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88章 反杀第一步,恶人下狱
    上午十点半,医学会的人到了,一共四辆车,停在医院门口。这个架势,是有大事要发生了。

    小儿外科的周护士和蒋护士在护士站瞧热闹,两人小声在议论。

    “医学会的人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周护士说:“还能干嘛,来查医疗事故。”

    蒋护士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?”周护士唠上了,“前天送来的车祸患者,昨天傍晚人没了,家属今天去申请了医疗事故鉴定。”

    蒋护士昨天休假,不知道这事儿:“主刀医生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乔副院长。”

    蒋护士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周护士刚刚去楼顶的会议室送了趟茶水,听到了不少内部消息:“我还听说,是有人举报了乔副院长。”

    副院长都敢举报,胆子不小。

    蒋护士很好奇是哪位壮士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徐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大家都是同事,徐医生又是董事,医院要真传出了什么丑闻,以后不好经营,她的损失不是最大吗?”

    周护士点头附和:“谁说不是呢,也不知道徐医生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突然插过来。

    “一条人命没了,你们觉得徐医生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周护士回头,吓得一磕巴:“护、护士长。”

    是苏梅梅,小儿外科的护士长。

    她对上班划水的两位微微一笑:“去更衣室照照镜子,好好看看你们身上这身白衣服。”

    别忘了,医者仁心。

    周护士和蒋护士都低了头,无地自容。人就是这样,一旦习惯了权衡利弊,慢慢的,就会忘了善恶黑白。

    急诊大楼的顶楼是会议室,乔栋梁正在发难。

    “开颅手术的时候,徐医生你也在旁边辅助,请问我有不规范的操作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接腔。

    会议桌是长形的,最前面坐的是方家的长辈,左边首位是徐檀兮,右边首位是秦昭里。

    徐檀兮旁边坐的是戎黎,秦昭里旁边是乔栋梁。

    他更加义正辞严了:“病历和用药清单你都过目了,问题在哪?你说得出来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但听不语。

    乔栋梁以为她无话可说,愈发的振振有词:“我知道徐医生你对我不满,你要是不想我当这个副院长,直说就是了,我可以不干,何必要这样诬赖我,还平白连累了医院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他态度十分羞愤不平。

    徐檀兮还是不作声。

    其他董事坐不住了,右边第四个座位上的董事心急道:“徐医生,你倒是说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左边第五个座位上的董事:“对啊徐医生,医学会的人都来了,这可不是什么小事,要是没处理好,会砸了医院的名声。”他也不敢说得太过分,请示性地询问最前面主位上的老人家,“您说是吧,方董?”

    这位老人家是方家的代表,他是徐檀兮姑丈方允唐的叔叔,按照辈分,徐檀兮喊他三叔公。

    “檀兮啊。”

    方三老爷子大名方鼎鼎。

    徐檀兮很尊敬他:“三叔公您说。”

    一众董事都等着老爷子表态。

    他摸了一把胡子,歪着头在看戎黎:“这是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一众董事:“……”这不是重点!

    徐檀兮脸有些热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戎黎大大方方地让人注目,手放在桌子底下,爱不释手地在玩徐檀兮的手。

    方鼎鼎露出颇为满意的表情:“长得还蛮俊的。”

    一众董事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某位董事: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方鼎鼎当没听见,时不时打量戎黎,对董事会的事不发表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虹桥医院虽然是方家创办的,但现在股份最多的是徐檀兮。

    老爷子指不上了,股份第二多的秦昭里也不表态,董事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徐医生,”还是左边第五位,“你既然主张是医疗事故,总应该有理由吧?”

    徐檀兮终于开口了,她语速缓缓,问乔栋梁:“乔副院长,是你让裴站长提前备血的,对吗?”

    乔栋梁理直气壮:“有什么问题吗?医院有两个稀有血型的病人,我提前备血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檀兮不紧不慢地道:“一个要心脏移植,一个要肾脏移植,手术时间都没有确定,器官源也没有,全血的保存时间不超过四十天,是哪位老师教你这样备血的?”

    乔栋梁被怼得面红耳赤,梗着脖子反驳:“要肾脏移植的是天盛集团的公子,为了以防万一,浪费一点血液又有什么关系,这部分的损失叶董又不是不承担。”

    还要狡辩。

    分明是杀人计划定好了,确定要器官移植,才会提前备好血。

    “还有个问题,”徐檀兮语气平缓,没有咄咄逼人,“你认识一个叫薛和平的患者吗?他患有肺癌,在我们医院确诊的。”

    薛和平是撞了佟冬林的那位肇事司机。

    乔栋梁想也不想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18号那天,你在办公室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他矢口否认:“是吗?我忘了,我一天见那么多患者,怎么可能都记得。”他不耐烦地把话题带过去,“徐医生,少扯这些有的没的,你有证据证明佟冬林患者是死于医疗事故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端起面前的茶,小饮了一口,放下:“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是医疗事故。”

    乔栋梁脸色顿时大变,拍着桌子站起来:“徐医生,你在开玩笑吗?不是医疗事故,你又是不让火化,又是伙同家属把医学会的人请来,你到底想干嘛?是要整我吗?”

    比起他火烧眉毛的样子,徐檀兮要从容许多:“乔副院长,你请律师了吗?”

    乔栋梁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眼皮直跳,有种不好的预感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医疗事故,”她音色柔柔的,掷地有声,“是蓄意杀人。”

    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乔栋梁彻底方寸大乱了,失手打翻了茶杯:“空口无凭,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,你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看了看手表。

    这个点,应该快到了。

    门开得很及时,警察到了:“证据当然得我们来找了。”为首的是王刚,走进来,“乔栋梁先生,你涉嫌一起杀人案件,你可以保持沉默,也可以叫律师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抱歉,迟到了。

    下午寄实体礼物寄了一下午,有礼物的要注意查收,要是有寄错的,来戳我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