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83章 昭里整渣男,点姜灼的台
    大概三点的时候,戎黎离开医院,去了南城大学。

    五点,徐檀兮坐诊时间结束,她去冲了一杯咖啡,刚坐下,有人来敲门。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徐檀兮把杯子放下。

    推门进来的是昨天做开颅手术那位患者的家属,叫李慧琴。

    她手里拎了个篮子:“您是徐医生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请她坐下。

    她却突然跪下来,红着眼,哽咽地说:“谢谢徐医生,谢谢您,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徐檀兮起身去扶她:“您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扶着桌子起来后,又连连鞠躬:“谢谢您,谢谢您救了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她好像腿脚不太方便,膝盖弯曲之后,站起来有点吃力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做了医生该做的。”徐檀兮把自己的椅子拉过来,高度调低一点点,“您请坐。”

    李慧琴哪肯坐,摆着手又把椅子推回去:“不是的,我听护士说了,要不是您在车祸现场给我家冬林止血,他早就没命了。”她抹了抹眼泪,把手里的竹篮子放到桌子上,“也不知道徐医生您喜欢吃什么,就从家里拿了几个鸡蛋,还有一罐蜂蜜,您要是不嫌弃就收下。”

    对方年长,徐檀兮也不好坐着,便站着,推辞说:“医院有规定,医生不可以私下收礼。”

    李慧琴连忙把篮子上盖着的布掀开:“这不是什么贵重东西,里面也没有塞钱,您收下吧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摇摇头,道了谢,但没有收东西。

    快下班的时候,戎黎打电话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结束了,现在过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也快下班了,想着不顺路,便说:“不用过来了,你去幼儿园接关关,我自己回去。”

    戎黎执意:“关关我让程及去接,你在医院等我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只好依他。

    护士过来,敲了敲门:“徐医生。”

    查房时间到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应了护士一声,对戎黎说:“我先去查病房,你到了医院给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等戎黎先挂了电话,才带着几个实习生去查房。

    结束后已经快六点了,外边雨停了,天黑了,城市的霓虹亮了,万家灯火也热闹起来了。

    路过vip病房时,徐檀兮被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回头,看见徐檀灵拄着拐杖立在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脚不方便,就不要下床了。”语气公事公办。

    徐檀灵从楼梯上摔下去,身上有几处轻伤,主要是左腿,骨裂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讨厌我?”她眼泪说来就来,不甘又委屈的样子,“上次在家里没能勒死我,这次又害我摔下楼梯,你真的想让我死吗?”

    从那次视频事件之后,徐檀兮就不太想陪她演“姐妹情深”了,窗户纸已经捅破了,没必要再兜兜转转。

    她便顺着问:“那你怕死吗?”

    徐檀灵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怕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。”她脾气不坏,但也会烦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徐檀灵的话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徐医生,”萧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病房出来了,“能不能给我看看?我伤口有点疼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颔首,过去了。

    徐檀灵站在原处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上次在徐家,徐檀兮并没有用东西勒她,正常来说,不应该纠正吗?还有她摔下楼梯那次……仔细想想,处处都透着不寻常。

    不对劲,她后知后觉,思索片刻之后,拨了一个电话:“韩医生,有空吗?有个问题想咨询你。”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徐檀兮在给萧既检查伤口。

    他半躺着,脸上伤还没好,打了石膏的手吊在脖子上,头发有点长,盖住眉骨后,整个人的气质柔和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妹妹,演技不错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并不想与他聊这些,毕竟不熟:“你的伤没有什么问题,再休养几天就能出院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落在她的工作牌上:“上次的事,还没同你道谢。”

    小儿外科。

    她不是很上相,照片远没有本人好看。

    她待人礼貌,但拒人千里:“不用道谢,我不是帮你,只是在做分内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便走了。

    萧既失笑,看着温温柔柔的一个人,怎么一点也不好接近。

    六点十分。

    徐檀兮换好衣服,准备下班,戎黎还没有到,她在医院门口等他。天雾蒙蒙的,空气湿度很大,模糊了远处璀璨的路灯。

    风有些刺骨,徐檀兮在外面接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表哥。”

    温羡鱼开门见山:“有件事想让你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光华塑料的赵董和方家交情不错,你还给他孙子做过手术对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姑父在世的时候跟他走得比较近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的姑父方允唐和赵贤华认识多年,后来方允唐过世,走动就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温羡鱼省去迂回,直说了:“城西有块地皮,我跟他都在竞拍,我打听到了他那边的底价,已经远远超过了那块地皮的价值,好像是刻意在针对我,我想跟他谈谈,但他的秘书一直说他不在国内,应该是故意避着我。”

    那块地应该对他很重要,不然不会找到徐檀兮这里来。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给正面答复:“别人家的生意我也不好插手,我先去问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结果了给我回复。”

    温羡鱼先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接着徐檀兮打给了赵贤华,他人在国内,的确是故意避着温羡鱼。他也没跟徐檀兮打太极,直接搬出了秦昭里。

    徐檀兮又打给了秦昭里。

    “昭里,城西那块地皮是你要截的吗?”

    “赵贤华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不瞒她,大大方方地承认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她让赵贤华抬高了那块地皮的价格,就是要针对温羡鱼。

    徐檀兮知道她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:“我跟我表哥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跟沈家的姑娘搞到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语气有点不爽,但谈不上伤心。

    虽然她对温羡鱼没什么感情,但毕竟是顶绿帽子,多少还是膈应到了她。她这人吧,心眼没那么大,谁让她不舒坦,她就要让那人更不舒坦。

    徐檀兮并不意外,看来上次那两人不是去情侣餐厅谈剧本,而是去谈情说爱。

    “你就只截他一块地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秦昭里是商人,她无奸不商,“我家老爷子在,如果只是不忠,要退婚很难,但如果是无能的话,那温羡鱼就不合格了,毕竟老爷子秉持着利益至上。”

    秦家没有儿子,老爷子找的不只是孙女婿,也是半个秦家的主人。

    徐檀兮想了下,很赞同秦昭里的打算:“需要我帮你吗?”

    秦昭里哟了一声,故意调侃她:“他可是你亲表哥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比较亲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笑得像个嫖客:“没白疼你。”

    她那边很吵,徐檀兮问:“你在哪?怎么这么吵?”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嗨呢,要不要过来一起?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

    “天方娱乐城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突然想起秦昭里之前的话:温羡鱼要是敢外面养小姑娘,我就敢养小公子,他养一个,我养一双。

    秦昭里的电话挂断没多久,戎黎就到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上车:“先不回家,我要先去娱乐城找昭里。”

    戎黎碰了碰她手背,很冰,他拿了条毯子盖在她腿上,再打开车上的空调:“找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表哥不忠,我担心她会难过,我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难过?

    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秦总玩得很嗨,包下了娱乐城最大的vip包厢,还叫来了一堆酒肉伙伴:“光喝酒有什么意思,要不要叫几个帅哥过来?”

    来的大部分是秦氏的女高管,还有几个生意伙伴、几个南城富家女。

    今晚全场由秦小姐买单。

    某位有家室的女高管如坐针毡:“您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按了铃。

    经理亲自过来招待,毕恭毕敬:“秦总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难得穿了条惹眼的裙子,张开手靠在沙发上,手里端着杯酒,指尖点着烟,像极了出来嫖的贵胄公子:“姜灼在不在?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秦昭里还来光顾了姜灼,并且为他一掷千金。

    看来是真惦记上了。

    经理心里门儿清:“在清吧那边驻唱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把烟掐了,换了个姿势:“把他叫过来,就说我点他坐台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

    更新时间懒得调了,以后就零点左右吧,卡文就分章,不卡就不分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