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62章 戎黎更主动,脸红心跳哟
    书生这才发现,她赤身裸体,像花蛇一样扭来扭去,双手还紧紧抱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书生想拽开她,手碰到她的身体,指尖的触感让他反应了过来,立马撤回手,怒斥:“松手。”

    女妖的脖子被他另一只手掐着,她就不松手,还用双腿死死夹住他的腰:“你先松。”

    “想灰飞烟灭是吧?”

    昏暗里,书生的瞳孔隐隐透着赤红。

    女妖刚修成人形,法力很差,脖子被掐着,怎么也挣不脱,慌忙之中,她好像抓到了什么,烫烫的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被甩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大叫:“哎呀,好痛!”

    书生面红耳赤,眼角渐渐被逼红,他扯过被子,盖在了她身上,随后转过身去,默念清心咒。

    没有用……

    六重天光上掌生死的释择神尊乱了心神,封印上古法力的结界破了。他抬起手,捻了个决,要灭了这小猫妖。

    女妖抬头,道行太低,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,一把掀了被子,不知羞地站了起来,泪眼汪汪地瞪他:“你这教书先生,好不懂怜香惜玉!”

    书生掌心聚拢的神诀火光瞬间灭了……

    徐檀兮睫毛动了动,缓缓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戎黎守在沙发椅旁边:“脸怎么这么红?热吗?”他把刚给她盖上的毯子掀开一个角。

    徐檀兮摇头,眼神还有些空,在梦里没缓过来:“我又梦见你变成书生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半蹲着看她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,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戎黎心知肚明了,逗她:“书生对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转过头去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书生没对她做什么,是她对书生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戎黎用手背碰了碰她的耳朵:“好烫。”他语气里混着笑,调儿开始不正经了,“是不是梦见——”

    徐檀兮转过来,用手捂住他的嘴,面红耳赤地恼他:“不要乱说。”

    行,他不说。

    他伸出舌尖,在她掌心轻轻舔了一下,不用言辞,他用眼神直白地描绘出她梦里的内容,以及他的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徐檀兮立马把手拿开,动作急得跟烫手似的,她脸皮薄,经不住他这样逗弄,露在外面的皮肤哪哪都是红的,磕磕巴巴地骂他:“你、你不知羞。”

    太纯了。

    他想把她弄脏。

    他抓着她的手,贴在自己脸上:“烫吗?”

    很烫。

    他也红着脸,热着耳朵,但目光很欲:“不是不知羞,是很喜欢你,想跟你亲热。”

    因为经验不多,很大胆,却莽莽撞撞。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不太敢看他的眼睛,里面有钩子,有赤裸裸的引诱,看了会被吸走魂的。

    “你喜不喜欢我主动一点?”

    他突然这样问,目光里带着毫不掩饰的侵略意味。

    徐檀兮不说话,羞于表达。

    等不到回答,戎黎抬起手,遮住她的眼睛,不让她看到他眼睛里翻涌的欲望:“以后我会更主动。”

    他更爱她一点,她会不会更不舍得一点?会不会更留恋一点?会不会和棠光争意识的时候更坚定一点?

    他掌心下面,她睫毛在颤动。

    她没有推开他的手,过了很久,回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不要矜持了,也不当淑女了,她要他就可以了,像小女妖那样,莽撞却勇敢。

    温时遇在咨询室外面的走廊上等,对面是茶水间,黄文珊的秘书过来送了一杯咖啡,他道谢后婉拒了。

    茶水间里,黄文珊在问同事:“吴医生,你能联系到黄建博医生吗?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好像跟国内这边断了联系。”

    黄建博是之前给徐檀兮做心理咨询的医生,他也是黄文珊的导师。虽然不是一个咨询室,但他们之前经常有合作,也会一起办交流会。

    算起来,黄文珊有大半年没联系上他。

    吴医生说:“我也联系不上,我上次有个案例想让他帮我看看,邮件发出去三个月了,到现在都没有收到回复。”

    茶水间不隔音,温时遇听见了她们的谈话,在凝神思忖。

    徐檀兮和戎黎出来了。

    温时遇起身:“杳杳,跟我谈谈。”

    戎黎难得大方:“我去拿药。”他先回避了。

    温时遇在咨询室外面的椅子上落座,徐檀兮坐在他旁边。

    好半晌,他都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,你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他心事重重:“我一直以为我把你保护得很好,好像不是,你被绑架的时候我不在,你出车祸的时候我也不在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被温鸿的原配虐打的时候,她在;他被冻的只剩一口气的时候,她在;他被扔到生母坟地的时候,她也在。

    他需要的她时候,她总来救他。那时候他是刚来温家、不讨原配喜欢的私生子,她才七岁,是她姑姑掌心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“是我太自负了。”让小公主淋了雨、生了病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这样说。”徐檀兮坐在他旁边,连坐姿都像他,“我不是小孩,不是舅舅你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生的病,又怎么能怨怪他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想太依赖我,那你就多依赖戎黎。”温时遇望着对面的白色墙面,深邃的眼,凝愁的眉,还有温柔的声音,“日后,你不要隐忍,不要委曲求全,不要顾全大局,不要克己复礼,任性妄为一点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做不到的,就让戎黎替你出面。”

    姑姑在世时,总教她顾全大局、教她克己复礼、教她对人对事都要大度有礼,不能辜负了一身风骨与气度。

    风度翩翩的温先生却教她任性妄为。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长时间待在南城,有事不要瞒我,找不到我就找昭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南城的医生不行,就来帝都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好。

    温时遇起身:“午饭你和戎黎去吃,我还要赶回帝都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也起身:“吃了饭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看了一下时间,有点赶:“我去飞机上吃。”

    她嘱咐他一路小心。

    戎黎拿药回来之后,温时遇就动身了。

    走之前,他站在车门旁边,对徐檀兮说:“杳杳,不要再生病了。”他说完就上了车,上车后吩咐来接他的柯宝力,“去查一下黄建博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是,温先生。”

    车开走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还站在路边目送。

    “温时——”戎黎改口,“你舅舅跟你的关系好像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对温时遇的了解不多,倒是听到过不少夸赞他的话,什么君子温生举世无双,什么风度翩翩上如琢如磨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是个很感恩的人,他小时候我帮助过他,长大后,他就待我很好。”徐檀兮看着已经走远的车,有些不舍,“除了我姑姑和祖母,他是我最亲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戎黎拉开车门,等她坐好了,他关上车门,坐进主驾驶,冷不丁地问:“假如有一天,我和你小舅舅同时掉进水里——”

    他还没问完,徐檀兮就笑了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她:“你笑什么?没跟你开玩笑。”他神情认真,继续没问完的,“你先救谁?”

    当初那个四大皆空高冷上天的戎黎已经彻底被拉下神坛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温柔地问:“你会游泳吗?”

    他会,他故意说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这样总得救他吧。

    徐檀兮如他意地说:“先救你。”

    戎黎嘴角扬上去。

    她还补了个下文:“我小舅舅会游泳。”

    他嘴角又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骗你的,我也会。”他看着路,情绪不小,“不用你救。”

    后视镜里,映出女孩子的脸,言笑晏晏。

    去餐厅的路上,戎黎跟徐檀兮说了棠光的事:“黄医生说,可能是你以前看过类似的故事、电影,或者是想象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听完沉默了许久:“先生,你相信前世今生吗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别跳着看行不,前世今生我写得有头有尾,因为有人不看完整,跳出来就说我前后接不上……

    月初了,月票打榜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