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60章 戎黎坦白大佬身份,杳杳嫁狗随狗
    然后,就有人给他送男人了。

    被送来的是池漾。

    再后来,池漾成了他的左膀右臂,再后来,说他喜欢男人的传闻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发现我的?”

    “你和池漾联手的时候我认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搭档了八年,这点默契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何冀北是个少言寡语的人,很少说这么多话,还带着怒气:“你要是想退,我不会不帮你,为什么要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对你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知道你没死。”

    戎黎纠正:“戎六爷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何冀北脱口而出:“如果你还想回lys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戎黎打断了何冀北的话,他怎么可能再让自己卷入是非,他已经有徐檀兮了,必须惜命。

    “就当我死了,别再来南城。”

    戎黎的话直截了当,是命令,

    何冀北一言不发,他不会违背戎黎。八年前,他跟戎黎做了一桩交易,那时候他没有钱,买不起杀父凶手的资料,就把“服从”卖给了戎黎。

    “能帮我两个忙?”戎黎已经到门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查个人,lyg的棠光。”

    何冀北没有多问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六年前南城徐家的绑架案。”棠光很有可能就是那时候分裂出来的。

    何冀北应下了:“如果有结果,我让池漾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戎黎转身开门,徐檀兮没锁,他一拧就开,一开就看见了她,正侧身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徐檀兮神色窘迫:“偷听。”她怕那些人会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什么?我都告诉你。”戎黎弯下腰,笑着去亲她的脸。

    徐檀兮往后躲,看了看门外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戎黎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何冀北还在走道里,没有急着离开,他若有所思地盯着那扇门。

    也才大半年的时间,戎六爷好像变了个人,变得有人味了,何冀北甚至看见他笑了,看见他弯下腰、低下头,看见他轻声细语地与那女孩说话,终于像个食人间烟火的寻常人了。

    电话响。

    何冀北接了,听筒里传来女人的声音:“七爷,有份文件要你过目,我已经发你邮箱了。”

    他往电梯口走:“辛苦了,高秘书。”

    高秘书沉默了几秒:“是有什么好事吗?”何冀北是个能不说话就不开口的人。

    他应:“嗯。”

    活着就好,人活着就好……

    屋里,徐檀兮在问戎黎: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戎黎想了一下措辞:“我之前的同事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大学老师吗?”

    戎黎摇头:“老师只是副业。”甚至连副业都算不上,顶多是个体面的挡箭牌。

    “那你主业是做什么的?”徐檀兮只知道他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听过锡北国际吗?”

    果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:“听过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跟她说过,锡北国际是让帝都金字塔上的人都要忌惮害怕的存在,不仅因为它是经济王国,也因为神秘。一个涵盖了钱、权、色、人等各种灰色交易的集团能多年不倒,就可见里面的水有多深了。

    “锡北国际旗下有个分部,表面是做电子产品,实际是贩卖情报和秘密的集团,我之前就是做这个。”戎黎把水掺温了才给徐檀兮,“花五万块买我的那个人是锡北国际的二爷,就是他带着我入行的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喝了一口水:“之后呢?”

    “觉得腻了,就假死去了祥云镇。”他说得很轻描淡写,用一句话带过了所有的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理由虽然很让人哭笑不得,但徐檀兮很庆幸戎黎是去了祥云镇。

    “程及也是吗?”她想起他和程及也是同事关系。

    戎黎说不是,解释:“程及跟棠光都是另外一个分部的,我们圈子里管他们那个职业叫跑腿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听过。”徐檀兮说,“昭里以前也雇佣过职业跑腿人。”什么事她不记得了,反正是棘手的事。

    戎黎拉着她坐到沙发上,她手有点凉,他把毯子盖在她腿上,指腹来回地摩挲着她掌心的茧:“棠光是那群人的头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很吃惊,夸赞说:“她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戎黎不满她夸别人,用食指挠了挠她掌心:“我在我们那个分部也是老大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知道他想听什么,笑着夸他:“你也好厉害。”肯定不止厉害,一定也吃过很多苦,遭过很多罪,受过很多伤。

    他还嗯了声,她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他抱着她,下巴搁在她肩上,声音变得低落,“我树敌太多,你不怕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摇头,低低在他耳边说:“跟你在一起之前,我就猜到了你不是普通人,也做好了陪你浪迹颠沛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让你浪迹颠沛的。”戎黎捧着她的脸亲吻,“我才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雨还在下,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张归宁翻来覆去睡不着,枕边的丈夫却在打呼,她一脚踢过去:“徐仲清!”

    徐仲清一个鲤鱼打挺: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归宁好烦躁:“你居然还睡得着,你是猪吗?等你侄女进了公司,我们一家就要去喝西北风了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好卡文啊。

    月底了,月票别忘了投掉哈,帮我进前十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