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71章 暴打渣爹渣妈,妻狗人格戎黎
    程及伸出手,轻轻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:“在外面受了委屈,回来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,就让她眼泪下来了。

    程及想给她擦掉眼泪,手抬到一半,动作停下,僵了片刻之后,他指腹缩回,用袖子给她擦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她眼睛通红,泪光细碎,映出一颗颗程及星:“去哪?”

    他还没想好去哪,他做事喜欢未雨绸缪,不喜欢临时起意,如果真要挪窝,至少会先做详尽的计划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见不得她哭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想,我就带你走。”

    她仰着头,抓住他的袖子:“程及,你带我走吧,去哪里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天上没有星光,女孩眼里有泪光。

    “好,带你走。”

    连日阴雨,深冬夜寒,风里夹着森森冷意,却携来阵阵梅香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深夜,有人砸门。

    吴树凤烦躁地吼道:“谁啊!”她裹了件袄子去开门,十分不耐烦地嘟囔,“大半夜的敲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咚的一声,门被踹开了。

    吴树凤借着院子里的灯瞧过去,看见一伙人,有男有女,凶神恶煞,她顿时被吓得面如土色:“你、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一女的上前,抬手就抽了她两巴掌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那手劲儿,大得能把牙抽下来。

    吴树凤被抽得眼冒金星,摔在地上嗷嗷乱叫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个男人,面相凶狠,声音粗狂,他吩咐抽耳刮子的女人:“把她嘴堵上,别吵着街坊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一看就是熟手,用牙齿撕下胶带,把吴树凤摁在地上,封住了口。

    “咔哒!”

    门从里面锁上了。

    打狗嘛,还是关门的。

    这时,林进宝闻声出来,看见一伙人,被吓了一个激灵:“你们谁啊!”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回头使了个眼色,两个小弟会意,一左一右上前,把林进宝按在了墙上,他刚要张嘴叫唤,小弟一拳头过去,揍得他鼻血横流。

    顾客说了:那一家子不讲理,就怎么粗暴怎么来。

    粗暴啊,这是他们白虎帮的拿手本事。

    为首的老大一声令下:“砸。”

    当然不止砸,还要打,往死里打。

    今天正巧,方琼的娘家人在医院帮着守夜,林早生一家四个大人都在。

    哦,对了,白虎帮的老大叫白虎,当然不是真名,谁行走江湖用真名。

    手下懂事的小弟给白虎大哥搬了把椅子过来,坐着看小妹小弟们揍人,等揍够了,他起身,把吴树凤嘴上的胶布撕了。

    吴树凤被暴打得鼻青脸肿,她不敢叫,瑟瑟发抖地往后缩:“你、你们想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干嘛,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。”

    吴树凤哪里见过这个阵仗,全身的老骨头都快痛散了,哆哆嗦嗦地问:“谁谁谁让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白虎脸上有道疤,脖子上都是纹身:“那就要你好好想想了,最近都干过什么讨打的事。”

    吴树凤反应过来了:“林禾苗——”

    摁着她的女人一巴掌抽过去。

    吴树凤嘴都抽歪了,扶着脸,疼得呜呜乱叫,女人一个眼神过来,她赶紧捂住嘴,不敢再作声。

    “程先生说了,”白虎扫了一眼地上的四人,眼神像在看一群随随便便就能捏死的蝼蚁,“以后你们家谁提到她一次,就雇我们到这来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程先生是谁,不用明说。

    这个“她”指的是谁,也不用明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,”白虎一脚踩在林进宝脖子上,把他碾在地上摩擦,“外面再有任何风言风语,都要算到你们家头上。”

    次日,拨云见日,惠风和畅。

    这会儿是课间时间,高三八班的教室里闹闹哄哄。

    语文课代表许小飞交完作业,从办公室回来,还带来了一个重磅消息:“林禾苗要转学了。”

    后座的汪敏阴阳怪气地接了一句:“是被退学了吧。”

    汪敏就是暗恋宋宝宝的那位女同学。

    汪敏的同桌放下笔:“你说话怎么那么酸,林禾苗就算不保送,也能自己考上帝都大学,咱们学校几十年也没出过一个帝都大学的学生,学校巴着林禾苗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退学。大家都是同学,你不要总是落井下石行不行?”

    汪敏被怼得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就是转学,我听得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许小飞刚说完,教室里突然安静,是林禾苗进来了,她走到自己的座位,把课桌上的书本都收进纸箱子里,从头到尾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禾苗。”

    林禾苗的同桌是个很矮小的小姑娘,胆子很小,学习不好,总是很自卑,她红着眼道歉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对不起,没有在你受人诋毁的时候,站出来为你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林禾苗摇了摇头,给了她一个笔记本,教室里很安静,只有她的声音,异常平静:“以后不能给你讲题了,我把基础的题型都列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以后也不会有个姑娘帮大家押题了。

    终于,大家都记起来了,那个姑娘一压一个准。

    没有道别,林禾苗就这样走了,她的同桌趴在课桌上,哭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最后一排的宋宝宝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操场上,他大喊:“林禾苗!”

    林禾苗停下脚,回了头。

    他跑向她,风吹红了他的眼睛,他难过得很明显:“一定要走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少年没那么坚强,声音带了点儿哭腔:“那你还读书吗?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会考帝都大学?”

    她说是。

    “我也会考去帝都的大学,一年不行就两年,两年不行就三年,我以后不玩了,我会很努力的,你能不能,”少年鼓足了勇气,哽咽地说,“你能不能等等我?”

    他还太小,保护不了她,可是他总会长大呀,能不能等他?

    林禾苗摇摇头,眼里有热热的泪光,眼前的少年是她很感激的人,可是她一无所有,除了感激,没有别的可以给他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宋宝宝,我有很喜欢的人了,不能等别人。”风声里,女孩子的声音也带着哭腔,“你要努力,不是为了谁,是为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他眼睛发酸,撇开头,却看见了停在学校外面的车。

    “他对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林禾苗重重点头,毫不犹豫地说:“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那就好。

    他自己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人,但他希望你能遇到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抱你一下?”

    他没等她同意,张开手抱住了她,中间隔了纸箱子,就几秒,他松开了:“林禾苗,祝你平安喜乐,一切顺遂。”

    “祝你前程似锦,百岁无忧。”林禾苗说,“再见,宋宝宝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走了,抱着纸箱子,箱子里装着她的书、她的青春,还有她的故乡。

    少年站在原地,目送他喜欢的女孩走远,直到看不见了,他抹了一把眼睛。

    妈的,哭什么哭!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表白过,但他肯定会记得很久,在十八岁的时候,他喜欢过一个很善良、很坚强的女孩。

    程及的车停在了学校门口。

    他下车,接过她手上的箱子,放在后备箱里,然后先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等她坐进去了,他才进主驾驶。

    “把安全带系好。”他发动车。

    林禾苗把安全带系上:“我们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南城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南城?”

    程及看着路,在开车:“我最好的朋友也在那。”

    “是卖糖的那个姐姐的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他回:“嗯。”

    跑车开得很慢,从绿茵里慢慢驶进金黄色的阳光里。

    时间拨回到程及的车抛锚之后。

    他处理好车,给戎黎打了个电话,这次倒接通得挺快:“你人在哪?”

    “医院。”

    程及叫了出租,司机师傅问他去哪,他问戎黎:“哪个医院?”

    戎黎的零度负面P型人格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变成了妻狗型人格,他狗得不得了:“我女朋友工作的医院。”

    程及烦得不得了:“我哪知道你女朋友在哪工作。”

    那尊舍得开尊口了:“虹桥医院。”

    程及对司机师傅报了个地址:“带他们吃饭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吃的?”

    “医院食堂。”

    程及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子千里迢迢来投奔你,你他妈的性.冷淡啊!

    程及对那只狗忍无可忍:“戎黎,你还是个人吗?那俩还在长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他们买的是营养餐。”戎黎轻描淡写地回敬了一句,“还在长身体的小姑娘你就下手,程及,你是禽兽吗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