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52章 戎黎vs舅舅,杳杳上热搜,檀灵被群嘲
    “温时遇。”

    帝都的上流圈子里有句流传很广的话:君子温生,如琢如磨,天然一段风雅,全在眉梢。

    眉梢是怎样的,戎黎看不清楚,就是“温时遇”这三个字,没有带任何戏腔,他却念出了一股子风雅。

    和徐檀兮很像。

    这是戎黎对温时遇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过来了。

    温时遇收回落在戎黎脸上的目光,越过他,把手里的蛋糕盒子给徐檀兮:“太晚了,只能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把门打开一些:“进来坐吗?”

    室内的光漏了出去,戎黎看清了温时遇的脸,翩翩风度,温润清隽,真的和徐檀兮一样,都是画里走出来的,让人惊艳的不只是皮囊,还有风骨。

    他文质彬彬,即便没有正眼看戎黎,竟也不显得失礼,连命令都能温润吐字:“不进去了,外面很冷,你多穿一点,我在楼下等你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好。

    温时遇临转身之际,看了戎黎一眼,目光淡淡,略微薄凉。

    除了这一眼,戎黎全程被当成空气。

    温时遇不满意他。

    戎黎只得到了这一个信息。

    徐檀兮把蛋糕盒子放下:“我下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戎黎去洗了脸,带上外套,“我不走近,在旁边等你。”

    戎黎在七栋门口等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到小区绿化带的香樟树下,叫了声:“小舅舅。”

    旁边就是路灯,不是杆式的,是落地式,做成了圆球型,大小比篮球小一点,像一颗颗发白发亮的夜明珠,坠在一片绿茵里。天上星光,地上灯光,夹杂在一起,把影子打在了树上,人影晃,树影也晃,给夜色更添一抹迷离。

    温时遇的西装外套没有扣,领带打得很松,大概是一路仆仆风尘,磨得他疲倦了,不像平日那么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低声问:“你很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:“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他额头的发被风吹得凌乱,遮住了眉头,倒更显得年轻了。

    其实本就不大,他只长了徐檀兮四岁,说话却总是有些老气,像个“高龄”长辈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片刻:“如果我反对你跟他在一起,你会分手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摇头,没有丝毫犹豫: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别的都可以听他的,这个不行。

    温时遇好像也料到她的回答了: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,你不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温时遇不置可否,只说:“你喜欢就行。”光线昏沉,照在他脸上,半明半暗,他的眼睛像深海,“上去吧,天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说其他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也没有问:“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等她转身后,温时遇才从婆娑的树影里走出来。车停在了小区门口,他打开后座车门,把原木色的文件袋拿下来。

    “温先生,”柯宝力在主驾驶,“这些资料不给徐小姐了吗?”

    温先生知道徐小姐交了男朋友之后,就让人去祥云镇查了对方底细。

    真是一查吓一跳。

    “已经晚了。”温时遇问,“有打火机吗?”

    柯宝力没有听懂,怎么就晚了?他把打火机递上。

    蹭的一声。

    幽蓝的火光被风吹得摇摇晃晃,燃到文件袋上,火迅速蔓延开。

    温先生烧了那位戎先生的资料。

    柯宝力不解:“那车祸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杳杳很念旧。”火光一簇一簇,映在温时遇眼里,灼灼发亮,“她喜欢的,就会一直喜欢。”

    柯宝力也不算笨,但只要碰到徐小姐的事,他就看不懂温先生。

    温时遇上车,解开一颗衬衫的扣子:“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柯宝力立刻发动了车。

    温先生很忙,只能抽出四个小时,不辞万里,来了南城。他有多疼爱那位徐小姐,柯宝力不敢深想。

    “你舅舅走了?”戎黎牵着徐檀兮往楼梯口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问得“随意”:“他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徐檀兮答得也“随意”:“说你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电梯还没有下来,戎黎背对电梯门,看着徐檀兮:“你撒谎的时候会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立马挪开眼睛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很不会撒谎。

    “他不满意我?”戎黎眉梢一沉,嘴角一压,不爽却忍着,“不满意我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问。”

    戎黎有意见了:“为什么不问?你是不是打算听家里长辈的?”

    他不是那种能让长辈满意的类型,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电梯门开了,他站着不动,徐檀兮拉着他进去了:“不用问啊,我满意就行。”

    戎黎瞬间被哄好,一点情绪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到了家里,他关上门,把她抱起来,放到玄关柜上,脸凑过去,笑意温和:“接吻要不要?”

    徐檀兮红着脸,主动去吻他。

    他伸手搂住她的腰,又细又软,眼睛也不闭上,就看着她睫毛乱颤,他张着嘴,让她怯怯地吻。

    亲热的时候,她容易害羞,吻得慢慢吞吞。

    戎黎觉得不够,眼里全是他不想藏也藏不住的欲:“不要那么轻,要重一点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大着胆子咬了一下,又立马害羞地躲回去了。

    真被他教坏了,她以前可是和异性说话都要隔两米的。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沙哑得模糊。

    徐檀兮睁开眼,眼角晕红,微微潮湿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我,无论是谁反对,你都不要动摇。”

    她两只手乖乖搂在他脖子上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戎黎笑了,眼里是她,他的一整个江南。

    他把她抱起来,走到客厅,放她在沙发上,自己整个人压上去,把她卫衣领口往下拉,他的唇落在她脖子上、锁骨上。

    他很急切,亲得乱七八糟:“咬得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他弄出了一个草莓印出来:“等会儿我也让你弄。”

    灯光灼眼,灼红了情人眼。

    次日,乌云遮日,寒风刺骨。

    “叩、叩、叩。”

    敲门声三下,不轻不重。

    黄文珊停下手头的事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推门而进:“你好,黄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徐小姐,”黄文珊做了个邀请的动作,“请坐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拂了拂衣服,坐下了。

    黄文珊注意到她身后的人了,是位相貌很出色的男士:“这位是家属吗?”

    戎黎回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家属可以到外面等。”

    他不放心徐檀兮一个人:“不能留下?”

    黄文珊建议:“最好不要。”

    戎黎还是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徐檀兮安抚:“没事的,你在外面等我。”

    他皱着眉,听她的话:“我就在门口,有事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戎黎出去后,黄文珊从座位上起身,去倒了一杯温水给徐檀兮:“你男朋友看上去很爱你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,接了水杯,说谢谢。

    黄文珊坐回去,把桌上的沙漏倒过来:“去过精神科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上午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报告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脑et、脑电图,还有面诊和量表也做了。黄文珊快速浏览完,把报告放到一边:“我之前听秦总说,徐小姐你以前也做过心理咨询,方便把病例给我看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当时的主治医生出国了,暂时联系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是哪位医生?”

    “也姓黄。”徐檀兮坐得端正,神情平静,“是黄建博医生。”

    黄文珊笑了笑:“真巧啊,那是我老师。”她用勺子搅了搅杯中的咖啡,“回头我跟他联系一下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好,喝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“不用紧张,我们先随便聊聊。”黄文珊往椅背上一靠,边脱高跟鞋边问,“徐小姐有喜欢的歌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了一首英文歌。

    黄文珊用手机放了那首歌,声音调得很小,是首很轻柔的曲子,她又问徐檀兮:“有没有很喜欢的演员?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电影呢?”

    她停顿片刻,报了个电影名:“《梅子红》”

    这部电影是个爱情悲剧。

    男主人公死在了战场,女主人公在梅子红了的季节里,上吊在了树上。

    “我也看过那部电影,”黄文珊轻松地与她聊电影,“里面我最喜欢登高采梅那段戏,你呢?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:“我最喜欢上吊那段戏。”

    黄文珊:“为什么你会喜欢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桌上的沙漏已经跑出了一半的沙,三十分钟过去了。

    座位上的人已经换了一个,音乐还在放着,桌上的摆球一个撞一个,来来回回地摆动。

    “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黄文珊没有刻意去打量,依旧察觉得到,主副人格前后变化很大,眼神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回:“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她坐姿比徐檀兮随意很多,一双腿往前伸着,后背靠着椅子。

    “我听徐小姐说,你身手很好。”黄文珊试探性地问,“你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一般来讲,副人格也是完全的独立人格,有她自己的背景、身份、职业等一切信息。

    她回答:“没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似乎在防守什么,黄文珊换了个方向:“你觉得徐小姐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她是个很温柔的人。”

    棠光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黄文珊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:“你好像很防备我。”

    她抱着手,一条腿抬起来,搭在另一条腿上,她神色从容不迫,一身凌厉,气势极强:“我不该防备你吗?你难道不是想消灭我?”

    黄文珊有点招架不住这个人格:“我觉得你和徐小姐可以和平共处。”

    棠光换了个姿势,斜靠着椅子,把玩着手腕上的镯子:“帮我告诉檀兮,用不着看医生,等我该走的时候到了,我自然就会走。”

    “该走的时候,”黄文珊看着她问,“是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“徐小姐在祥云镇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桌上的沙漏又跑出了一小半,五十分钟过去了,黄文珊眼前的人,再一次换了。

    不,确切地来说,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它好奇地四处看,原本坐在椅子上,之后它站了起来,蹲在上面。

    黄文珊起身,想走过去。

    它立马挥爪子。

    黄文珊重新坐回去:“你能听懂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听懂,就眨一下眼睛。”

    它撑着眼皮:“喵。”

    黄文珊第一次有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。

    徐家的总公司坐落在市中心,一共三十四楼,十八楼被分出来,作为徐檀灵的工作室使用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徐檀灵没有通告,在舞蹈室里练舞。

    经纪人麦婷过来叫她:“檀灵,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把舞蹈音乐关掉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伯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。”

    她随便冲了个凉,换了身衣服才出去。

    温照芳正在她休息室里等她,她轻手轻脚地进去,亲热地从后面抱住温照芳的手:“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?”

    温照芳一见她,眼底就浮出笑意:“我给你做了水果捞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坐下,打开便当盒,尝了一口,娇憨地抱怨:“又要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瘦,胖点也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叉了一块喂到温照芳嘴边,刚洗过澡,没化妆,干净的小脸娇媚又漂亮,笑吟吟地撒娇:“胖了上镜就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温照芳笑骂说,胖什么胖,都快瘦成杆了。

    她把装着西米露的杯子拧开:“你上次从你姐姐那借的镯子,用完了吗?”

    徐檀灵喝了一口就不喝了,怕发胖:“我把这事给忘了,已经用完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昨天来管我要了,还给她吧,妈妈再给你买个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乖巧地说好:“我等会儿让我经纪人寄给她。”她把椅子挪到温照芳旁边,她凑过去,亲昵地挽着温照芳的手,“妈妈,姐姐是不是怪你了?”

    提到徐檀兮,温照芳眼底的笑意就没了:“没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生你气了。”徐檀灵皱着小脸,闷闷不乐,“都赖我,非要借她的镯子。”

    温照芳连忙安慰小女儿:“赖你什么,不就一个镯子,她非这么斤斤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她——”

    麦婷敲了敲门,打断:“檀灵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她拿着平板进来了:“你去警局的视频被人传到网上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脸色瞬间变了。

    视频里,她被几个村民拽着,好不狼狈。下面留言的人很多,有维护她的粉丝,也有看热闹的路人。

    不用飘柔好顺滑:【十五秒,视频左上方,有警车,不用谢。】

    老衲今天开荤了:【这场面,挺像村里抓贼的。】

    噢SexLady回复@老衲今天开荤了:【眼睛不好就去看眼科,我家灵宝缺什么了?犯得着?】

    灵宝的小肩带:【这些乡下人真没有礼貌,抱抱我灵宝@徐檀灵V】

    顾氏财团鬼混部总经理回复@灵宝的小肩带:【这话说的,乡下人吃你家大米了?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十分钟后,徐檀灵工作室出来澄清了,就发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徐檀灵工作室V:【纯属误会】

    这澄清得模棱两可,事情也不说清楚,徐檀灵的粉丝都不知道怎么洗,引来一大波群嘲。

    桐桐爱小小:【误会啥了?倒是说啊。】

    苟总爱村花:【所以,真被村民们当成贼了?】

    顾氏财团亚太区总裁蜜糖:【惊!一线小花被当贼,竟然没人认出来!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!!】

    一个平平无奇卖片的:【以后别瞎吹自己是一线小花了,我都替你脸疼@徐檀灵V】

    本宫乏了尔等狗子退下:【你们都瞎吗?不会看数据啊,我家灵宝就是一线!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麦婷把平板拿开:“别看评论了,免得生气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脸色难看:“能不能把热搜撤了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会有人说是我们心虚,公关那边不建议这么做。”麦婷想了想对策,“倒不如用别的话题来压。”

    娱乐圈就是这样,想遮什么,用更有爆点的来盖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给剧组打个电话?让他们放一些你和萧既的独家花絮,转移一下公众的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因为《桔梗》在拍,网上有一部分萧既和徐檀灵的cp粉。

    “光花絮能压得下去?”

    麦婷很有把握:“开什么玩笑,萧既可是顶流,只要跟他扯上关系,就一定会有话题度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眉眼低垂,思忖了片刻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金祁心理工作室。

    咨询已经结束了,徐檀兮还没醒,在旁边的休息室里睡觉。

    黄文珊把家属叫进来:“戎先生,请坐。”

    戎黎频频看向休息室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她只是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目光收回:“是多重人格吗?”

    黄文珊也不明说:“徐小姐的情况比较特殊,下诊断前,我还需要和我的团队还有精神科的医生再讨论一下。”她去倒了杯水,放在桌子上,“可以先说说我个人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有动杯子。

    黄文珊坐下继续:“徐小姐身体里还有两个人格,一个非常能打,另一个应该是只猫。多重人格是非常罕见的病例,人格当中还有动物人格的这种例子我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,甚至没有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多重人格虽然经常出现在影视作品里,但实际上真实案例非常少见,相关的研究文献也不多。

    黄文珊问家属:“这两个人格你都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“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出现有规律吗?”

    戎黎停顿片刻:“还没发现规律,有时候是醒着,有时候是睡着后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个人格的精神意识很强,我问不出任何信息,不过可以确定一点,她对徐小姐没有恶意。我也问过徐小姐,她在去祥云镇之前没有出现过短时间的记忆空白,但有过两次长时间没有个人自主意识的情况。”黄文珊喝了一口水,继续,“一次是六年前,她遭人绑架撕票,中间出现了将近五年的记忆空白。还有一次是今年四月份,她发生车祸,而且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。我问过徐小姐,她对车祸现场没有任何记忆,甚至事故后的一周内都没有明确的印象,当时的心理医生给她做过精神治疗,应该是因为这个,副人格才暂时没有显现出来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有作声,心上像绑了石头,一直在往下沉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那两个人格就是在这两次意外中分裂出来的。”黄文珊手撑在桌子上,露出很不解的神情,“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,徐小姐去祥云镇之后,两个副人格才相继活跃,分明两个人格出现的原因和祥云镇都没有关系,为什么去了那里才受到影响?”

    这就还有一种可能,她的病因不是那两次事故,而是在祥云镇。

    多重人格目前还没有特效药,基本采用较多的是格式塔疗法、精神分析法和支持疗法,前提都要先找出病因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休息室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黄文珊回应了一声:“门没锁。”

    是徐檀兮醒了。

    戎黎起身,到她身边去。

    黄文珊问道:“徐小姐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感觉。”她很平静,轻轻唤了声先生。

    戎黎眼里所有因为未知的不确定而产生的惶恐,在看到她之后全部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先到这里,下次,”黄文珊看了看办公桌上的日历,“周六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黄文珊暂时没有给徐檀兮开药,从咨询室出来,徐檀兮就有点神不守舍,戎黎牵着她,往停车场走。

    “医生跟你谈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说了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自己也有一些猜测:“是多重人格吗?”

    戎黎打开车门,让她先进去:“还要再确认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觉得八九不离十了:“有几个人格?”

    “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一个是只猫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戎黎上车,把她的安全带系上。

    她张开手掌,把掌心的茧给他看:“这应该是另一个人格留的,在我没有记忆的那五年。”

    说明了一件事情,她不能共享那些人格的记忆。

    她也是怕的,很慌,很不安:“戎黎,万一治不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万一。”戎黎握着她的手,低头在她掌心上亲了亲,“杳杳,你不要怕她们,要比她们更坚定,我会一直守着,不会让她们来抢你。”

    她重重地点头,忽然想到一件事:“万一不是来抢我身体的,是来抢你的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更不用担心了。”他眼神炙热、坚定,没有一丝迟疑,“谁都抢不走,我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笑着点头,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戎黎想吻她,电话却响了。

    是秦昭里打来的:“杳杳,你上热搜了。”手机开了免提,戎黎也听到了,秦昭里在电话里补充说,“和萧既一起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