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49章 戎黎哄妻,临别夜的温存
    第二天,戎黎就把店铺转让的公告张贴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毫无预兆。

    程及傍晚才看到,他进店里,先拿了瓶冷饮:“你外面贴的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戎黎在给一位客人找快递,回了他一句:“字面意思。”

    好好的店说不开就不开,程及觉得这位镇友有点任性啊:“真要转让店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程及以为他只是开腻了便利店:“不开便利店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程及还心想他是不是要上徐檀兮店里当“招财狗”,结果他来了一句:“我要去南城。”

    肯定不是去一天两天,一天两天不用转让店面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?

    就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前一天还跟你一起喝酒的朋友,今天就有人说他原地去世了。

    程及就这个感觉:“你这是不打算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短时间内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理由是什么?”程及觉得是徐檀兮。

    戎黎说:“徐檀兮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谈恋爱的狗子,泼出去的水。

    程及拉开环,喝了一口冷饮,冷静冷静: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戎黎的语气很薄情寡义,就好像是被妻子抓到了出墙还丝毫没有悔改之心的的负心汉,负心汉他还有点不耐烦:“你问题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程及就没见过比戎黎还薄情寡义的狗。

    “老子嘴贱行了吧。”他把喝到一半的冷饮往柜子上一摔,“滚吧,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搁下十块钱,走了。

    王小单在收银:“程哥好像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王小单开始剖析了:“毕竟你们是最好的朋友嘛,戎哥你说走就走,程哥当然会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朋友?

    戎黎把收件递给客人签字:“我跟他不熟。”

    王小单也就听听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花桥街上的狗都知道快递店的老板跟纹身店的老板交往“密切”。

    徐檀兮的店不转让,盘给廖招弟了,廖招弟说等店里的余货处理完,再重新装修一下,改卖童装。

    徐檀兮今天很早就关店了,因为要回去收拾行李,房间她还会继续租,她以为没有多少行李要带走。

    李银娥把要带的东西堆了满满一桌。

    中间最重的就是一桶现榨的菜籽油,有五十多斤,李银娥怕外面的油不干净,特地让徐檀兮带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菜籽油,你带过去之后,找个阴凉的地方放就行了。你到时再买个小油壶,用的时候,再倒到小油壶里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应:“好。”

    怕油会漏,李银娥用干净的塑料袋子包了好几层,她边缠胶带边说:“那一包是腊鱼,现在天气还冷,干放着没事,等天气热了,就放到冰箱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又在装腊鱼的大袋子里装了几小袋干菜,有干豆角、干辣椒、干茄子。

    她封好袋口后,指了指地上的两箱:“这两个箱子里是特产,你带回去给亲戚朋友尝尝。底下还有一包茶叶,是前些天晒的新茶,不是说好喝吗,就留着自己喝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站在旁边,耐心温柔地应:“好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又想到什么,跑回房间去拿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趁这个空档,把装着金镯子的束口袋放在了堂屋茶几下的抽屉里。

    前几天李银娥还回来抱怨,说惠芳天天炫耀她闺女给打了个金镯子。

    李银娥抱着三双新鞋出来了,手忙脚乱地在找袋子:“这三双棉鞋你带回去穿,都是给你做的,36码。”

    南方的冬天很冷,镇上的村妇们一到冬天就开始纳鞋底、做棉鞋。

    徐檀兮脚上穿的也是李银娥做的。她有些鼻酸,没有拂了李银娥的好意,去帮忙找袋子。

    鞋装好后,李银娥脑子空白了一下:“还有什么来着?”她越想不起来越着急,一拍脑袋,“我这记性!”

    哦,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两床新打的棉被,车上还放得下不?放得下你就带去,给戎黎盖也行,他不是总腿疼嘛,这手工打的被子暖和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现在盖的被子也是手工打的,很厚很宽,她估摸了一下体积:“应该放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先不带上,到时你给我地址,我再给你寄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什么,我再想想。”李银娥想着想着就开始抹泪了,抹着抹着就停不下来,“你这走得太突然了,我都想不起来还有啥没带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把干净的帕子双手递给她,与长辈说话时她站着,稍稍躬身:“南城不远的,开车一上午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用帕子擤了一把鼻涕,鼻头通红:“那你要常回来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颔首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李银娥有说不完的叮咛嘱咐:“到了南城,你先好好治病,不用记挂这边,关关那里也不用担心,我偶尔会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不知道该说什么,好像说什么都太轻了。她很幸运,平生第一次当房客,就遇到了一位很善良的房东太太。

    房东太太她不识字,她煮的菜有点咸,她爱打麻将,她嗓门很大,在家喊小徐,在外面就喊我家小徐。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在房东太太面前红眼,在戎黎那里红了眼。

    戎黎拉着她进了院子,借着夕阳的光看她的眼睛:“哭过了?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戎黎亲了亲她通红的眼睛,拥着她站在围墙下面,橘色的光翻过墙院落在她怀里。

    好香。

    是隔壁老太太养的梅花开了。

    风把槐树的枯叶吹到她头上,戎黎轻轻拂掉叶子:“舍不得这里?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小镇有很多不足,但也有很多美好。

    “等你病好了,我们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檀兮问他,“关关呢?”

    戎黎稍稍抬了抬下巴,指屋里:“在哭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都不哄哄他?”徐檀兮撇下他,往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戎黎跟在她后面,伸手拉了拉她的衣服,很理所当然地说:“要先哄你啊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从幼儿园放学回来,就听哥哥说,要跟徐姐姐去南城,而且哥哥不带他,说要把他送去二姑姑家。

    他骂哥哥无情无义无理取闹,哥哥还不挽救……

    他难过死了,头钻在被窝里: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徐檀兮在外面敲门:“关关,我可以进去吗?”

    戎关关从被子里出来,气嘟嘟地说:“不可以!”

    脾气还挺大。

    戎黎直接开了门。

    戎关关立马钻回被子里,撅着屁股对人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到床边:“关关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关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戎黎见不得女朋友被人“甩脸色”,冷着脸说:“把你的头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就不,就把头埋在被子里,凶巴巴、恶狠狠地骂:“坏哥哥,你讨厌!”

    戎黎上前就要去掀被子,徐檀兮拉住他,摇了摇头,温柔耐心地过去哄。

    “不要怪哥哥,他是因为徐姐姐才去南城的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把头蒙在被子里吹鼻涕泡泡,可怜兮兮地问:“可不可以不去?”

    徐檀兮怕他闷到,掀开了被子的一个角:“徐姐姐生病了,要去那里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不哭了,吸了吸鼻子:“不可以带我去吗?”

    她许诺:“等我们安顿好了,就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戎关关从被子里爬出来,小脸憋得通红,睫毛上的眼泪还没干,一颤一颤的,好不可怜,“那你们要快点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用帕子给他擦眼泪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瞥了他哥哥一眼,不管了,反正哥哥也要听徐姐姐的。他翘出小拇指:“拉钩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笑着勾住他的小拇指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,开心地唱:“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腿还没好,哄好了戎关关之后,戎黎抱着她去了楼上。

    他把门关上,把女朋友圈在墙角:“真要接他去南城?”

    徐檀兮有轻微的强迫症,扯了扯他卫衣帽子左边的带子,扯到两边一样长。她仰着脸,笑吟吟地看他:“你不接啊?”

    他语气嫌弃:“麻烦得要死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他又口是心非了:“你会接的。”他喜欢戎关关的,也喜欢程及。

    他“不认同”地哼了哼。

    (注意:前面改文了,删除了那个自称为爷的人格,因为剧情太复杂太烧脑,你们看得很累,所以我做了减法)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