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85章 杳杳掌权,整治渣滓
    他凑到她耳边,声音很小,只有她一个人能听到:“你之前问我出不出台,还作数吗?”

    他就一次机会,提问题或者提要求。

    秦昭里觉得他浪费这次机会了:“你就问这个?”

    他好像才反应过来,表情变得窘迫又急切:“不是,这个问题不算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耍赖吗?说好了一个问题或者一个要求的。

    行吧,让他一次,谁让他还是祖国的小花朵呢。

    “作数。”

    因为二人在耳语,其他人自然而然地安静下来了,只剩秦昭里的声音,她言归正传:“这局你是要提要求,还是提问题?”

    姜灼的表情很复杂,好像很迫切,又好像很纠结。

    他回答:“要求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翘着腿坐着,好整以暇地看着他:“说吧,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姜灼伸出手,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瞥了一眼,没拒绝。

    他把她拉近一些,脸靠近她耳边,声音压得很低,难以启齿:“我很干净,你能不能买下我?”

    祖国的小花朵好像长歪掉了……

    秦昭里把酒杯放下,拉着他起身:“各位慢慢玩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拿了外套,把人带出去了,不过也没走远,开了隔壁包厢的门,拽着他一起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秦女士。”

    他惊慌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怕了?

    晚了。

    咔哒一声,门上锁了,秦昭里开了灯,光线瞬间坠入她眸中,映出了姜灼错愕慌张的脸。

    “我有未婚夫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她打跟他玩,但并不想玩弄他,所以还是诚实点比较好。

    姜灼点头。

    他太稚嫩,不会隐藏情绪,羞愧、无力、难堪、认命……各种表情全部从他眼睛里跑出来。

    秦昭里年长了他六岁,在这段即将开始的关系里,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,她脸上除了玩味之外,甚至没有其他的表情,她冷静自持:“不能曝光,除了床上之外,不能提任何要求,能接受吗?”

    金主这个角色,她适应得很快。

    除了床上之外,不能提任何要求……又羞耻又霸道。

    姜灼咬了咬唇,沉默了很久之后:“能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盯着他唇上被咬出来的那两个牙齿印:“按次数给还是按时间给?”

    既然是买卖,钱得给到位,她觉得她是个挺好说话的金主,不过好像还是把他吓坏了,脸都有点白。

    “随、随你。”

    慢慢的,他脸又开始变红。

    就挺想蹂躏的,秦昭里也是最近才发现,她自个儿还有禽兽属性,不过反正不是白嫖,她没什么不好意思:“那先半年吧,用不用我拟合同?”

    她心里盘算着:得先给他换个助听器,再买个房子,车也得给他买,他不是学大提琴的吗,那琴不也得给他整几把。

    不知道别人怎么包养小情人的,但别人家的小情人有的,他得有吧,不然不就辱没了她秦总的排面嘛。

    她觉得她这个金主挺上道的。

    姜小情人也挺上道:“不用拟。”

    那就不拟咯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有别的规定:“娱乐城的兼职辞不辞掉随你,但除了我之外,你不能再陪别人喝酒,不管是黄女士张女士李女士,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点头,说知道。

    “最后两点,”她靠着墙面,一米六六的身高看他得仰着头,“要对我忠诚,还有,不要爱上我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,她也会忠诚,虽然只是金钱上的关系,但她这个人有精神洁癖,受不了乱搞。

    至于爱情……

    她虽然钱多,但真玩不起,一个婚姻都不能做主的人,还是别去祸祸别人了。

    姜灼默不作声了很久,点头了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把眼睫毛垂下去,遮住眼底的失落。

    秦昭里从西装外套的口袋拿出钱包,掏出来一张卡“不限额,你随便刷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他不会随便乱刷。

    为什么知道?

    没理由,就是知道。

    他接了卡,烫手似的,有点无措,低着头,支支吾吾:“今晚……今晚不能陪你。”他还要去医院。

    秦昭里嗯一声:“我有你号码,有需要会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需要……

    姜灼不敢去想是什么需要,一想就要烧起来。

    咔哒。

    秦昭里开门,先出去了,她脚步轻松,颇为春风得意,姜灼跟在后面出来,耷拉着脑袋,有点丧……

    南城虹桥医院。

    徐檀兮到的时候,天已经彻底黑了,她先去了办公室,重症监护室的郑护士正等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徐医生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问她:“病人家属呢?”

    “在手术室外面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直接去了外科手术室,每当她有工作的时候,戎黎就会格外安静,不吱一声地跟着她。

    家属李慧琴正手术室外面哭,看见徐檀兮后,几乎崩溃:“下午还好好的,下午还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抓着徐檀兮的手臂痛哭哽咽:“副院长说器官不能等,要立马捐赠,我还没好好看看他。”她哭到脱力,跌坐到地上,“徐医生,我还没好好看看他……”

    节哀顺变四个字太轻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什么都没说,只是让郑护士把李慧琴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李慧琴开始是不同意立马做捐赠的,乔副院长亲自去做了思想工作,遗体都没推出来,直接上了手术台,剖出器官,直接移植到另外一位患者身上。

    “里面谁在主刀?”

    郑护士说:“齐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手术?”徐檀兮知道佟冬林是稀有血型,配型很难,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受体。

    “做肾脏移植。”郑护士受徐檀兮嘱托,事先去了解过了,“佟冬林申请过器官捐赠,他是稀有血型,配型成功的有两个病人,一个是糖尿病患者,一个是心脏病患者。”

    这种低概率事件,郑护士从业多年,也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徐檀兮背对着家属,嗓音很低:“心脏的保存时间比肾脏更短,为什么优先做肾脏移植?”

    “因为、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郑护士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徐檀兮很少这样,冷着一双柳叶眼,用温柔的语调把人逼到无处遁形:“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郑护士不敢再隐瞒,小声地如实回答:“因为那位糖尿病患者是天盛集团的太子爷。”

    天盛集团的叶董是南城商圈里举足轻重的人物,徐檀兮没和天盛打过交道,但徐氏跟天盛有过合作。

    “太子爷?”

    徐檀兮笑了,她很少这样冷笑:“是谁给了这位太子爷特权?”

    “是乔副院长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又是乔栋梁。

    徐檀兮拨了个电话:“昭里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还在天方娱乐城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帮我召开医院董事会。”

    虽然徐檀兮在虹桥医院的股份最多,但她其实不太管事,都是秦昭里和方家的几位董事在管理。

    “干嘛突然开董事会?”秦昭里问。

    徐檀兮语调柔柔的:“没什么,想换个副院长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也没多问:“行,安排好我给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这乔栋梁也是本事了,徐檀兮多好脾气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件事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秦昭里问:“还记得姜灼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徐檀兮还知道姜灼在天方娱乐城兼职。

    “他妹妹姜烈在你医院住院,是心脏病患者,你帮我打个招呼,让心外那边多费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【醋溜文学最-快发】能让秦昭里亲自来打招呼的人,姜灼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徐檀兮说好,心里隐隐有了猜测:“昭里,你和姜先生他,”太直白露骨的词徐檀兮不好意思问出口。

    秦昭里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:“我包养他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:“……”

    包养这个词,对于接受传统古板礼教的徐檀兮来说,有点超纲。

    还好没让戎黎听到,不然估计他以后都不想让徐檀兮跟秦昭里玩了。

    “先去吃饭,”戎黎拉了拉徐檀兮的袖子,“嗯?”

    她摇头:“我要先给家属一个交代。”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,她催戎黎,“你别管我,先去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吃我也不吃。”

    他剥了一颗糖,喂到她嘴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二更下午六点半左右

    上一章改了个bug,姜烈手术时间改到晚上,因为心脏在体外的保存时间很短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