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90章 戎黎撑腰,杳杳要虐渣!
    次日,市警局。

    唐晓钟给乔栋梁做完笔录出来,王刚问他:“招了吗?”

    这是第三次录口供了,前两次乔栋梁基本不开口,全程让他的律师代言,那气焰,嚣张得能烧掉警局。

    唐晓钟摇头:“还是什么都不说。”他往转椅上一趟,喝口水,润润嗓子,“乔栋梁和薛和平应该早就对好口供了,都说不认得、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明明两个人在虹桥医院见过一次,监控都拍到了,就是不认,说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“大彬,”王刚问旁边的同事,“你那边呢?”

    李大彬也摇头:“没查到任何财务往来。”

    这些有钱人啊,很会玩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仇怨,查不到财务往来,就没法证明是买凶杀人,那杀人动机也就成立不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座机响了。

    王刚接了,医学会打来的。

    等他挂了电话,唐晓得问他:“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王刚暴躁地摸了下巴板寸头:“医护人员在医疗行为中没有过失行为,的确是凝血障碍。”

    跟乔栋梁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唐晓钟不禁自我怀疑了:“难到我们的调查方向错了?”他摇头,又否定就自己的怀疑,“不应该啊,叶沛霖买通乔栋梁给稀有血型的儿子换肾,乔栋梁利用职务之便找到了申请过器官捐赠的佟冬林,再让肺癌患者薛和平去撞稀有血型的佟冬林,血站也提前备好了血,因为开颅手术时徐医生在场,乔栋梁做不了手脚,所以术后动手。”

    前后全部连得上。

    唐晓钟还是觉得这个方向没错:“犯罪链很明显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很明显,”让王刚头疼的是,“目前全部都是心证,拿不出实际的证据,就算到了法庭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乔栋梁不开口,薛和平甘愿坐牢。

    钱能买人心,能买人的嘴。

    王刚把案子再捋了一遍:“两件事要做,查出叶沛霖、乔栋梁、薛和平之间的利益或财务往来,另外,找出佟冬林的真正死因。”

    “医学会都查不出来,难呐。”李大彬说,“乔栋梁是医学翘楚,要在患者身上钻空子,肯定有很多让人查都查不出来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李大彬干刑侦之前,在监狱做过几年,他见过不少利用医学逃避法律制裁的犯人,各种保外就医的理由让人防不胜防,医学发达就是有这么点不好,没病都能给那些想钻空子出来的犯人弄出病来。

    这一点,王纲也很头疼。

    徐檀兮的电话来得很及时:“王队长,鉴定报告可以给我看一下吗?”

    这是要帮把手?

    王刚求之不得:“当然可以,麻烦徐医生。”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,把资料传过去:“庄路,你去把天盛集团的叶董请来。”

    南城虹桥医院。

    “徐医生,四号床的病人突然呕吐不止,伴有抽搐症状。”安护士在电话里说,“蒋医生不在,你能过来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檀兮挂了电话,关上电脑。

    她走得急,门没有锁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乔端推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戎黎今天有试讲,去了南城大学,午饭徐檀兮在医院食堂吃的。

    “这儿有人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抬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乔端在对面的位子坐下,放下餐盘:“你还在管佟冬林的案子?”

    徐檀兮食不言。

    乔端用纸巾擦了擦餐具:“医学会都出鉴定报告了,跟我父亲没有任何关系,你何必抓着不放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小口喝汤,头发用一根簪子盘在了脑后,她低着头,白皙的一截后颈修长又优雅,鬓边碎发别在耳后,露出嫩绿色的珠式耳环。

    乔端在盘子里挑挑拣拣,心思不在用餐上:“搞垮了我父亲,也就砸了医院的招牌,对你有什么好处?医院还想不想开下去了?”

    徐檀兮把瓦罐中的汤喝完,然后放下勺子,用手帕擦了擦嘴边。

    她用了完餐,没有浪费的习惯,盘子里很干净。

    她这才抬头看乔端:“开不下去,关门就是了,我亏得起。”

    乔端顿时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鬼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这样说,是陈述的口吻。

    乔端放下筷子,餐盘里的饭几乎没动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平时不会来医院食堂用餐,她此番是特地来找徐檀兮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就不会坐到这儿来,不会跟我说那些话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很聪慧,温柔,但带刺。

    “以前没发现,徐医生你居然这么难搞。”乔端似笑非笑地看着徐檀兮,语气耐人寻味,“你是徐医生吗?”

    留着这么意味深长一句话之后,她起身端着餐盘走了。

    下午,有四位董事给徐檀兮打过电话,都是一个态度,让她息事宁人,让她以大局为重,把事情遮掩下来,说医院的声誉不能砸,说董事的利益不能不顾。

    傍晚,徐伯临也来了。

    满天云霞红得过分,像一张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徐伯临开门见山:“不要管那起医疗事故。”

    父女俩站在医院的走廊。

    徐檀兮刚看完诊,脖子上还挂着听诊器,袖子上有斑斑血迹,是她下午给外伤患者处理伤口时沾到的。

    她有很多漂亮的裙子,很多绣着花的斗篷和外套,有漂亮的缎面刺绣包包。

    但只要穿这身白大褂的时候,那些衣裳都会被压在衣柜里。

    她说:“那不是医疗事故。”

    徐伯临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金边眼镜,斯文儒雅:“是不是跟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谈话不像父女,更像上下级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,那他越级了。

    “我管不管和父亲您也没有关系。”她语气很温和,用词也彬彬有礼。

    医院是她的,和徐氏并没有关系,即便有,徐氏也是她的。

    她的温柔话,表达的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徐伯临怎么会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:“这件事要闹大了,不管真相怎么样,天盛集团都会名誉受损,天盛和我们徐氏还有合作,已经投产了,十几个亿的生意,不能出岔子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轻轻嗯了声:“原来您也有份啊。”

    心思剔透,聪慧过人。

    她更像她姑姑。

    徐伯临扶了扶眼睛,情绪都被镜片压在眼底,面上喜怒不露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是为了你好才来劝你,不管是为了医院还是徐氏,这件事都不应该闹大,要是没收好场,最后损失最大的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和那几个打电话过来的董事一样,说的都是利益。

    “叶董会给那位家属一笔丰厚的补偿金,人都已经没了,揪着不放有什么意思,还不如活着的人拿了钱好好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很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未经他人苦,事不关己,所以说得轻松。

    “那叶董有没有去问过,活着的人想要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去问,别人想要什么跟他有什么关系?他神情不满:“这些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你掺和什么?”

    没有关系吗?

    刚刚,李慧琴来找她了,跪在她面前,痛哭流涕:“徐医生,求你帮帮我,我不可以让我儿子死得不明不白。”

    李慧琴抓着她白大褂的衣摆,紧紧地,像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:“我不相信法律,这个是用钱说话的世界,不会有人听我说话,也不会有人在乎真相。”

    她甚至去求了撞她儿子的凶手,求他说实话。

    绝望的时候、走投无路的时候,你就能看见很多你以前根本就看不到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,求求你,”她跪在徐檀兮面前,嚎啕大哭,“我家冬林才十九岁,他才十九岁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乔端父女知不知道那个男孩子才十九岁,不知道薛和平知不知道,不知道叶沛霖和徐伯临知不知道,不知道那些让徐檀兮以大局为重的董事知不知道。

    佟冬林去世那天下午,徐檀兮去重症监护看过他,他笑起来有两个酒窝,是个大男孩。

    快下班的时候,徐檀兮给戎黎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声音很低落。

    她问戎黎:“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,是用钱说话的世界吗?”

    戎黎没有考虑:“是。”他说,“并不是说所有人都只看钱做事,但钱的确能盖住很多真相。”

    不是说没有正义,但往往正义没有翻身的时候,因为金钱真的很重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叫我不要管,如果不管,钱会不会盖住那个十九岁男孩的尸体?”

    会的。

    会盖住所有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既然用钱可以说话,杳杳,那就你来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不是个守规则的人,他只想让徐檀兮可以毫无顾忌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“想做什么,尽管去做,我别的没有,就是钱多,足够给你说话权。”

    她终于笑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