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73章 杳杳教训人,光光咬白莲(两更合并
    只有徐檀兮的声音,不轻不重,打在所有人的脸上:“带着有色眼镜给人治病,是谁教你们的?”她声音稍稍提了一分,掷地有声,“乔副院长,你教的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的姑父方允唐过世之后,虹桥医院由秦昭里代管董事事宜,乔栋梁代管医院运营,这代的,都是徐檀兮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的质问,乔栋梁无言以对,也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温照芳面色不悦,把话接过去了:“是我让副院长安排的,你要有什么不满,冲着我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让你安排你就安排,”徐檀兮并未把目光分给温照芳,也依旧心平气和,语气不带指责,淡淡发问,“乔副院长,没搞清楚你的东家是谁吗?”

    虹桥医院最大的东家是徐檀兮,不是徐家。

    在医院,她拥有绝对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乔栋梁被当众下了面子,面如土色,但他理亏,咬碎了牙也只能认错:“徐医生说的是,这次是我考虑欠周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医生都默不作声,脸上无光,恨不得把头都埋进地底下,也都明白了一个道理:徐医生和徐家的关系不好。

    徐伯临也不吱声,因为说什么都赔脸面。

    温照芳是个气性高的,尤其不喜欢徐檀兮这拿捏人的样子:“多大点事,有必要这样得理不饶人吗?”

    她平心静气,淡淡而语:“有必要。”她说完这句,不再同温照芳多费口舌,转过身去,对一众医护人员道,“把急诊室恢复原样,然后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以乔栋梁为首,一个个灰溜溜地散了。

    温照芳冷哼了声,差护士把徐檀灵推出去,她正躺在病床上,病容憔悴,神色愧疚:“对不起姐姐,都是我不好,占用了你们医院的公共资源。”

    泪眼婆娑,委屈无辜,她端的是这个模样。

    徐檀兮熟视无睹,懒得陪她演戏了。

    出了急诊室,温照芳就忍不了了,阴阳怪气地冲丈夫发火:“徐伯临,你真是生了个好女儿。”

    徐伯临给了她一记眼神,是警告的意思:“也是你生的。”

    温照芳冷笑了声。

    其他科室的医护人员都散了,诊室的护士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,在给萧既清创的时候手一直抖。

    徐檀兮上前: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护士低头:“对不起,徐医生。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语气平和:“没事的,你去忙。”

    温柔的时候是真温柔,收拾人的时候也是真不含糊。

    护士把包扎用具留下,忙活其他去了。

    急诊室在恢复原样,陆陆续续有病人推进来,萧既的助理小金去打招呼了,让各位不要拍照、不要影响医院的秩序。

    徐檀兮用剪刀把萧既的裤腿剪开,看了看伤处,还在流血:“伤口有点深,需要缝针。”她把剪刀放下,带上手套,问他,“对麻药过敏吗?”

    萧既躺着,目光正对的是她轮廓柔和的侧脸,他回答:“不过敏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先给他清创。

    他的腿是被车窗玻璃扎的,当时在拍车上的戏份,道具师出了差错,导致两辆车相撞了,他打了方向盘,让徐檀灵优先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徐小姐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低着头,在给他打麻药:“叫我徐医生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很客气,很礼貌,但拒人千里。

    萧既从头到尾眉头也没皱一下,似乎不怎么怕痛,随意问了句:“会留疤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会。”

    留不留疤他其实无所谓,就是突然想跟她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徐檀兮已经准备好了缝合用的针,抬头看了他一眼:“我会尽量缝得好看一点。”毕竟他是艺人。

    他的手也受伤了,骨头还没接上,脸上毫无血色,眉骨、颧骨处有擦伤,肤色苍白,伤口渗血,有种矛盾又惨烈的美感。

    他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垂下眼睫,替他缝合,用的是一号线和三角针,她动作慢而轻,神情专注,一共缝了九针。

    收尾的时候,骨科的刘医生过来了,他刚刚有病人,急急忙忙赶来的,头上还冒着汗,来的路上听同事说徐医生在急诊室发了火,他态度就有些小心翼翼了。

    徐医生脾气再怎么好,可到底也是虹桥医院的大老板,私立医院和公立医院不一样,老板有绝对的人事权。

    “徐医生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包扎完,起身摘了手套,和平常没什么两样,语气很友善:“外伤我已经处理好了,接骨就麻烦刘医生了。”

    刘医生连连点头,道徐医生辛苦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嘱咐了护士几句注意事项,便离开了急诊室,一出来,就看见靠墙站着的戎黎,他直勾勾地看她,像不大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: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他头发长长了一些,额头的短发落下碎影,碎影掉进瞳孔里,荡悠着漂亮的光:“来一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幼儿园怎么说?可以办入学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办好了。”他问,“腾十分钟给我,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她去了楼梯间,那里没人,安静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好像在气什么。

    他把她带到一处墙角,手撑在她后面的墙面上,把她拘在双臂之间:“你为什么要给那个姓萧的包扎?”

    徐檀兮回答得很客观:“因为我是医生。”除此之外,没有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穿着医生白袍,与她穿旗袍的样子不一样,都很端庄,很优雅迷人,可那一身医护人员的制服似乎把她神圣化了,像笼了九天之上的万丈霞光,耀眼而有距离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戎黎越想抓紧一点,他甚至有点不讲道理:“我不喜欢那个人,你可不可以不要跟他说话、不要跟他接触?”

    不是命令,是央求。

    徐檀兮也察觉到了,戎黎对萧既好像有很重的敌意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喜欢他?”

    戎黎语气不悦地说:“他想抢走你。”

    她失笑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他不管,搂紧她的腰,软着语气要她依他,“答应我行不行?嗯?”

    最后那一个字,有几分撒娇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皮相本来就生得乖巧,眼睛里装着她的时候,就一点攻击与暴戾都没有,像家养的小动物,很好哄的同时,也会有一点被宠坏了的任性。

    徐檀兮招架不住,没有原则地点了头:“我以后尽量避着他,”她毫无底线,哄着说,“先生不要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隔得近,戎黎能闻到她身上淡淡消毒水的气味,还有一些他不认得的药味,并不是多好闻的味道,但就是能勾着他,馋着他。

    他单手环着她的腰,好细一截,很瘦,却有一点软,他忍不住用手去摩挲流连,越碰越心痒。

    早晚有一天,他要让她穿着这身衣服,躺在他床上,管她是不是九天上霞光万丈的神,他都要把她拽进欲望里跟他一起堕落,一起没日没夜。

    早晚有一天……

    戎黎看了一下时间:“还没到十分钟,接吻吗?我想亲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总是这样,又纯又直白。

    徐檀兮没回答,只是把敞开的门关上了。他吻得很凶,细细听,有舌尖勾缠的声音,暧昧且性感。

    副院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乔栋梁正在发脾气,文件砸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行了,爸。”乔端比他父亲就镇定多了,坐在椅子上转着笔,“你在这里发脾气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乔栋梁咽不下这口气,刚刚在急诊室不能发作,他越憋越恼火:“好不容易把方允唐熬死了,又来一个徐檀兮,她一个小丫头片子,竟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我难堪。”

    估计这会儿全院的医生都在背后看他笑话。

    乔端把文件捡起来:“她有什么不敢的,她股份最多,说白了医院都是她的,只要她在虹桥一天,就轮不到别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乔栋梁心有不甘,恶狠狠道:“那我就把她拉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在虹桥医院任劳任怨了半辈子,怎么会甘愿被徐檀兮处处压一头。

    乔端很理智,自有她的打算:“她和秦昭里两人的股份加在一起超过了百分之五十,不可能拉得下来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的姑父方允唐早就帮她铺好路了,除了秦昭里,方家那群老东西,也都是徐檀兮一党。

    要拉她下马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“爸,你干嘛要纠结这些,咱们只要攥紧制药厂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谋权是为了什么,为了谋利,虹桥医院最大的油水在制药那一块。

    这时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乔栋梁整理整理仪表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门推开,是徐伯临。

    乔端立马起身:“徐伯父。”

    徐伯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去泡茶。”

    乔端识趣地腾了地儿。

    乔栋梁和徐伯临只是泛泛之交,毕竟不是同一个阶级,虽然刚刚被徐檀兮下了面子,但乔栋梁依旧不能得罪权贵,语气里不乏讨好与恭敬:“徐总是为了令千金来的?”

    徐伯临落座,戴着眼镜,衣冠楚楚,镜片后的眸光灼热深沉,有着商人特有的精明:“不是,我有个生意伙伴,托我搭个线,想认识认识乔副院你。”

    乔栋梁识趣地问:“徐总说的是?”

    “天盛的叶董。”

    天盛叶董的儿子前几天刚转来虹桥医院,是糖尿病患者,急需换肾,但他是稀有血型,配型极其困难。

    住院部的顶楼是VIP病房。

    小金和两个保镖守在病房门口,VIP病房的私密性很好,一般人上不来顶楼,眼前出现一双白色的板鞋,小金抬头:“你是?”

    很出色的一副长相,但不是圈内人,小金没见过,这张脸要是进娱乐圈,要火很容易。

    对方说:“戎黎。”

    小金以为他说的是“容离”,萧既的本名就叫萧容离。

    “你找萧哥?”小金说,“他在休息,暂时不见客人。”萧哥是艺人,哪能什么人都见。不过这人怎么上来的?VIP病房除了家属和医护人员,不对外开放的。

    怎么进来的?

    大大方方走进来的,徐医生的家属医院哪个敢拦。

    戎黎没有多费口舌,拨了个电话:“我是戎黎,在你病房外面。”

    接着,萧既在病房里说:“小金,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人好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小金陪了个笑,打开门,把人请进去,等人进去之后,他又细心地带上门,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病房里,萧既放下手里的剧本,他五官偏明艳,因为面带病容,唇色与肤色都略显苍白。

    “戎先生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?”

    戎黎不拐弯抹角:“你的金主给的,哪一位我就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萧既脸色瞬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戎黎站在离床头三四米的距离,眼底笼着一层凛冽的阴,目光像蛇信子,从人的脚底缠上去,致命又危险。

    “不要接近徐檀兮,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。”先兵后礼,他说,“只要你离她远一点,你脚下的钉子我可以一颗一颗帮你拔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钉子,可没有一颗是软的。

    萧既想起了上次,戎黎说过:不要低估我,我不是你能惹的人。

    他到底还是低估了他。

    快到午饭时间了,安护士正打算去办公室叫徐檀兮,就看见她打开门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徐医生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安护士冲她招手:“你去哪啊,徐医生?”

    她像没有听见,脚步晃晃悠悠。

    徐檀灵和助理刚好路过候诊大厅,也看见了她,叫了句: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是饭菜的香味,从下面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徐檀兮”绕了半圈,看见了楼梯,她步子很碎,但很快,手伸着放在脖子两边,往楼梯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徐医生怎么有点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徐檀灵的助理,谭小小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病房。”徐檀灵打发了助理,自己快步追上去,“姐姐,我们谈谈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徐檀兮”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徐檀灵在后面追: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她公众人物,戴着口罩,追赶的时候也不忘注意仪态。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姐——”

    前面的“人”突然回头,手在空中划了一道“九阴白骨爪”:“喵!”

    是光光呢。

    徐檀灵愣了一下:“姐姐你怎么学猫叫啊?”她在心里把徐檀兮骂了个透,嘴上还软软嗲嗲地说,“你是还在生我的气吗?”

    她吸了吸鼻子,眼睛说红就红,委屈又难过的样子:“视频的事你还没有消气吗?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你若是觉得不解气,再打我一顿好了,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跟姐姐你生分了,我们是亲姐妹,妈妈也不愿意我们继续针锋相对。”

    要大度、要乖巧、要足够可怜。

    这是徐檀灵来徐家之后学会的第一课,人都喜欢听话的,都同情弱者,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。

    哭戏是她最擅长的戏份:“姐姐,我们和好行不行?”她眉头皱着,五官拧着,是最让人于心不忍的表情,怯怯又小心地上前,“你要我怎么做才肯——”

    光光突然伸手抓过去,用力一挠。

    徐檀灵大叫了一声,口罩被整个扯下来,右边脸上顿时多出五道指痕。

    嘴上说不解气就再打她一顿,可真打了,她又怎么可能真的乖乖受着,温照芳把她捧着疼着,可没过这罪。

    她气得咆哮:“徐檀兮!”脸上火辣辣的疼,她拿出随身带着的小镜子照了照,整个右脸都红了,还有几处破了皮,被指甲刮出了血,她顿时血气上涌,狠狠瞪着“徐檀兮”,恨不得上去撕了她,“我来向你求和,是不想跟你争个你死我活,不是怕你,你再动手我就不客——”

    光光伸出两只手,往前一跳,拽住了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她啊一声,慌忙还手,只是手才刚拿出来,光光就给她一口咬下去。

    猫是会挠人的,还会咬人。

    徐檀灵痛得哇哇乱叫,头发被拽着,疼得她弓着腰,头根本抬不起来,头发糊得满脸都是,像个疯婆子一样大吼大叫:“徐檀兮!”

    “你松口!”

    她越叫唤,光光越用力,叼着她的中指往后扯。

    手指一圈被咬得皮开肉绽了。

    徐檀灵痛得白眼直翻,那只手不敢动,就拼命用另一只手去捶打:“快松口啊,你个贱人!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它死死地咬。

    “松开。”

    是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光光抬起头,眼珠子溜了一圈,哦,是它的神尊大人来了。

    “别咬,很脏。”

    戎黎在上面的台阶上。

    光光松口了,手也松开了。

    徐檀灵抬起手就要扇过去,可巴掌还没落下,小腿突然一麻,钻心的疼,她一个趔趄,滚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是惨叫声。

    一颗圆滚滚的巧克力掉下来,滚到了光光脚下。

    是戎黎扔的,一颗巧克力砸得徐檀灵右腿都抽了。

    光光蹲下去,把巧克力捡起来,叼开金色的糖纸,吃掉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

    以后如果早上八点半没更,就是两更合并的意思哈(晚上六点半一起更)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