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56章 棠光上线,暴打白莲檀灵
    夜幕降临,没有漫天星河,天空黑得像一张厚重的纯色幕布,小雨飘着,风一吹,散成了雾,漫无目的地朦胧了整座城市。

    南方冬天的雨,像一幅糊了的水墨丹青。

    车灯打来,一辆宾利停在了和风公馆的大门口,车上走下来一人,撑着黑色的伞,漫步而来。

    门卫探头看去:“温先生?”

    他从模糊的雨雾里走来,伞稍稍抬起,露出脸,点了点头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和风公馆里住的都是非富即贵,如果能稍微打好个关系,日后说不定受益,门卫认得公馆里的每一位住户,也认得住户们的亲戚,只要亲戚们来过几次。

    “您好久没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穿着黑色西装,身形挺拔,他偏瘦,气质清俊,温文尔雅,他说:“最近比较忙。”

    门卫平时与不少住户都会搭话,会认认真真回他的极少,温先生算一个,温先生的外甥女算一个。

    门卫说起他的外甥女了:“徐小姐刚刚也来了,您是来见她的吧?”

    温时遇颔首。

    门卫说慢走。

    他道谢谢。

    这时,一辆保时捷开过来,门卫把拦车的升降杆升起来,保时捷开进去之后,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车上下来个穿着军绿色大衣配高筒靴的女孩。

    门卫瞧了瞧,是另一位徐小姐呢,

    “小舅舅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回首看了一眼,稍作点头后,继续走。

    徐檀灵下车,对助理说:“帮我把车开到车库里。”她撑着伞追上去,笑得十分灿烂甜美,“小舅舅,你是来南城出差的吗?”

    徐檀灵不是温照芳所生,和温家没什么关系,她喊小舅舅是随了徐檀兮。

    伞上有水珠滚下来,水珠掉到地上,隔得进了,会溅到衣服上。温时遇拉开一些距离:“来见檀兮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撑着伞,歪着头看另一把伞里的人:“好羡慕姐姐,舅舅你这么疼她。”她纯真地笑着,随意提起,“你见到姐姐的男朋友了吗?长得很帅呢。”

    “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很般配吧。”她语气熟络又亲昵,半开玩笑地说,“姐姐很喜欢他,他们在祥云镇的时候就开始交往了,我在那边拍了几天戏,见过几次,他们感情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停下,把手里的伞举高,眼里融了这冬夜的寒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徐檀灵表情懜懂:“啊?”

    他待人一向温和,此刻却眼神冷漠:“不用兜圈子,听得累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眼睛立马红了,委屈又难过:“我以为舅舅你会高兴,才跟你说姐姐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只说了一句:“叫我温先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撑着伞独自先走。

    徐檀灵站在夜色里,眼神一点、一点变得灼热。

    正当温照芳问到戎黎先前工作的时候,温时遇到了。

    温照芳打住了问题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点了点头,把伞给了佣人,上前,先问候长辈:“徐先生,徐太太。”

    张归宁非常欣赏温时遇,尤其喜欢他身上那股“神明下凡”的仙气,她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……不能想,太为老不尊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有女儿啊,这么优秀的人,要是当她女婿,她能在那帮子看不起她的阔太太面前炫耀个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张女士不放过任何一个牵线的机会:“赢赢,快给檀兮舅舅倒杯茶。”

    最好能亲手斟——

    “打游戏呢。”徐赢赢穿着特别臃肿的兔子家居棉衣,碍她眼的头发被绑成了一个东倒西歪的丸子,她坐在餐桌那边的椅子上打游戏,“我手没空。”

    张归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徐檀兮站起来,把自己的位子腾出来,“舅舅你坐。”

    戎黎和温时遇很同步地对视了一眼,又同步地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佣人泡的茶有点涩,徐檀兮重新去泡了。

    温时遇落座,一张双人沙发,他和戎黎各坐一边,中间隔的位置还能坐个人。

    两人坐一块,一张是红尘不及的脸,一张是不惹红尘的脸,张归宁眼都要看花了:“我去上个洗手间。”她站起来,假意去洗手间,路过徐赢赢时:“回去换件衣服化个妆再来!”

    徐赢赢刚进决赛圈:“先打完这把。”

    张归宁头都想给她打掉,咬牙切齿地拿出杀手锏:“我数三下,你要是再不去,以后你打一次游戏,老娘就拔一次电源。”

    徐赢赢抬头,微笑:“好嘞,小的这就去。”她把手机塞给徐放,“帮我打一把。”

    她回家换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徐放目送她出门之后,关掉游戏,打开相机,照镜子,“顺便”用眼角的余光瞥戎黎,无声地:哼!

    “你还没见过戎先生吧,”温照芳向温时遇介绍,“这是檀兮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转去目光,淡淡扫了戎黎一眼:“见过。”

    温照芳诧异:“什么时候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前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前两天来南城了?”温照芳嘴上抱怨,“怎么也不过来吃个饭?”

    “太晚了,就没有过来叨扰。”

    他与温照芳不是一个母亲所生,他是私生子,早年间,温照芳很不待见他,后来他掌权了,温照芳对他的态度也不同以往了。

    “温先生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端来了一块甜点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温时遇接了,放到桌子上没动。

    这时,茶也好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端过来一杯,双手奉茶:“舅舅,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接过茶杯,尝了一口:“你泡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又去端来一杯,屋里开了暖气,她外套没穿,里面是藏青色的长裙,袖口和领口都有绣花,腰间收了点儿,衬出三分古韵,剩下的都是风情。

    她将茶杯奉给戎黎:“先生,喝茶。”

    戎黎把佣人泡的那杯往旁边一推,他不懂茶,就是单纯喜欢徐檀兮泡的。接茶杯的同时,他顺道换了个沙发坐,然后抬头去看徐檀兮。

    徐檀兮懂了,坐他身边去。

    快七点的时候,徐伯临才回来。

    徐檀兮车祸住院的时候,徐伯临忙着代管公司,没有去过医院,上一次见面还是大半年前,久得让本就陌生的人变得更陌生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落落大方地站起来,礼貌、生疏地喊了一声: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她幼时就去了姑姑那里,与徐伯临相处的时间很短,记忆中,他从来不会正眼看她,目光总是带着闪躲。

    记得有一次,徐伯临应酬喝醉了,是她去门口给他开的门,打开的那一瞬间,她看到了他的眼神,无措、惊慌,还有惶恐。

    徐伯临不喜欢她,她一直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跟我说了,你带男朋友回来。”徐伯临看向戎黎:“就是这位吧?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他称呼徐伯临为,“徐先生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,像备战的狼。

    徐伯临浸淫商场多年,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,眼前这个处变不惊的年轻人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徐伯临只是点了点头:“公司临时有点事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他转头对温照芳说:“用餐吧。”

    温照芳去厨房张罗了。

    餐桌是长桌,徐伯临一家与温时遇在左,徐仲清一家在右,长者在前,晚辈在后。

    徐家的规矩很多,比如,食不言。

    等饭吃得差不多了,徐伯临问道:“檀兮什么时候回医院工作?”

    徐檀兮放下筷子,用湿纸巾擦了擦手:“暂时还没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张归宁一时嘴快,问出她最关心的问题:“那你要去公司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回了两个字,让半桌子人都不安的两一个字:“早晚。”

    她在表态,徐氏是她的。

    饭后,徐伯临和温时遇去书房谈工作了,温照芳把徐檀灵叫去厨房准备饭后水果,张归宁在追剧,徐伯临陪她追剧,另外四个年轻人“无所事事”。

    徐檀兮提议:“先生,你要不要跟赢赢一起玩游戏?”

    戎黎刚要拒绝。

    徐赢赢热情地邀请:“堂姐夫,一起啊。”

    戎黎被称呼取悦到: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赢赢开游戏:“你玩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徐赢赢来波商业自吹:“我也还行。”她踢了踢徐放的裤腿,“红红,一起。”

    红红你妹!

    徐放想踹她,但他尊敬的堂姐在,他忍了,瞪了徐赢赢一眼,用眼神警告:别叫老子红红!

    徐赢赢看手机屏幕没看他:“红红你快点。”

    徐放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檀兮这时候起身,附到戎黎耳边,小声说:“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游戏已经开局了,徐檀兮摇摇头,没让戎黎陪着。

    她上楼,去了自己房间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徐檀灵的手机响了,她匆匆忙忙上楼,没注意到徐檀兮不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麦姐。”她在楼上的走道里接电话,“我的热搜又上来了,你帮我想办法压下去。”

    经纪人建议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徐檀灵反对:“萧既那个不行,不能再用了,那么多人都被封号了,肯定是她雇了黑客,再发可能会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这里“她”,是指徐檀兮。

    咔哒了声,门毫无预兆地开了。

    徐檀灵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眼一红:“姐姐,”她立马挂掉电话,急得说话带了哭腔,“对不起姐姐,我存了私心,没有及时阻止我经纪人,我以为没拍到你的正脸就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最容易的骗人的谎话,是半真半假的话。

    徐檀兮勾唇一笑:“当我傻吗?”

    她说完,突然往前,掐住了徐檀灵的脖子,

    徐檀灵被猝不及防地推到了对面墙上,她呼吸不畅,脸憋得通红,张着嘴,艰难地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她慢慢地收紧手指,像捏一只蚂蚁字一样:“就你这点伎俩,也好意思拿出来耍。”

    她拧开左手边的门,把徐檀灵推进去,再关上门。

    徐檀灵重心不稳,摔坐在了地上,她双手捂住脖子:“咳咳咳……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你姐。”

    她是棠光,喜欢动拳头的棠光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上一章戎黎说他是戎装的戎,我改一下,假死之人,还是用假名合适——容离上线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