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58章 棠光坦白身份,本体是猫
    这把徐赢赢很谨慎:“绾绾,你来开车。”不能让堂姐夫开,上一把就毁在开车上。

    这次官绾绾开车,开了一段,四人下车,躲到石头后面。

    徐放立马趴下:“有人。”

    他的id名是【放爷不叫红红】。

    徐赢赢看见人就战斗力爆棚:“红红,你打轮胎,我打人,别让他们跑了。”

    对面不远处有三个人,两个在车上,一个还在车外。

    徐放趴着不动:“我不要,我要趴着。”

    他是挺菜,但他很会苟。

    戎黎就从来不苟:“我来打。”

    徐赢赢以为他技术不错:“OK!”

    徐赢赢用的是小号,【叫我giao神】。

    游戏界面里,【叫我giao神】从石头后面出来,瞄准——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枪不是【叫我giao神】开的,是【随便取个名字】开的,把【叫我giao神】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堂姐夫,你这枪法……”

    菜得挺出其不意的。

    徐赢赢还没说完了,一声枪响:“砰。”

    【随便取个名字】被击倒了。

    戎黎从容不迫:“扶我。”

    他眼皮偶尔抬起,光在睫毛上跳跃,影子在颤动。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,他心思根本不在游戏上。

    “红红,你去扶。”

    徐放不乐意地去了。

    徐赢赢负责枪击敌人,她用石头做掩护,打算逐个击破,一枪一枪地——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是【随便取个名字】开个枪。

    对面敌人一个也没倒下,徐赢赢:“……”说好的技术不错呢?

    开枪的姿势是很帅,但徐赢赢发现戎黎打游戏有个特点,他太随心所欲,像是把打游戏当成了发泄,有时候瞄都懒得瞄。

    或许不是菜,可能只是懒,也可能只是单纯地喜欢开枪的快感。

    徐赢赢委婉地建议:“堂姐夫,你别打了,还是让我来吧。”就挺浪费子弹的。

    戎黎嗯了声,在徐放旁边趴下了,徐放偶尔扔个地雷出去。

    戎黎问他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徐放不情不愿地给了他一个,戎黎扔出去——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他们自己的车被炸掉了。

    他扔炸弹完全是盲扔,炸到什么看天意,徐赢赢看了看戎黎id,脑子里突然闪过熟悉的一幕,“我想起来了,我匹配到过你。”

    还是两次,一次把她炸死了,一次把她摔死了。

    天,这是什么孽缘。

    她默默地离远一点:“要不我们兵分两路?”她赶紧说,“绾绾,我跟你一路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【叫我giao神】带着【绾绾天上仙】抄了另外一条路,然后很快传来了【随便取个名字】和【放爷不叫红红】的死讯。

    徐赢赢终于可以放心了……

    最后徐赢赢一个人进了决赛圈,虽然没吃到鸡,但人头拿了不少,她心满意足了,毕竟那三只一只比一只菜鸡。

    游戏打完,她松了一口气,喝了半杯水:“堂姐夫。”她尽量自然一点,不想伤到一个热爱游戏的菜鸡的自尊心,“你经常玩这个游戏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想过换个游戏玩玩?”徐赢赢眼神很真诚,“我觉得消灭星星也蛮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说什么,就抬眼,目光凉凉地扔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徐赢赢微笑:“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反正气氛就挺尴尬的。

    “徐檀兮”坐在戎黎旁边,安静不语,两人离得不远不近,隔了半个人的距离。电视机还开着,徐伯临偶尔会跟温时遇谈两句生意上的事,徐仲清夫妇追剧追得入迷。

    这时,徐檀灵下楼了。

    温照芳从厨房出来,撞见了她:“你怎么这么久?”然后温照芳发现了不对,“你脸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两颊都是红肿的。

    她不说,眼睛往客厅的沙发那边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温照芳声调提了两分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归宁听到后,把电视按了暂停,安静的客厅就听见徐檀灵吞吞吐吐的声音:“是姐姐……姐姐她打的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向“徐檀兮”。

    不就是演戏吗,徐檀灵都会,她棠光能不会?她六年前就知道徐檀兮的存在了,能查的都查过了,她知道徐檀兮很多事情,包括习惯、喜好,家庭关系,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在不知道敌友的情况下,让温时遇知道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棠光文文静静地端坐着,双手放在膝盖上,表情一开始错愕,然后不解:“我打的?”

    徐檀灵捂着脸,热泪盈眶:“你刚刚——”

    徐放拍桌子站起来:“你有病吧!”堂姐才不会打人!她那么温柔!

    接着,徐赢赢也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:“是有病啊,演员职业病。”

    别人都是怎么形容徐檀兮的?

    ——翩翩风度,婉婉有仪,她是个温柔进了骨子里的女君子。

    现在有人说她打人,谁会信?

    别说二房的人不信了,连平时跟徐檀灵更亲近的徐伯临都沉了脸色:“你平时不是挺维护你姐姐的吗?今天是怎么了?说话一点分寸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就连温照芳也用眼神提醒她:闹也要注意场合。

    前因后果徐檀灵不能说,她有口难言,梨花带雨地看向温时遇,神色央求。

    温时遇不出声,在喝“徐檀兮”斟的茶。

    即便他看到了,还是要包庇徐檀兮。

    没有人信徐檀灵的话,她百口莫辩,只能把眼泪收回去,挤出一个笑来:“我开个玩笑啦,脸上好像是过敏,我用热水敷了一下就肿了。”

    徐放骂了一句有病,温照芳不满地瞪了她一眼,就这样,收场了。

    徐檀灵紧紧攥着拳头,看见“徐檀兮”避着其他人的视线挑衅地挑了一下眉,眼神又坏又狠,还邪气张狂得很。

    九点,二房一家离场,客人也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徐家的别墅自带院子,占地很大,车库就在后面,棠光在车上坐着,温时遇和戎黎在车外对峙。

    雨倒是停了,星星一颗也没有,抬头只有深不见底的黑,夜里的风很大,吹得树影狂乱地摇。

    灯光是这冬夜里唯一的一抹暖色。

    “昭里说她不知道,杳杳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温时遇手里拿着伞,伞拄在地上,地上的影子挺拔颀长。

    暖色调的灯在戎黎的杏眼里却完全没有暖色:“初步的诊断是多重人格。”

    多重人格……

    温时遇沉默了很久: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    “刚发现不久。”

    “去祥云镇之前她都好好的。”温时遇的眼神慢慢变冷,“最好不要跟你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有反驳,眼睑之下落了一片阴影。

    温时遇过去敲了敲车门:“你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棠光把车窗降下来,用手指了指戎黎:“我跟他走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思忖了片刻,没有勉强她。他的眼型略长,眉梢与眼角稍稍压下,温润之色就少了几分,他神情冷然,郑重地警告:“不要伤害徐檀兮。”

    棠光毫不迟疑: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以前从来没见过棠光,可不知为什么,他丝毫不会怀疑她的话,也没有半点陌生感。

    “把窗户关上吧,有风。”温时遇转过身去,把伞撑开,遮住突然飘下来的小雨,他对戎黎说:“我暂时不会回帝都,等杳杳清醒后,让她立刻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他交代完,撑伞离开。

    “温先生。”

    他站定住,在夜色里回首。

    棠光关上了车窗,隔着玻璃看他,冷漠的眼神里有令人看不懂的悲凉:“你和我认识的一个故人长得很像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凝眸而望,停留了片刻,转身离去,挺拔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里。

    戎黎上车,把车开出了和风公馆,然后找了个地方停下,他一句废话都不说,直接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真奇怪,夜盲的他同样也看得清她的脸,跟看徐檀兮一样,一清二楚。他还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对她疏远不起来,反而有种莫名的熟悉,像很久很久以前做过的梦,光怪陆离的梦。

    她回答:“棠光。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戎黎不陌生:“LYG的棠光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是我。”她伸出手,明显也认得戎黎,她说,“久仰大名,戎六爷。”

    锡北国际的戎六爷很少露面,大多时候是何冀北出面,知道戎六爷全名的人都不多,徐檀兮也不知道他跟锡北国际的关系,可棠光却知道,是不是能说明在徐檀兮来祥云镇之前棠光就认识他了?

    戎黎没有跟她握手:“你多少岁?”

    心理医生说副人格都是独立,有她自己的背景、身世、年纪等一切信息。

    “不记得了,大概……”棠光想了想,“三万多岁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耍我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棠光抬起手,发誓,“苍天在上,句句属实。”

    她看他的目光很奇怪,很悲伤,好像有千言万语,好像隔了千山万水,好像快要流泪……

    “你如果不信,就当个笑话听好了。”车厢里的灯有点昏暗,她靠着椅子,敛着眸,思绪上了眉头,“我是西丘的一只白灵猫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