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87章 杳杳反击,昭里宠夫
    昨晚他和徐檀兮没回去,在这张小床上将就了一晚上,他睡眠质量不是一般的差,床不好是一个原因,主要是抱着徐檀兮,他一整晚都在忍。

    他的自控力一碰到她就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徐檀兮一听他说腰疼,就很担心:“腿呢?疼不疼?”

    他有腿疾,不能受冷。

    戎黎摇头,扒拉了两下睡得乱糟糟的头发:“腿不疼,就腰疼。”

    他太高了,床太矮。

    徐檀兮莞尔轻笑,伸出手,压了压他头上竖着不肯下去的那一绺头发:“委屈我们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觉得她像在摸狗狗。

    他仰着头,睫毛很密,在眼睑下面盖下一层阴影,他还有一点点起床气,就一点点:“那你亲我。”

    跟戎关关学的,他会撒娇了。

    有人宠就会变娇气,不论男女。

    徐檀兮在他脸上亲了一下:“你要不要回家睡觉?”

    他坐着,抬手就能抱住她的腰,他很困,抱住她,把脸贴在她腰腹上蹭了蹭:“你呢?”

    徐檀兮脸有点红:“我得去火葬场。”

    早上的太阳很柔和,金色的光透过窗户落到戎黎脸上,照出了细细的绒毛、半眯着的杏眼、颤动的睫影、淡淡的泪痣,还有因为困倦而微抿的唇角,把他定格成了笔墨温柔的一幅画。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,要跟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黏人就黏人吧,他确实离不得她。

    昨晚凌晨两点,姜烈的手术就做完了。

    姜灼在重症监护室外面待了一整个晚上,没有合眼,坐在走廊的椅子上,他低着头,两颗茶叶蛋突然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诧异:“秦女士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晃了晃塑料袋里的两颗茶叶蛋:“叫名字,或者姐姐,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姜灼牢牢看着她,想也不想:“名字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秦昭里有点遗憾,还挺想听他叫姐姐的。

    “吃吧,我吃不下的。”她把鸡蛋袋子往姜灼面前怼。

    他摇头,不想吃。

    秦昭里脸上没有妆,头发也有点凌乱,但她说一不二的气场依旧两米八:“乖,听金主爸爸的话。”

    姜灼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好接了鸡蛋。

    秦昭里又塞给他一个面包和一瓶牛奶,坐到他旁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吃过了吗?”姜灼问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嘛,这是我吃剩的。”倒是真的吃过了。

    茶叶蛋有汤水,装蛋的袋子干干净净,不是吃剩的。

    姜灼用袋子包着鸡蛋,在椅子上滚了一道,剥掉上面的蛋壳,只留下面手拿着的地方,剥好了给她。

    秦昭里不太喜欢吃茶叶蛋。

    她接了,咬了一口,味道还不错。

    姜灼继续剥另一个蛋:“医生说手术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,他没有那么多钱给姜烈做手术。这份恩情很大,他会记一辈子。

    秦昭里小口咬着茶叶蛋,很理所当然:“不用谢,以后我都会从你身上讨回来。”怎么讨她得好好想想,毕竟没经验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:“好。”他会还,什么都可以给。

    秦昭里吃到一半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没睡好吗?”姜灼侧着头看她,目光纯粹又专注。

    秦昭里嗯了声,是没睡好,医院的床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看我妹妹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来开董事会。”她很不喜欢迟到,这不昨天晚上就来了嘛。

    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
    秦昭里问:“会做饭吗?”

    姜灼说:“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吃芹菜,不吃姜,喜欢辣,不喜欢甜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:你得给我做饭。

    姜灼咬了一下牛奶的吸管:“嗯,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吃完了茶叶蛋,做了个投篮的动作,把鸡蛋壳往垃圾桶里丢——

    姿势满分,就是没扔准,蛋壳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姜灼站起来,走过去把蛋壳捡进垃圾桶里,从外套的口袋拿出一包纸,抽了一张给秦昭里擦手。

    秦昭里接过去,擦了擦手,然后又把纸给他,他就着擦了手,再拿去扔掉。

    很莫名其妙,走很自然而然。

    “你课表发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姜灼坐回去: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把手伸过去,晃了晃手上的钻石手表:“我巨有钱。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她不是在炫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给我省。”她说得很随意。

    姜灼点头,在喝牛奶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低着头,看着她的鞋尖,他不知道她这双鞋有多贵,但她知道,她昨天穿的也是这双。

    她可能在医院待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他的心又痒了。

    巨有钱的秦昭里:“先去换个助听器。”

    他也有自尊,但他不想拒绝她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好乖啊,秦昭里有种做坏事的心虚感,不过挺爽的。

    “驾照有吗?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姜灼说:“有。”

    那先给他买辆车咯。

    秦昭里起身:“忙完了医院的事,给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咬着面包看她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黑白分明,特别干净,像秦昭里很喜欢的玉石。怪不得那么多有钱人都养金丝雀,这滋味,真挺销魂。

    秦昭里打着哈欠走了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。

    “乔端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乔端回了头。

    是徐檀灵,拄着拐杖走过来:“精神科怎么走啊?”

    这里是心外科,她骨科住院,怎么绕过来的?

    乔端说:“后面一栋,三楼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徐檀灵拄着拐杖走得很慢,脸上是苦恼担忧的表情,“我姐姐最近不知道怎么了,好像有点不对劲,我很担心她,想找个医生问问。”

    乔端知道她怎么绕过来的了。

    “精神科我也略懂一点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惊喜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乔端笑着点头,之后两人一起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九点二十。

    徐伯临来医院,探望天盛叶董家的公子。

    “乔副院长安排得很好,”两人站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的走廊上,叶沛霖向徐伯临道谢,“多亏了徐总你的引荐。”

    徐伯临西装革履衣冠楚楚:“小事一桩。”

    “合同我已经让法务在拟了,希望后面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按说好的,天盛会让出三个盈利点。

    徐伯临如沐春风,笑说:“不急,令公子养病要紧,生意上的事后面再说。”

    九点三十七。

    乔栋梁在办公室拨了个电话:“都安排妥了吗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男人回答:“马上就可以推进火化炉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属有没有起疑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慧琴是未婚生子,和家里断了联系,她文化水平不高,思想又简单淳朴,几乎是医院怎么说她就怎么听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样,佟冬林才被选中了,因为太好拿捏。

    乔栋梁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:“火化完之后,给家属一笔慰问——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突然换了人,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乔副院长。”

    乔栋梁一愣,猛地站起来:“徐、徐医生?”他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嗯,是我。”徐檀兮温柔地建议,“去找个律师吧,可能用得到。”

    然后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很少会主动挂人电话。

    医院的车停在了火葬场的入口,被抢了手机的男护工脸色很精彩。

    李慧琴站在遗体旁边:“徐医生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徐檀兮走到她面前,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对不起李女士,我代表虹桥医院向您道歉。”

    李慧琴几乎站不稳,身体摇摇欲坠,脸色纸白:“什、什么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家属有权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徐檀兮郑重而凝重地说:“令郎的死亡原因可能是人为。”

    李慧琴双腿一软,瘫坐到地上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太阳很大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原来还有这么多光照不到的地方,而没有见过黑暗的人总以为处处都是光明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看留言,你们很多喜欢姜灼昭里cp的,那我稍微多写一丢丢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