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67章 互宠时刻,他是音乐天才!
    姜灼在病房等了几分钟,他妹妹姜烈推着输液架回病房了。

    “哥。”

    十五岁的女孩子青春正好,留着学生头,漂亮又阳光,她和她哥哥长得很像,也是单眼皮,干净耐看,只是病容憔悴,脸上不见什么血色,因为常年缺少运动,身形单薄消瘦。

    姜灼过去帮她推输液架:“你先躺下。”

    姜烈把鞋踢了,坐到病床上:“我今天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姜灼帮她把被角掖好。

    少女的眼睛明亮,像天上星辰,她很爱笑:“检查结果也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姜灼拉了椅子坐到床边,打开从家里带来的保温汤壶,盛出一碗汤,端给她。

    她喝了一口,看了看她哥哥的脸色,故作轻松地说:“我觉得我可以出院了,跑跑跳跳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平日里很好说话的哥哥语气不由分说:“手术之前你都要待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姜烈是先天性心脏病,早几年的时候还能吃药控制,这几年身体更差了,心脏慢性衰竭,已经到了必须做移植手术的地步。

    她不高兴地嘟囔:“心脏源都没有,做什么手术,干嘛在这浪费钱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母亲两年前去世了,父亲跟没有一样,她的医药费全部落到了她哥哥头上,操办母亲葬礼的时候,哥哥也才十八岁,被迫着长大,被迫着东奔西走、四处打工。

    “不要任性,你要在医院把身体养到最佳状态,等到有了心脏源,就可以立马做手术。”姜灼安慰她,“钱的事你不用管,这两年我存了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这两年,她就没见他休息过,每天天没亮就出门,深夜才回。

    “在家吃药也一样啊。”住院费那么贵。

    “姜烈。”

    他每次连名带姓地喊,就是没得商量的意思,平时是个很好说话的人,一扯到她的病,他就特别严肃。

    姜烈把碗放下,背身躺下,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她还不是心疼他……

    傻子!

    手机响了,姜灼走到病房外面去接。

    “姜灼啊。”

    是他学院的老师。

    “你好,刘老师。”

    姜灼是刘老师用全额奖学金招进音乐学院的,刘老师对他特别偏爱,平时很关注他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刘老师解释,“是这样的,已经有好几位老师都向我反映了,你这个出勤率有点太低了。”

    他都在忙着打工,除了很重要的专业课,很少回学校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刘老师,是我自己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刘老师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,他惜才,不想这么个苗子断送掉:“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就跟老师说,不过这个出勤你还是要注意一下,毕竟那么多人看着。”

    这要是普通学生,通报批评都算轻的。

    姜灼比较特殊,他主修大提琴,十四岁就拿了国际上的音乐大奖,学校的老师都很看好他,甚至有好几个交响乐团都抛来了橄榄枝。

    “刘老师,”他沉默了片刻,“我想下学期办理休学。”

    “方便告诉我原因吗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家里人生病了。”其他的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刘老师知道他家经济条件不好,因为他经常接私活,学院其实是有规定的,学生不准在外面接私活,但因为他优秀才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兼顾,我是不建议你休学的,要是实在没办法,你到时再到我这里来拿申请表。”姜灼天生就是吃音乐家这碗饭的,天赋极高,刘老师还是觉得休学了可惜,“你要不再考虑考虑?明年伯拉里音乐学院的留学生名额我还是想推荐你去。”

    伯拉里音乐学院是殿堂级级别的音乐学府,刘老师给姜灼写过推荐信,那边也有意向。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阵:“谢谢你,刘老师,我会认真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,你慢慢考虑。”

    外面在下雨,冬天的雨能把人凉透。

    因为徐檀兮胃口不好,戎黎提议回家做饭,他做。

    徐檀兮问他为什么?他说想学。

    买菜回家后,已经七点多了,戎黎那边没有布置厨房,饭在徐檀兮这边做,他也不让她帮忙,随便找了个电影,让她待在客厅。

    进厨房后不到五分钟——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戎黎在厨房叫徐檀兮。

    楼上邻居卖了房子,在搬家,家居挪动的声音很吵,徐檀兮没听到,戎黎又叫了一声: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她跑来了:“嗯?”

    他穿着她的围裙,是素色的,不合身,有一点小。他还没开始做,菜都在水池里,他先研究网上的做菜教程。

    “少许盐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给我炒吧。”她穿着粉色的宽松毛衣,裤子修身,一双腿又细又长,还很直。

    戎黎脑子里突兀地闪过了一个画面:女孩子细细白白的腿盘在他腰上……

    他最近越来越不想做个人了。

    程及说得对,男人都是禽兽。

    他把脸转到另一边,不看她:“不用。”细看的话,会发现他耳尖有一点红了,“少许到底是多少?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发现异样,很耐心地教他:“如果是没有汤的菜,一盘的量你就放一勺盐。”

    他打开橱柜,去拿勺子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过去拉住他的手:“不是那个勺子,是盐盒里舀盐的那个小勺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他把盐盒拿出来,看了几眼,放到一边,还有别的问题:“一盘的量是多少?”他抓了一把青菜放到一个盘子里,“这么多?”他再抓一把,菜堆得高高的,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他觉得他需要一个电子秤。

    主要问题是,网上的教程也没标明重量,不是少许就是适量。

    “一大盘一小盘都可以。”徐檀兮尽量简单化地教他,“你就先放大半勺盐,火开小一点,边做边尝,要是淡了你就再往里面添。”

    戎黎是个高智商,觉得不难。

    “你去看电影,我做好了叫你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不太放心:“我在这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会影响我发挥。”

    她在这,他脑子很难不打岔。

    徐檀兮都依他了,回到客厅,把电影的声音调小一点,又把椅子往厨房门口挪一些,怕听不到他叫她。

    没过几分钟——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她笑着过去了:“怎么了,先生?”

    戎黎皱着眉头站在电饭煲旁边:“网上说煮饭的水量要没过手的高度。”他把洗干净了的手放进去,“是手指还是手背?”

    徐檀兮过去看一眼:“都行。”她用碗再加了一点水,“你喜欢吃软一点的,那就没过手背。”

    戎黎觉得也不是很难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他把锅盖好,插上电,在徐檀兮脸上亲了一口,“你去看电影吧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又回了客厅,电影里放了什么她都没看进去,又过了几分钟,她突然听见刀落地的声音,急忙跑去厨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戎黎把刀捡起来,脸上没什么异常:“没什么。”他把左手放到身后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过去,把他的手拉出来。

    他脸上出现了少见的窘迫,别扭地给自己辩解:“土豆丝太难切了。”

    他左手食指的指腹被切到了,血流了很多,滴了几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徐檀兮心疼地红了眼。

    戎黎立马说:“就破了点皮,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她抓着他的手,放在水龙头下面冲洗,水流已经尽量开小了,她弯着腰,对着他的手在吹:“疼不疼啊?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怕她心疼,戎黎说,“一点都不疼,我以前经常受伤,痛觉没那么敏感,真不疼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更红了。

    戎黎有点慌了,凑过去亲了她的眼睛好几下:“别哭啊,嗯?”

    “我去拿医药箱。”

    戎黎僵硬伸着那根破了的手指,跟在她后面,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徐檀兮去拿了医药箱来,拉着他坐在沙发上,她拧开消毒水的盖子,倒了一点冲洗伤口,倒的动作很慢,她紧张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戎黎立刻说: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消毒完了,她戴上手套,给他上止血的药粉,低着头,安静地垂着睫毛:“你不要学做饭了。”

    土豆丝是有点难切,不过戎黎还是觉得做饭不难:“多做几次就熟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做饭就行,你为什么一定要学?”

    戎黎把她鬓边掉下来的一缕发别到耳后:“等你以后病好了,肯定要主刀做手术,有时候还要值班,医生好像都很忙,我的工作很闲,我做饭你能轻松点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戎黎这样的男朋友上哪领啊?上面发吗?是排队还是预约?我不贪心,就想要七个,一周不重样地宠幸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