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46章 人格马甲掉马了
    萧既扫了一眼掉在地上的手机,来电是a先生。

    响了十几秒后,他问徐檀兮:“你不接吗?”

    她抱着猫罐头,呆呆地看了他片刻,然后转身跑了。

    萧既刚要去追,后面突然传来惊呼声:“萧既?”

    “萧既!”

    是他的粉丝,认出他来了,激动地尖叫:“啊啊啊啊啊啊!真的是你!”

    祥云镇算是穷乡僻壤,这条街又偏,他没有戴口罩,只是把外套的帽子套上了。

    他把徐檀兮的手机捡起来,揣进口袋里,回头笑了笑,把表情管理做到了极致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认出他的是位女粉:“可、可以合影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女粉合影之后,还要了签名,说了一通“永远支持哥哥哥哥要保重身体哥哥一直走花路哥哥最棒最好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萧既耐心地签字,耐心地道谢,始终笑得礼貌明朗。

    等女粉离开之后,他脸上的笑意瞬间全无,拨了一通电话:“医院大火的时候,你们到底对徐檀兮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时,徐檀兮的手机又响了。

    萧既接了。

    是戎黎打来的:“杳杳,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是萧既。”

    戎黎语气瞬间从温到冷,从心急如焚到杀气腾腾:“我女朋友呢?为什么是你接她的电话?”

    萧既说:“她把手机扔了,我捡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见到她的?”

    萧既抬头看了看四周,回答戎黎:“我对面有家五金店,叫五星钻豹。”

    天上一朵云慢慢遮了太阳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瘦小的橘猫缩在纸箱后面,孱弱地叫着。

    在萧既身后,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,穿一身黑,戴着帽子和口罩,只露出一双眼睛,远远看过去,难辨雌雄。

    黑影沿着路边,追徐檀兮去了。

    确切地来说,不是徐檀兮,它是一只“白灵猫”,它有自己的名字,叫光光,是它的主人给它取的。

    它钻到一个没人的巷子里,蹲在角落里吃猫罐头。

    黑影轻手轻脚地上前,突然一把揪住它的头发,愤怒地骂道:“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,居然敢勾引哥哥。”

    萧既演过一个哥哥的角色,很深入人心,那个角色让他捧回了两座奖杯,粉丝们因此都叫他哥哥,这个黑影也是其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对了,她可不是普通的粉丝,她是最爱哥哥的“粉丝”,是哥哥一个人的“粉丝”,是可以为哥哥去死的“粉丝”,她怎么能容忍别人觊觎她的哥哥。

    她狠狠揪着“狐狸精”的头发,戴着口罩,双目充血:“你还敢抓伤他,我要把你的脸刮花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接近哥哥!”

    她看到了,这个狐狸精用手抓了哥哥的手背。

    咣的一声。

    猫罐头掉在地上,光光喵了一声。

    死死拽着头发不松的女生从背包里摸出一把修眉刀,她用嘴叼开,骂一声:“臭婊子!”

    骂完她扬起修眉刀,往光光脸上划。

    这时,光光突然抬起头来,目光骤变,无辜灵动的眼神慢慢变得张扬凌厉。

    接下来,是棠光的主场。

    “你骂谁呢?”

    她抬手挡了一下,顺势就捏住了握着修眉刀的那只手,往后反剪,用力一摁,女孩手上的修眉刀掉了,立马惨叫。

    棠光松开女孩,捡起了修眉刀,语气挺淡的:“徐檀兮的脸也是你能划的?”她捏住那个女孩的脸,用修眉刀拍了拍,“把手机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女孩满脑子都是她的哥哥,硬气得不得了,她指着人骂:“臭婊子。”

    棠光只花了三年时间,就拿下了LYG物流的掌管权,不服她管的跑腿人有一箩筐,最后都怎么样了?除了程及和江梨亭,哪一个敢不听话。

    棠光抬起手就给了女孩一巴掌,狠狠扇下去:“骂啊,接着骂。”

    女孩眼冒金星,不甘心,朝棠光猛扑过去:“臭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又是一巴掌,女孩的头被扇到一边,嘴角破了,脸迅速红肿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棠光再扬手:“啪!”

    一下比一下狠,她扇得干脆利索,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“还骂吗?”扇得她手疼了,她吹了吹,把手伸过去,“不骂就把手机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女孩被扇得头晕目眩,就算再横,她不敢再顶嘴了,愤恨不甘地把手机掏出来。

    她拍到了萧既和光光同框。

    棠光把里面的照片都删了,手机扔还给她,修眉刀也扔掉,用脚踩着:“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,”她擦了擦手上的血,“滚。”

    戎黎来了。

    萧既就站在原地,等他从马路对面过来。

    他寒着一张脸,眼里冰冻三尺:“我女朋友在哪?”

    萧既实话实说:“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往哪里跑了。”

    萧既指了个方向:“那儿。”

    戎黎顺着看了一眼,伸出手:“手机还我。”

    萧既把徐檀兮的手机还给他,目光意味深长,语气像事不关己,但话里有话:“徐檀兮不太对劲,多上点心。”

    喜怒不形于色的戎黎把方寸大乱后的暴怒全摆在了脸上:“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萧既从容不迫地反问:“你说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他笑,嘴角似挑非挑,“你不知道吗?我本名也叫容离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踩中了戎黎的禁区。

    他眼里纵火,锋芒滚烫,嗓子干得厉害:“我警告你,离我女朋友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萧既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哦,你都知道啊。”他收了笑,对上戎黎森森凛凛的眸子,“那我也不兜圈子了,我暂时不会拆穿你,你自己去解释清楚,别想一直顶着我的名头骗她。”

    戎黎的脑子里,在某个瞬间,有闪过杀人灭口的念头。原来从善要很久,而作恶只要一念。

    他极力压着情绪:“你对我女朋友来说,不过是个陌生人,别打不该有的算盘。”

    哦,慌了呢。

    萧既似笑非笑,语速不紧不慢,像势在必得:“是不是陌生人,要不要试试给你看?”

    戎黎赌不起,也不敢赌。

    他拨了个电话,看着萧既,吩咐电话那头的池漾:“把东西发给他。”

    不到十秒,萧既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戎黎挂断电话,把情绪收好,眼底的锋芒毕露,半点都不敛着气场:“我给你发了点东西,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萧既打开手机,看完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知道戎黎最擅长什么吗?

    蛇打三寸,杀人不见血。

    “不要低估我,我不是你能惹的人。”戎黎往前迈了两步,四目相对,他字字如刀刃,扎在萧既的软肋上,“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不用我再教吧,你要是还敢打我女朋友的主意,我就让你从云端上摔下来,让你粉身碎骨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总说他是好人。

    他才不是,他卑鄙、心狠手辣,他不择手段,他可以为了徐檀兮做个烂透了的恶人,可以一点底线都不要。

    若要下地狱,那也得等他死后。

    萧既站在原地,看着戎黎走远,他紧紧握着拳头,手背上的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纸箱后的橘猫走到他脚边,用脑袋轻轻地蹭他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这猫通人性,很亲近萧既:“喵,喵。”

    他蹲下,看着脚边的猫,笑得惨烈,笑得薄凉:“为什么所有人都想置我于死地呢?”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想活着而已。”

    橘猫像是听懂了,回应他:“喵。”

    老车站再往上走,是花桥王村,王村是附近十里最大的村落,有四百多户,房屋建得很密集,条条小巷错综复杂。

    戎黎一条一条找过去,一月寒冬,他额头冒着冷汗。他问了许多人,没有一个看见徐檀兮。从早上到现在,他滴水未进,嗓子干得发疼。

    程及的电话打过来,他立马问:“有消息吗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