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45章 整治白莲,猫人格暴露
    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走下来几个台阶,头一歪,看下面:“你是谁呀?”

    一个戴着口罩的姐姐进来了,声音很可爱的样子,温柔地问:“你呢?你是谁?”

    戎关关说:“我是戎关关。”

    来的是徐檀灵,她把鸭舌帽摘了,长发及腰,清纯俏丽:“这是你家吗?”

    因为对方是小孩子,她说话也刻意小女生了一些。

    戎关关胆子大,也不怕生:“不是我家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对他笑了笑,询问道:“徐檀兮是不是住在这儿?”她是问路问过来的,附近只有一个姓戎的村子,村里也只有一位外地房客。

    戎关关觉得这个姐姐奇奇怪怪的:“你还没有说你是谁?”

    徐檀灵走到楼梯口:“我是徐檀兮的妹妹,我来找她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哦了一声,回头说:“徐姐姐,你妹妹她——”话没说完,他瞪大眼睛,“诶?!”

    奇怪了:“徐姐姐呢?”

    戎关关上去几个台阶,滴溜溜的眼睛到处看:“徐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徐姐姐。”

    楼上有三间房,两间的门是开着的,主人家不在,戎关关不敢进去,就在外面喊:“徐姐姐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也上了楼,目光四处打量:“我姐姐刚刚在这吗?”

    戎关关没找到人,好着急:“我没有空了,我要去找我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噔噔噔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徐檀灵没有自己离开,上了二楼,喊了几声“姐姐”,但没人答应,她便往右手边的房间里走。

    这间房好像是杂物间,里面堆放了很多东西,窗户开着,她正要进去看看究竟——

    “喂!”是李银娥回来了,她把菜搁下,也上楼去,一脸警惕地看着徐檀灵,“你谁啊?你怎么在我家?”

    对方戴着口罩,脸也用围巾包着,又鬼鬼祟祟的,李银娥瞅着觉得不像好人。

    对方说:“我是来找我姐姐的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用怀疑的目光打量她:“你姐姐是谁?”

    “徐檀兮。”

    不对,小徐跟她说过,没有兄弟姐妹:“你不是贼吧?”小徐可是有钱人,最招贼了。

    徐檀灵怕被人认出来,所以裹得很严实,她把口罩和包着脸的围巾摘了,露出真容,展颜一笑:“我真的是徐檀兮的妹妹,我叫徐檀灵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不信,越瞅越觉得这姑娘面相不善,她扯开嗓子叫了声:“小徐。”

    没人应。

    李银娥再叫了声:“小徐。”还是没人应,第六感涌上李银娥的心头,觉得来者不善,“人不在,你说是妹妹就是妹妹咯。”

    长得是挺不错的,但擅自进别人家、上别人家二楼的行为就很不礼貌了。

    徐檀灵表情诧异:“你不认识我?”

    好像是有点面熟,在哪见过呢?李银娥想不起来,那就是没见过:“我干嘛要认识你?”

    搞笑。

    她给小徐打电话,但没人接。

    徐檀灵下楼就走。

    李银娥立马拉住她:“诶诶诶,你先别走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扫了一眼拽着她昂贵外套的那只手,她蹙眉,眼中隐隐带着一丝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知道你是谁,万一在我家做了什么坏事呢?还是等小徐回来问清楚了你再走。”李银娥是个敞亮人,有啥说啥,“你要真是小徐她妹妹,我就给你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瞬间变脸: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滚开?

    李银娥火大了,扯开嗓门就喊:“抓贼啊!抓贼啊!”

    再说跑回家的戎关关。

    他边跑边喊:“哥哥!”

    “哥哥!”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

    大门突然打开,戎关关一脑袋撞到了戎黎身上,他跟颗球似的,往外弹,戎黎伸脚给他挡了一下,趁缓冲的空档,拎着他站稳了。

    “你跑什么,好好走路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喘着气,小脸跑得通红,一惊一乍地说:“徐姐姐她不见了!”

    戎黎手上拎着早餐,是要送去给徐檀兮的:“她不在家?”

    戎关关是很震惊的表情:“不是,本来在的,突然找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神色立马变了:“说清楚一点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从头说起:“我去找徐姐姐,她不理我,对我喵喵喵,然后有个姐姐也来找徐姐姐,我跟那个姐姐说了一会儿的话,说完就找不见徐姐姐了。”他歪着头,“好奇怪啊,徐姐姐会不会被外星人抓走了?”

    戎黎抓到了一个重点:“她学猫叫了?”

    戎关关点头: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戎黎眼底波澜乍起,把手里的早饭扔给戎关关,边往巷子里走,边给徐檀兮打电话,她不接。

    他挂断,又打给程及:“帮我找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程及刚醒,脾气不太好:“干嘛?”

    他语气很急,气息都是乱的:“徐檀兮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我联系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程及觉得他太草木皆兵了:“她一个大人,还能走丢啊?”又不是养了个小闺女。

    戎黎没有时间做详细解释,长话短说:“徐檀兮她有梦游症。”

    梦游症?

    程及没再问了:“我去帮你叫人。”

    太阳出来了,白滇河面的冰慢慢融化。

    老车站往上走个几十来米,有个毛坯房,毛坯房的门口堆放了一些纸箱和空的啤酒瓶,这些杂物都是旁边杂货铺的。

    纸箱子上有只橘猫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橘猫的跟前有盒吃了一小半的猫罐头,

    罐头前,蹲了个人:“喵。”

    她冲橘猫叫了一声,盯着地上的猫罐头,慢慢伸出了手,橘猫很护食,一爪子挠下去,冲她龇牙咧嘴:“喵!”

    她的手被抓破了,瞬间有血珠子冒出来。

    她好像不怕疼,呆呆地看着流血的手背,然后慢慢放到嘴边,把血舔掉,再双手撑到地上,也凶狠地冲橘猫龇牙:“喵!”

    橘猫往后缩了。

    她立刻捡起地上的猫罐头,舔了一下,满足地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徐檀兮?”

    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
    蹲在地上舔猫罐头的女孩子回头,喵了一声,又转头回去,继续舔她的猫罐头。

    她脸上脏兮兮的,头发很宽,没有穿鞋,就穿着袜子在地上走,不知道是不是摔哪了,膝盖上都是土,衣服磨破了,手心和手腕也都破了皮。

    萧既拎着袋子走过去,蹲到她旁边,看她吃得专注,他若有所思了片刻,问她:“你喜欢吃猫罐头?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,两手握成爪子,捧着橘猫吃过的猫罐头在舔。

    “我这有没开动的,你把那个扔——”萧既手刚伸过去,就被她狠狠抓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手背上瞬间多了四道痕迹,他抬头看她,目光深邃,带着探究。她立刻防备地往后挪,同时把手里的猫罐头藏到身后。

    脸还是那张脸,气质却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萧既试探地问:“你不是徐檀兮?”

    她口袋里的手机这时突然响起,她像被惊吓到了,往后一跳,慌张又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口袋,愣了半晌后,她把外套扯下来,扔掉了。

    萧既扫了一眼掉在地上的手机,来电是a先生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