗碗都是戎黎干的,他不让她碰水,就让她坐在旁边看。

    收拾好后,戎黎抽了张纸擦手:“我出去一趟,你先别上楼,在这儿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家拿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说拿什么,徐檀兮不放心他一个人走夜路:“外面太暗了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戎黎直接把她抱起来,放到沙发上,拿了毯子盖在她腿上:“把你的灯笼借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的灯笼是改做的,光线很亮很亮,因为经常要去接戎黎,一般的亮度不够,里面灯源是她托人定制的。

    她应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戎黎把火盆搬到她脚边放着,随后拎着灯笼出门了,没一会儿他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看了看他手上拎着的黑色袋子:“你拿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戎黎搬了个小凳子,坐到她腿边,他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,放在旁边的茶几上:“是跌打药酒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立刻猜到了:“昭里跟你说的吗?”

    秦昭里很了解她,知道她只会报喜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戎黎扶着她的脚踝,往上抬了抬,“这样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看她:“不要骗我,疼不疼?”

    徐檀兮的心一下就被磨软了,老老实实地点头:“疼。”

    她忍着才没有一瘸一拐。

    她脚下穿了李银娥给她做的暖布鞋,戎黎把她裙子掀到膝盖上,里面是黑色的打底裤,他动作很小心,把她右边裤脚卷到膝盖上面。她皮肤白,膝盖上的青紫显得更加明显,没有破皮,但红肿得很厉害。

    戎黎垂下眼睫,遮住微红的瞳孔,他伸出手,覆在她膝盖上。

    徐檀兮知道他心疼了,连忙说:“也没有很疼,就一点点疼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话,倒了一些药水在手里,用掌心搓热之后,按在她膝盖上,轻轻推开。

    他手法很熟练。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不要这样,你要比爱惜我更加爱惜你自己。”他抬头看她,笑得像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少年他眼里有光,“你可是戎黎的小命了,得替他惜命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。

    惜命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这个说法,程及以前说过,戎黎很不惜命。

    戎黎又倒了一些药酒,搓热了按上去,轻轻地揉压,他压着身体凑过去,对着伤处吹了吹:“这两天不要走太多路,要去哪里就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把她的裤腿放下去,换另一只脚:“上楼梯也要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都答应:“好。”

    后面他还嘱咐了很多很多,徐檀兮耐心地一一应了。

    屋外,夜色正好。

    十一点五十的时候,程及的微信发过来,是一条转账消息。

    戎黎回了他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程及:【还有十分钟你就满二十六了,满了二十六就是二十七,又老了一岁了,拿着爷给的钱去护肤吧】

    戎黎:【锤子】【一坨屎】

    程及:【好好保养,不然等你年老色衰,徐檀兮就不喜欢了】

    戎黎:【锤子】【锤子】【锤子】【锤子】……

    满屏的锤子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