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64章 戎黎引诱杳杳,吃公猫的醋
    “会不喜欢我这样吗?”他就是不想藏了,就是想告诉她,他特别喜欢她,她只要亲一亲他,都能把他搞爆炸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……打直球。

    徐檀兮害羞,迟迟不回答。

    他身体蹭蹭:“嗯?”

    一个字,尾音九曲十八弯,明晃晃的勾引。

    徐檀兮缴械投降了,面红耳赤地摇头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好乖,分明受的是淑女式的传统教育,分明表个白都只送荷包和情诗,却愿意为了他不顾礼教。

    戎黎抱着她没动,下巴压在她肩上,呼吸很乱:“等你病好了,我们就结婚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没有犹豫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闷闷的,在喘:“有点难受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难受,身体一个劲儿往她身上凑。

    徐檀兮往后挪。

    他抱紧,不让她躲:“别动。”声音沙哑,他脸红得不像样,“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口干舌燥,心尖放火。

    他是在自找罪受。

    午饭后,他们去看了个电影,一个爱情片,整场电影下来,戎黎都兴致缺缺,徐檀兮看得窘得不行,因为左右两边的情侣都在亲热。

    戎黎没在电影院亲她,他不喜欢被别人看到,他无所谓,但徐檀兮被亲的样子他不想给别人看到。

    晚上徐檀兮在家做饭,晚饭之后,戎黎洗碗,然后喝她泡的茶,吃她剥的糖。戎黎一点都不想回自己那,没骨头地躺在徐檀兮家的沙发上,在刷购物软件,他买了很多君子兰的种子,想要给她种兰花。

    徐檀兮坐在他身边,在给他绣抱枕的枕套。

    她垂首静坐,两鬓的发微微遮了侧脸,温婉娴静,绣了会儿,她忽然想起一事:“你什么时候去接关关?”

    戎黎的屋子已经收拾好了,新买的家具这两天都能送过来。

    戎黎说:“明天给他找幼儿园,下周去接他。”他凑过去,看她绣的图案,“这是蝴蝶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绣蝴蝶?”

    徐檀兮十分耐心地同他解释:“蝴蝶的碟和耄耋的耋是同音,绣蝴蝶寓意长寿。”

    徐家是做丝绸起家,早几辈的时候,徐家的女孩子都要学刺绣,到了徐檀兮这一辈,只有她学了,师承已逝的徐老夫人。

    这年头,会绣花的姑娘打灯笼都不好找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给我绣个鸳鸯?”

    他是在明示。

    徐檀兮低头回:“以后绣。”

    结婚的时候再绣。

    她把绣绷放下:“戎黎,我想回医院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状态,可以回医院吗?”戎黎不太愿意让她去上班。

    “我不主刀,只坐诊。”不是临时起意,徐檀兮已经深思熟虑过了,“黄医生也建议我正常生活和工作,什么都不做怕会胡思乱想。昨天在老宅的时候,棠光也没有露馅,证明她跟我是一伙的,而且只有危急的时候她才会出来,黄医生说,她应该为了保护我和你才存在的人格,不会对我不利的。”

    戎黎还是不放心:“那只猫呢?它出现没有什么规律。”

    棠光会在徐檀兮深入睡眠的时候出来,或者是危机的时候,但猫人格就没有规律,有可能是睡着的时候,也有可能毫无预兆地突然切换。

    这个徐檀兮也想过了:“你帮我弄个定位的东西随身戴着,棠光不是说它能听懂人话吗?和它约法三章,如果是在外面切换了人格,就让它在待在原地不要走动,你去接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,你到哪我跟到哪就行了,你想去医院上班,我可以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她摇头:“我希望你有自己的事情可以做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除外的事,戎黎都兴趣不大:“比不上你,你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变成你的负担,不想绊住你。”她也不知道她哪一天才能好,如果一直好不了,总不能让他一辈子都只围着她。

    戎黎蹙着眉纠结了许久:“那先试试行不行?我先陪你几天,如果没有问题,我再去找个闲一点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好:“当老师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选择当老师?”徐檀兮想象不出来他教书育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以前只是为了找个挡箭牌,现在觉得还不错,空闲时间比较多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突然想起来她之前做的梦,在梦里他也是教书先生。

    戎黎在她那边待到了九点才回隔壁703,洗漱只用了十分钟,九点十分的时候,他给徐檀兮发了一条微信:【晚安,杳杳】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回他,平常这个点她都会回。

    戎黎又打了电话过去,她也没有接,他不放心,穿着睡衣去了702,敲门之后也没人来开门,就用备用钥匙开了锁进去。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灯还亮着,没人应他,他又喊了声: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是一声猫叫。

    它在厨房。

    戎黎寻过去,在冰箱的旁边看见了它,它蹲在那里,在扒拉冰箱的门。

    “饿了?”

    它喵了一声,滴溜溜的眼珠子在他脸上扫来扫去,看到他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戎黎拉着它家居服的袖子,让它站远一点,他把冰箱的门打开,拿了一块蛋糕出来:“太晚了不能吃太多冰的,只能吃这一块。”

    它用手去抓。

    戎黎从冰箱里拿了个吃甜品用的塑料勺:“得用勺子,”

    在光光的意识里,它是本体,没有手,只有爪子。

    它用爪子去刨。

    戎黎把手举高,不给它:“棠光说你能听懂人话。”他晃了晃手里的勺子,“用勺子,不然不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它伸手捞了几下,没够着蛋糕,不情不愿地用两只“猫爪”夹着勺子去舀蛋糕,舀得到处都是,还弄到戎黎身上了,戎黎也不帮它,让它自己吃,一块蛋糕顶多吃到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它吃成了小花猫,脸上手上都是。

    戎黎抽了几张湿巾给它擦,过后给秦昭里打电话。

    秦昭里没睡,接得很快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戎黎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对闺蜜的男朋友比较冷淡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帮我照顾它一晚上?”

    她?秦昭里问:“杳杳?”

    戎黎说:“是只猫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知道怎么回事了,她傍晚的时候和徐檀兮通过电话,可听到是一回事,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当秦昭里看见光光的时候,整个人还是很懵逼,实在难以置信:“杳杳?”

    光光藏在戎黎后面,好奇地四处看:“喵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别说,跟真的猫叫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秦昭里问戎黎:“它有名字吗?

    “喵。”有,光光!

    戎黎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只用两秒,想了个她觉得相当不错的名字:“那就叫兮兮吧。”

    “喵!”叫光光!

    它不可以说话,它的主人释择神尊说过,猫不可以说人话,不然教六重天光上面的神仙听去了,他就不能抱它、不能摸它、不能睡一个被窝了。

    “兮兮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伸手想撸它,它跳开,拿猫屁股对她。

    秦昭里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戎黎还站在门口,没有进去:“它应该能听得懂人话,但保留了部分猫的习性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还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它还没有洗漱,我不方便,劳烦你帮它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比了个ok。

    戎黎又嘱咐:“要藏好它,不能让别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戎黎一点都不放心:“等杳杳回来,麻烦秦小姐给我回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都嘱咐完,戎黎就得走了,他捏着光光的袖子把它拉进了屋:“你在这要听话。”

    它喵一句。

    “早点睡觉。”

    它又喵一句。

    戎黎把抓在他衣摆上的“爪子”拿开,正要打算离开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不是光光叫的,声音不一样。

    戎黎目光往屋里一扫:“你养猫了?”

    “养了只布偶。”秦昭里说,“它很温顺,不会欺负杳杳的。”人和猫她暂时还转变不过来。

    戎黎思索了挺久,问了个严肃的问题:“公的还是母的?”他女朋友的身体,不能让公猫乱碰。

    “……公的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祝我生日快乐,q阅的小可爱看一下置顶评论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