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55章 觊觎爷的身体,想让爷当爸
    她深呼吸……忍无可忍,起身,踹开房门:“徐红红,你给老娘死!”

    已经改名徐放的徐红红安全撤退了,跑得他发型都乱了。

    他拨了拨头发。

    女友齐小桑打来电话:“亲爱的。”

    当初就是看她嘴甜,徐放才跟她耍朋友的,现在觉得甜得有点腻了。

    没错,他徐公子就是花花公子,没办法,家里有钱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齐小桑娇娇地说:“我到和风公馆了,你来接一下嘛。”

    徐公子一副“本公子不爽”的表情:“你说你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和风公馆啊,你不是跟我说你住那吗?”

    徐放对着地上的影子,臭美地扒拉扒拉发型:“我住和风公馆你来干嘛?你不发烧了?”

    齐小桑委屈巴巴地撒娇:“还烧着呢,可是人家想你嘛。你家在哪一栋?我走到了一个有喷泉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女人真是奇怪,一个个都想来他家,不就是惦记他的钱和他的身体,钱没关系,他有很多,身体别想,他的狐朋狗友就是被莺莺燕燕设计当了爸,二十出头就英年当爸,这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他是绝对不会让女人得逞的:“搁那等着。”

    齐小桑在别墅区里四处拍照,嗅嗅花摸摸草,对这寸土寸金的别墅区十分向往。

    徐放来了,穿着一身休闲风的名牌,光他手上那块名表,就够普通人一辈子衣食无忧了。

    齐小桑的很多网红小姐妹也都跟了富二代,但像徐放这样英俊大方的,是打了灯笼都找不着。

    齐小桑开心地招手:“亲爱的。”

    路人看过去。

    徐放不乐意引人注目,让她小声点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这么冷的天,齐小桑还穿着裙子,外套也很薄,化了个很心机的桃花妆:“我把我们的照片给保安看了,他就放我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放把漂亮的眉头一拧。

    这个保安不行啊,光看照片就放人进来,那得上演多少原配大战小三,不往多了说,这和风公馆里住的男人起码一半都有三儿。当然了,他徐公子没有,不喜欢了就给分手费咯,劈腿没那必要。

    外面好冷,他赶紧把手揣进兜里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烧着呢。”齐小桑把脑门凑过去,“你摸摸。”她下车前特地用热的东西的烫了一下,温度好不容易才上去。

    徐放懒得摸,嫌冷:“那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齐小桑就想看看徐放家多有钱,也想打入他家里,当然不愿意走:“就不能让我去家休息一下啊?我是不是你女朋友吗?”她本来就化了个小白花的妆,眼睛一红,楚楚可怜,“你是不是嫌我见不得人?”

    女人这种时候是不是要哄?

    徐公子这辈子都不可能哄女人,不听话就换,下一个更乖。

    徐公子硬核拒绝:“我妈特别讨厌我跟网红玩,你要是上我家了,我的卡明天就会被冻结,卡冻结了你养我啊。”

    齐小桑嘴甜地说:“我养啊。”

    徐放傲傲娇娇地哼了哼:“别做梦了,你养不起。”

    齐小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交往的时候,她娇羞地问过徐放:“亲爱的,我可以踩在你的AJ上亲你吗?”

    徐放用“你有病”的眼神看着她,说:“齐小桑,你是不是谎报身高了?你没有一米六吧?”

    这种人,要不是他有钱,他是不可能找得到女朋友的。

    徐放把荧光绿的羽绒服帽子往头上一兜,潮帅潮帅的:“走吧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齐小桑不情不愿地跟在后面:“车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开车,送你上出租车我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刚走到别墅区门口,徐放突然停下,眼神慌张:“你自己打车吧。”他塞给齐小桑一把钱就走了。

    齐小桑拿着钱,在冷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徐檀兮的车开进来了。

    天已经快黑了,门卫把拦车的升降杆升起来:“晚上好啊,徐小姐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打开车窗,问候道:“晚上好。”

    门卫笑呵呵地让她慢走,心想:徐小姐不仅人漂亮,还有礼貌,说话温声细语,一点架子都没有,真是富人中的贵族啊。

    门卫“不经意”地瞥了一眼徐小姐主驾驶上的男人,书读得少不知道怎么形容,总之就是卧槽好俊!

    齐小桑没有立刻出去,继续在小区里拍照,然后选了一张拍到了和风公馆四个字、也拍到了手上包包的照片,发微博和朋友圈。

    冷桑桑V:【天空和夕阳更配】

    冷桑桑是齐小桑在直播间用的名字。

    下面的回复全是奉承赞扬。

    【卧槽,和风公馆】

    【好喜欢你的包!!!】

    【柠檬,我为什么这么酸??】

    【桑桑,你赶紧直播,再不好好直播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天彻底暗下去,别墅区内的路灯陆陆续续亮了,灯是镂空的星星状,安在了沿路的柱子上,柱子轻轻转动,在地上投下一颗颗光影聚成的小星星。

    和风公馆的夜景很浪漫。

    徐家姐弟在浪漫的夜景里,尽情地……打架。

    “还不给老子松手!”

    徐赢赢穿着一身有对兔耳朵的超厚家居服,虽然穿得臃肿,但她很麻利,拽着徐放一把头发:“以后还敢不敢拔我电源了?”

    徐放红着眼瞪人,气得哼哼唧唧,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:“是你妈让我拔的!”

    徐赢赢上手就薅:“母债子偿!”

    张归宁此生的愿望就是把儿子女儿培养成成熟稳重、温柔贤淑的绅士淑女,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搞错了,培养出来这么两个“妖魔鬼怪”。

    徐放最宝贝的就是他的头发了,“苟且”地弯着腰:“别扯老子头发!”要秃了!他恶狠狠地放话,“我警告你,别……嗷嗷嗷!”

    徐放忍无可忍,正要还手,徐赢赢松手了,喊了声:“檀兮!”

    徐檀兮和戎黎过来了。

    徐放立马站直,拽了拽衣服,顶着一头鸟窝,尊敬乖巧地叫了句:“堂姐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是徐放最“敬重”的人,小时候写作文,别人都写我的爸爸我的妈妈,就他写我的堂姐,他在作文里写道:我生病的时候,我堂姐给我喂药,可温柔可温柔了……

    徐放的每一任女朋友,温柔都是必备条件,但女朋友交多了他发现,那些女人们都是装的。

    徐赢赢的注意力在戎黎那:“你男朋友啊?”稀奇了哟,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居然跌进了红尘里。

    徐檀兮笑着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哇哦!人间绝色啊。

    徐赢赢笑吟吟地挥手打招呼:“嗨,我叫徐赢赢。”

    “戎黎。”

    他回了两个字,随意却不无礼。

    长相是很乖的,尤其是杏眼和泪痣,勾人又带着点儿漫不经心,看人时眼神淡淡的,似乎刻意敛着气场。

    徐赢赢给徐檀兮抛了个“不错哟”的眼神,然后进屋了,徐放也抛了个眼神:这男的,肯定是用脸勾搭人的!

    屋里,温照芳和徐仲清夫妇在聊画。

    “大太太二太太,”佣人过来说,“檀兮小姐到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和戎黎进来了。

    温照芳坐在客厅沙发上,抬眼皮看了看:“你爸和你小舅舅还没到,先坐会儿。”她转头吩咐佣人,“瞿妈,去端点水果过来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先叫了人,让戎黎把带来的礼物放下,再与他一同坐下。

    “上次匆忙,忘了问了,”温照芳问戎黎,“请问你贵姓?”

    戎黎难得穿了正装,可还是盖不住他气场里的一股子野劲儿,像头野蛮生长的狮子,收着爪子,他还是有攻击性。

    他回:“姓戎。”

    张归宁嘴快,问了句:“容貌的容?”

    “戎装的戎。”

    徐仲清从后面拉了拉她的衣服,她立马闭嘴了,回头瞪了徐赢赢一眼:穿的什么鬼!你看看徐檀兮!

    徐赢赢耸耸肩,打开手机上游戏。

    佣人端了水果和茶上来,还有几碟甜点。

    温照芳端起茶杯,用盖子浮掉上面的茶叶:“戎先生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戎黎下意识把腿伸出去,伸到一半,又放正了:“待业在家。”

    无业游民啊,张归宁心想。

    温照芳又问:“戎先生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玉池县,祥云镇。”

    听名字就是偏远地区。

    张归宁和丈夫交换了个眼神:你侄女是在扶贫吗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