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72章 杳杳打脸徐家,谁才是王者
    “我给他们买的是营养餐。”戎黎轻描淡写地回敬了一句,“还在长身体的小姑娘你就下手,程及,你是禽兽吗?”

    禽兽炸毛:“老子没下手!”

    恼羞成怒,不打自招。

    “那你带在身边是想怎样?”

    他嘴硬:“养个妹妹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妹妹?

    情妹妹吧。

    戎黎懒洋洋的调,轻飘飘地扔过去:“还玩养成,禽兽不如。”

    禽兽不如的程及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话反驳,怎么反驳?是个男人都知道女孩子不能乱养。

    他磨了磨后槽牙,忍了:“帮我问问你女朋友,南城哪所高中的师资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会收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上个公立幼儿园,都是捐了一栋楼才拿到个名额。

    程及不以为然:“她是物理天才,去哪个学校都是他们的荣幸,再说了,不收捐栋楼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喜欢用钱解决问题这一点,戎黎和程及是一样一样的,一栋楼不行,那就两栋。

    医院的床位不紧缺,戎黎给林禾苗订了个病房,方便她学习,戎关关在病房坐不住,非跟着戎黎。医院来来往往的病人多,戎黎给他戴了两个口罩。

    戎关关在候诊室也坐不住,儿童书扔在一边,他这转转那看看。

    “徐姐姐!”

    徐檀兮从诊室出来了。

    戎关关兴奋地跳起来挥手。

    戎黎把他拎回椅子上坐着:“不要吵她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不挥手了,偷偷地挤眼睛。

    徐檀兮过来了。

    戎黎退出游戏:“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她很忙,很多患者都挂了她的号。

    她从口袋里抓了一大把五颜六色的糖出来:“要不要吃糖?”

    大的伸手,小的也伸手。

    徐檀兮平均分好,一人一半。

    戎黎问:“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同事的喜糖。”

    他剥了一颗,摘了她的口罩喂给她。

    戎关关立马自己把口罩摘掉,张嘴:“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他哥哥一副“你没长手”的表情:“自己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哥哥好讨厌!

    戎关关气鼓鼓地用鼻子哼他。

    “无聊吗?”徐檀兮拿了一颗糖,剥好喂到戎关关嘴边。

    哼哼唧唧的戎关关立马眉开眼笑了,叼着糖,凑到戎黎那里炫耀。

    戎黎把小家伙的脸推开,看徐檀兮:“不无聊。”

    有人喊徐医生。

    徐檀兮回头应了一声,对戎黎说:“有病人来了,我先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很小,好像说了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?”徐檀兮下意识靠向他。

    他抬手遮住戎关关的眼睛,隔着口罩在她唇上啄了一下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刚刚小声说的是:给我亲一下再走。

    然后,好多护士都看见了,平日里克己复礼、雅人深致的徐医生被男朋友亲后手忙脚乱、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护士群再一次炸了。

    戎关关一脸懵逼:“哥哥,你干嘛挡我眼睛?”

    戎黎面不改色:“你眼睛上有只蚊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揉了揉眼睛,继续吃糖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程及的电话打过来:“我到医院了,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小儿外科的候诊室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他人过来了,四周看了看,问戎黎:“林禾苗呢?”

    “3栋702。”

    “病房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口头的没必要,他们是靠金钱才能维系的塑料镇友关系,戎黎说:“把账结了。”

    程及噙着笑:“多少?”

    戎黎报了个数。

    程及笑骂:“你他妈怎么不去抢?”

    戎黎手搭在椅子后背,两条腿随心所欲地伸着,眸光很淡,越漫不经心越勾人:“上回我让你给徐檀兮带个牛奶,你自个儿想想,你收了我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这回事?”程及不要脸,“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:“滚。”

    程及转完账,走了。

    住院部在后面一栋,他绕了回廊一圈,才找到上去的电梯。电梯门刚合上,一只手挡了一下,进来个人。

    是个穿着病号服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女孩推着输液架进来后,频频看他,连楼层也没按。

    程及绅士地问了一句:“几楼?”

    她有点脸红:“六楼。”

    程及按了个六。

    女孩佯装不经意,看了一眼他的手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电梯再上升。

    程及靠边站着,半侧肩膀倚着电梯后壁,低着头在看手机。

    女孩偷偷打量着倒映在光滑电梯门上的影子,犹豫了一阵,还是忍不住开口:“那个……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给个微信啊!

    “抱歉,我接个接话。”程及把手机放到耳边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是戎黎打来的:“晚上上我女朋友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女孩竖起耳朵听。

    长得好看也就算了,声音还能让人怀孕。

    “怀孕了?”

    戎黎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怀孕?!女孩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程及很轻描淡写地说:“把孩子打掉。”

    戎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“钱我会给,不要再纠缠我。”

    程及说完,戎黎那边挂了,他面不改色,问女孩:“你刚刚,有事吗?”

    女孩回头就给了他一个恶狠狠的白眼:“你能不能往边上站点儿,你挤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就站在了最里边的程及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他往左边站了点。

    电梯到了六楼,女孩推着输液架下去了,在电梯门重新合上之际,她回头,冲程及骂了一句:“渣男!”

    电梯门合上,程及笑了笑,这法子还挺管用的。

    他给戎黎发了个短信:我带个人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702病房,他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程及?”

    “嗯,是我。”

    里面的姑娘开门,笑得乖巧。

    他有多久没跟别的女人瞎玩了?

    从这姑娘勾住他的心开始。

    晚上,程及和林禾苗上徐檀兮家吃晚饭,林禾苗的厨艺很好,有一半的菜都是她做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很喜欢她,送了她一对耳环、一对抱枕。

    林禾苗回送了一个煲汤很好喝的砂锅给徐檀兮。

    次日是个好天,万里无云,一点风都没有,太阳暖洋洋的,照得人发懒。

    麓湖湾的门卫老许有点耳背,手机的声音开得很大,在放电视——《丈夫的秘密》。

    男主角崩溃大喊:“为什么?!为什么要分手?!”

    女主角泫然欲泣:“我不爱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,我一句都不信!”男主角的女主角按在了墙上,“你看着我的眼睛说,你说啊,为什么要分手!”

    女主角痛不欲生:“因为——”

    老许点了暂停,把升降杆升上去:“早啊,徐小姐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开了辆沃尔沃:“早。”

    老许很热情,和小区里的住户都能打成一片,他从窗户里探出个头来:“上班去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容先生呢?”

    徐檀兮笑说:“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她先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老许探头往后看,容先生开了辆世爵出来了。

    容先生是前几天住进来的,老许从搬走的703住户那里得知,徐小姐花重金给戎先生买了套房子。

    容先生应该没有工作,每天就跟着徐小姐。

    容先生开的都是徐小姐的车。

    容先生长得特别俊。

    综上:容先生应该是个以色侍人的小白脸。

    老许对702的徐小姐印象特别好,所以内心希望徐小姐家的小白脸能上进一点,毕竟徐小姐那么优秀。

    “容先生这是要去……上班?”终于不吃软饭了吗?

    容先生好像心情不是很好:“送小孩上学。”

    他很烦,搞不懂小孩上幼儿园为什么还要面试家长,他非常不想去幼儿园,只想陪徐檀兮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圆乎的脑袋从副驾驶探出来:“爷爷好。”

    老许震惊!

    “额……你好你好。”

    不仅吃软饭,居然还有个儿子。

    害,白瞎了徐小姐了!

    世爵刚出小区,又来一辆豪车,是玛莎拉蒂。

    这年头,豪车这么满大街吗?

    玛莎拉蒂里是新来的住户,老许昨天刚见过,是新来的,他先混个脸熟:“程先生在哪上班啊?”

    这年头,俊小伙也这么满大街吗?

    “在附近开了个店,还没开张。”

    老许注意到副驾驶上的人了:“这是?”这小姑娘昨天来办过小区大门的电子卡,叫什么不记得了,就记得姓林。

    程及迟疑了一下:“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林禾苗问好:“爷爷好。”

    老许嘿嘿:“你好你好。”

    玛莎拉蒂慢慢开出小区,老许还能听见车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身份证和户口本带了吗?”

    “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紧张,随便考考,考砸了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开远了,后面就听不清了。

    老许继续看《丈夫的秘密》,他倒回去一点,从高潮开始重看。

    男主角撕心裂肺:“你看着我的眼睛说,你说啊,为什么要分手!”

    女主角哭得痛苦绝望:“因为你是我的亲生哥哥,我们不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男主角如遭雷劈:“什、什么?”

    女主角心如死灰:“董事长也是我的亲生父亲,我是你的……亲妹妹。”

    男主角震惊!

    老许震惊!

    妹妹?!程先生姓程,他妹妹姓林!天!

    上午十点,虹桥医院的门口聚了很多人,不少还扛着相机。

    负责挂号的何护士忙里偷闲,问后面缴费处的张护士:“怎么来这么多记者?”

    张护士说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推患者去做检查的林护士接了句嘴:“刚刚送来了两位急救患者,你知道是谁吗?”

    何护士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萧既和徐檀灵。”

    这话刚好被旁边路过的年轻女孩听到了,千言万语唯有两个字,可表激动:“卧槽!”

    萧既可是顶流,怪不得来了那么多记者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顶流和豪门世家一比,区别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整个一号急诊室里的患者全部被清场,普外科的医生、主任,还有副院长全部到场了。

    因为送来急救的是徐家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徐伯临和温照芳也都来了,秘书、司机、助理、经纪人都侯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我女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温照芳满脸焦急。

    给徐檀灵诊治的是普外科的孙主任:“我已经检查过了,只是皮外伤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正躺在病床上,两位外科医生亲自给她包扎,她稍稍一皱眉,两位医生就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萧既躺在旁边的一张病床上,身边只有他的助理小金在。

    “皮外伤也不能大意,我女儿是艺人,身上不能有一块伤疤。”温照芳脸上端的是尊贵优雅,“乔副院长,我女儿就拜托你照看了。”

    乔栋梁五十出头,身后跟着好几位外科医生,他为首,鞠了个躬,恭敬地说:“徐太太放心。”

    这时,门口的护士喊了一句:“徐医生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同看过去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进来,她戴了医用口罩,脖子上挂着听诊器,头发随意地盘在脑后:“伤势怎么样?严重吗?”

    护士长以为她是担心妹妹,连忙说:“没事,不严重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拧了拧眉,柳叶眼扫过众人:“不严重你们都在这里干嘛?”她眉眼弯弯,语气缓缓,没有咄咄逼人,柔声问道,“医院很闲吗?”

    所有在场的医生都问得哑口无言,没有人敢辩解,徐家很尊贵,徐家里头又分了三六九等,徐氏和虹桥医院最大的股东都是徐檀兮,她的话,没有人敢驳。

    徐伯临和温照芳的脸色也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到萧既的病床旁:“他的伤为什么没人处理?”

    在徐檀灵病床前包扎的外科医生尴尬地回道:“萧先生要接骨,刘医生马上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萧既面色苍白,看着徐檀兮,微微出神。

    她就站在那里,安安静静的,目光太清澈,能照出所有的黑白是非:“没看到他脚上有血?外伤不用处理?”

    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和徐家的小公主一比起来,各人心里都画出了一条线,把贵贱尊卑分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原本默认的规则,就这样被徐檀兮风细雨地戳破了。

    “急诊室的其他患者呢?”

    她目色稍稍冷了,侧脸柔和,站在那里,惊艳了萧既的眼。

    急诊的护士长回话:“暂、暂时转移去了三号急诊室。”她不敢看徐檀兮,解释说,“徐小姐是公众人物——”

    话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谁给了她这么大特权?”

    整个急诊室里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只有徐檀兮的声音,不轻不重,打在所有人的脸上:“带着有色眼镜给人治病,是谁教你们的?”她声音稍稍提了一分,掷地有声,“乔副院长,你教的吗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