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66章 恩爱秀到医院,戎黎强势护妻
    他说:“我是徐檀兮医生的家属。”

    护士有点尴尬,本来还想搭讪的。

    “不去帮忙,杵在这干嘛?”

    声音从后面传来,是个好听的女烟嗓。

    护士喊了声“乔医生”,赶紧帮忙去了。

    那位乔医生漂亮得不像个医生,是人间富贵花那一挂的长相,五官看着贵气,偏浓艳,她化了淡妆,自信张扬。

    她目光在戎黎身上停留了几秒,略带审视:“徐医生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戎黎瞥了一眼她的工作牌。

    心胸外科,乔端。

    他平时虽然不爱搭理人,但也不会对人没礼貌。当然了,抢他女朋友办公室的人除外。

    “抢别人的办公室有意思吗?”他语气很不友好,眼神也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乔端觉得这人有意思,尤其有意思的是,他还是徐檀兮的男朋友,她故意唱了个反调:“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戎黎觉得她有病。

    徐檀兮脾气那么好,徐檀兮那么温柔,徐檀兮那么善良,徐檀兮最好。所以他的结论是:只要给徐檀兮找不痛快的,肯定不是好鸟,比如这个不去救人还在这里搭话的女的。

    戎黎侧脸对她,目光只看徐檀兮:“把地方给我女朋友腾出来。”

    乔端抿嘴笑了笑,被眼前这个一看就不简单的男人挑起了兴趣:“我要是不呢?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来,眼神阴沉沉:“捐栋楼,裁了你。”

    又狠又直接,而且,丝毫不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乔端也没当他开玩笑,这点看人的眼力见还是有的,她也不气,笑着答应了:“行,明天就腾。”

    她又打量了戎黎几眼,才拨开人群,去了急诊室。

    徐檀兮在里面忙,医用手套上都是血。

    乔端走过去,侧着身冷不丁地说了句:“徐医生,你男朋友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抬头,戴了口罩,弯着腰在给患者缝针:“乔医生若是很闲,能否帮那边排队的患者包扎一下?谢谢。”

    乔端瞥了她一眼,戴上手套去包扎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护士停了墙角,眼珠子在二人身上转来转去。是这样的,医院上下都知道徐檀兮和乔端不对付,确切的说,是乔端不喜欢徐檀兮。

    乔端的前任是肿瘤科的医生,那位医生跟她分手的理由是:想试试,追一下徐檀兮。

    当然没追上。

    总之仇就这么结下了。

    但也不光是因为这一件事,徐檀兮的姑父生前是医院的院长,乔端的父亲是副院长,她们二人医学出身相当,又都是手术能力很强的外科医生,经常被人拿来对比,一对比,乔端就被压一头。

    不过乔端到底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情绪不摆在脸上,不会讨厌得很明显。

    后面,陆陆续续还有患者送过来,因为连环车祸里有多辆公交,受害人很多,死亡人数还没有统计出来。

    从三点到六点,总共三个小时,徐檀兮脚都没歇一下,她来不及换鞋,脚上穿的还是高跟鞋,从急诊室出来的时候,腿都是软的。

    戎黎过去扶她:“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的外套被同事带回更衣室了,身上穿着毛衣和长裙,毛衣上都是血,看着很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戎黎把自己的外套脱给她。

    她在急诊室里面站了三个小时,他就在外面守了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坐下歇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管有没有别人在,抱起她放到走廊的椅子上,然后他蹲下。

    徐檀兮拉住他,摇摇头:“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戎黎低下头,给她捏脚,动作一点不专业,反而很笨拙,也不敢用力,轻轻地从腿肚子捏到腿脖子。

    徐檀兮双手压着裙摆,垂着眸,温柔地看他。

    来来往往的人都忍不住侧目。

    戎黎扶着她的脚,帮她左右活动脚踝,他抬头问她:“你饿不饿?”

    徐檀兮下午的运动量很大,现在浑身乏力:“应该是饿的,但不想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血腥、药味闻得多了,就没有胃口了,嘴里都发苦,但已经六点多了,她不吃戎黎还要吃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待会儿要去洗个澡,你再等我一下,等我收拾好了,陪你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戎黎换了一只脚给她揉揉:“我不饿,你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多歇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累了。

    戎黎蹲在她脚边,这样低着头的样子没有半点攻击性:“我原本不想让你回医院,因为不放心你的病,答应你来也是在用缓兵之计,本来打算过几天随便找个理由,让你回家养着,不过现在改变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抬起头,眼睛亮得出奇,看着徐檀兮的时候,里面有光:“杳杳,你的手可以救人,我不能只让你拿绣花针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抬起手,袖子上还有血,她用指腹拂了拂他眉头:“先生,不要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走廊上的光控灯亮了,外面的天黑了,急诊室里的哭声停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徐医生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说话的蒋护士扒着急诊室的门,半藏半躲地在偷看。

    安护士刚刚已经见过徐医生的男朋友了:“对啊,很帅吧?”

    蒋护士有点近视,眯着眼看:“那是人类该有的长相吗?”

    骨相分明很精致,而且五官长得也乖,眼角还有一颗会添妖气的痣,但组合在一起一点都不显女气,反而有种阴沉的暗黑风,纯他占了,野他也占了。

    “女娲捏他的时候,肯定精心测量了。”安护士也不知道激动个啥,反正很激动,“看看那个脸、那个腿,还有那个身材,绝了。”

    这要是头牌,一个晚上得天价!

    蒋护士叹气,突生感慨:“我肯定是女娲闭着眼睛捏的。”

    安护士哈哈大笑,说自己也是女娲闭着眼捏的:“徐医生的男朋友可不止长得好,你瞅他看徐医生的眼神,很要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,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蹲在徐医生脚边,绝对是爱得不行不行的。”蒋护士好羡慕啊,她此刻是一颗柠檬,缺少爱情的滋润的柠檬,“国家什么时候给我发个这样的男朋友啊?再不发我都要绝经了。”

    安护士嘿嘿一笑:“我要有个这么帅的男朋友,我就生到绝经为止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唱一和地说段子,后面偷听许久的男医生:“鹅鹅鹅鹅鹅鹅鹅……吭吭吭吭吭吭吭……”

    从鹅叫笑成了猪叫。

    安护士和蒋护士“……”

    戎黎去车库拿车了,徐檀兮在医院门口等他,外面在下小雨。

    迎面熟人走来,唤她:“徐女士。”

    是姜灼,他收了伞,提着保温汤壶走上台阶。

    徐檀兮称呼他为:“姜先生。”

    客套地像两国会晤。

    姜灼戴了助听器,身上穿着一件有些泛旧但洗得很干净的棉服,因为刚从雨里来,双眼微微带着潮气:“你在等雨停吗?可以先用我的伞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礼貌地拒绝:“谢谢姜先生,伞不用了,我在等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,安护士从门口路过,冲徐檀兮摆了摆手:“徐医生,拜拜。”

    姜灼这才知道:“你是这家医院的医生?”

    他只知道有恩于他的秦女士是这家医院的董事,而徐女士是秦女士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徐檀兮礼节性地问道,“姜先生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我妹妹在这里住院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想着自己也在医院,或许能照看一下,便问:“方便告诉我她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姜灼的长相显年轻,鼻翼有颗小小的痣,添了几分无辜感,他很耐看,笑起来很有少年气:“她叫姜烈,热烈的烈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记下了。

    姜灼告辞后,去了心外的住院部,大病房里有十二个床位,只空了两个,其他都住人了,病床与病床之间用帘子隔开。

    隔壁床的大妈前几天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,恢复得很好,看见姜灼进来,主动打招呼:“小姜来了。”

    姜灼把保温壶放下:“阿姨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做检查去了,马上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妹妹姜烈有先天性心脏病,上周在家里发病了,险些丧命。医生说,不能再拖了,必须尽快做心脏移植手术。

    可三年前他们就在等能匹配成功的心脏源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

    昭里的cp是姜灼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