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93章 杳杳戎黎二连杀,乔端檀灵败
    乔端愣了一下,猛地站起来:“徐檀兮!”她五官气到狰狞,“你诈我?”

    太阳从左边窗户漏进来,落在徐檀兮脸上,像扑了一层揉碎的金粉。柳叶眉眼,温文尔雅,她是即便手握刀子也像个君子的那一类人,锋芒从不外露,悄然长在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是你不请自来,”她云淡风轻得像位旁观者,“也是你非要同我交易。”

    乔端气极,笑了:“行,要鱼死网破是吧?既然你不让我好过,那谁都别想好过。”

    她抢过徐檀兮的手机,挂断电话,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的时间:“录音我已经给了认识的媒体人,还剩一个小时,如果我不亲自拦下来,很快徐檀兮三个字就会出现在各大新闻板块上,毕竟你有个自带流量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她管不了那么多了,只想撕碎徐檀兮这层波澜不惊的皮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个忠告,”徐檀兮似乎并不畏惧她的“鱼死网破”,依旧淡然自若,“去拦下来,不然你一定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看,最后后悔的人到底是谁。”她撂下话,转身拨了个号码,阴着一张脸往外走,“郭律师,我父亲的案子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乔小姐放心。”

    十点四十,市警局。

    乔栋梁传唤时间已经满了二十四小时,他刚被带出拘留室——

    王刚揣着兜笑眯眯地过去说:“不好意思咯乔副院长,得麻烦你再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乔栋梁得意的表情瞬间僵化,他扭头看律师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郭进章摇头,示意他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晓钟,你和大彬走一趟虹桥医院,去把明丽丽请过来。”

    明丽丽三个字一出口,乔栋梁眼里就慌神了,王刚因为案子而拧巴的五脏六腑顺畅了。他把人带回拘留室,一只手背在身后,走出了退休老干部般休闲惬意的步伐,心想:徐医生果然是王炸啊。

    十一点十分,虹桥医院。

    明丽丽被警方紧急逮捕了,上车前,她请求:“能不能让我打个电话?”她解释,“打给我家人。”

    唐晓钟是一位善解人意并且品德高尚的人民公仆:“可以,但得用我的手机,还得开免提。”

    明丽丽点头,并且报了一串数字。

    唐晓钟拿着手机,接通后,明丽丽叫了一句:“妈。”

    接电话的是她的婆婆廖氏:“你怎么这个点打过来了?”

    她沉默几秒,想了一套说辞:“刚刚临时接到通知,我要出差了,得离开南城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护士也要出差?”

    “不算出差,类似于医学研讨会那种。”

    廖氏不懂这些,就没多问:“要去几天?”

    明丽丽眼睛已经红了,咬牙忍着快要爆发情绪:“还不知道,让我跟娇娇说两句吧。”

    “娇娇,”廖氏喊孙女过来,“你妈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女孩子年纪不大,嗓音软软糯糯的。

    明丽丽一听见女儿的声音,眼泪就止不住,她不敢哽咽,拼命装得若无其事:“妈妈要外出几天,你在家要听奶奶的话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要好好吃药,不要闹性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过了很久,娇娇没听到妈妈作声,“妈妈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明丽丽捂着嘴,眼泪流了一手掌,她死死咬着唇,不让哭声从指缝漏出来,缓了很久很久:“等妈妈出差回来,说不准娇娇的病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单纯,很相信妈妈的话:“那妈妈你要快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明丽丽说好:“有病人来了,妈妈现在要去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再见。”

    明丽丽挂断手机,捂着脸,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。

    “上车吧。”唐晓钟递给她一张纸巾,“你要是积极配合调查,也许法官会看在孩子的面上判轻一点。”

    她不要轻判,她只要她的孩子健康。

    她接了纸,说了声谢谢,擦干眼泪上车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像冰凌融化的水滴打在石头上,发出冰冰凉凉的音。

    唐晓钟抬头。

    他认得这人,徐医生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容先生有事吗?”

    他穿了一件到膝盖的大衣,露出来的半截腿依旧修长得过分,那副不喜不怒也让人惊艳的皮囊尤其适合这天寒地冻的冬天。

    唐晓钟语文不行,不知道怎么形容,就觉得这人给他的感觉像兜头淋了一场雾蒙蒙的江南雨,把他淋得晕头转向,虽然有点冷,但很上头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让我跟她说几句?”

    原则上不能,但他不是徐医生家的嘛,而且让唐晓钟上头的女人啊不少,男人是头一个,他给个特权吧:“不要太久。”

    他和大彬去旁边守着,稍微留了点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明丽丽没见过戎黎。

    他也不介绍自己:“乔栋梁是不是允诺了你,会给你女儿找骨髓?还给你申请重病救助?”

    虹桥医院有个基金会,专门帮助重症的贫困患者,不过申请名额很难拿到。

    明丽丽的女儿是白血病患者,还没有匹配到骨髓,而且她家也承担不起高额的医疗费。

    乔栋梁的确允诺过她,会尽快找到合适的骨髓,并且给她补助名额。

    戎黎一句废话都没有,句句戳人软肋:“他都自身难保了,你觉得他还会管你女儿的死活吗?”

    明丽丽一时慌张,话脱口而出了:“还有乔——”

    她说了个开口,意识到漏口风了,又立马闭嘴,目光警惕盯着戎黎。

    “你说乔端?”他侧身站着,金色的太阳落在睫毛上,浓荫盖进眼底,是一汪深不见底的墨色,“她也会进拘留所,你到时没准能见到她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明丽丽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“好好想想,谁才能救你女儿。”留下话,他转身。

    明丽丽在后面追问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他没回头,风裹着冬天的寒意,把他的声音吹过去:“我是徐檀兮医生的家属。”

    他在告诉她,应该怎么站队。

    十一点三十,JP地下电脑城。

    销售姓曾。

    “先生这次想要什么服务?”

    这是戎黎第三次过来,曾销售已经认得他了,他不买电脑,买“特殊服务”,而且他每次来都戴着口罩和帽子,手套也会戴,虽然曾销售看不见他的脸,但他这个身形、他这个扑面而来的大佬气质,还有他一掷千金的刷卡姿势,都让曾销售对他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今天注定又是一个盆满钵满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“给我几台追踪不到的电脑。”戎黎说的行内话,“我手速比较快,要灵敏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曾销售明白了:“先生这便请。”

    他把人领进房间,然后识趣地闪了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点,唐晓钟正在给明丽丽录口供。

    “这100克乙酰氨基酚是你申领的?”他把装着领药清单的自封袋推过去。

    明丽丽目光扫了一眼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药呢?”

    她坦言:“给佟冬林注射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供词就足以说明,佟冬林不是自然死亡。

    唐晓钟继续提问:“是谁指示你的?”

    她低着头,不看对面的刑警,两只手放在膝盖上,左手指扣着右手指:“没有谁指示我,我女儿病重,我最近状态不好,精神老是恍惚,记忆力也出了问题,所以才用错了药。”

    隔着一层单向玻璃,大彬在隔壁摇头:“晓钟第三次问了,还是不肯说实话。”他叹气,“又一个替罪羔羊。”

    明丽丽不肯指证乔栋梁的话,即便有乔端自爆的口供,也很难给乔栋梁定罪。

    王刚倒不以外,乔家父女都是聪明人,不可能不留后路:“你去走访一下,找找她替罪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十一点四十,某大V实名曝光了徐家千金。

    不多久,流量小花徐檀灵因为丑闻上了热搜,曝光人只发了视频和截图,没有任何配文案。

    第一个视频,徐檀灵掌掴助理。

    第二个是徐檀灵和经纪人的聊天截图,里面有谈到如何买水军,如何给同风格的艺人泼脏水,如何抢资源。

    第三个视频:徐檀灵母亲温女士宴请圈中导演,挤走预定的影视女主,让女儿带资进组。

    消息一出来,热度一路飙升。

    顾氏财团今天上市了:【单纯娇俏小白花人设崩塌咯】

    最美最仙最红最富的小花:【不靠家里的敬业人设也崩塌咯】

    噢SexLady:【人红是非多,相信灵宝】

    时瑾在江织床上:【不骂不黑,全怪我眼瞎,粉转路】

    被绿的周徐纺和姜九笙哭了:【当初我家妮姐被黑得有多惨,出来道歉!徐檀灵V】

    灵宝的小肩带:【抱住我家灵宝,造谣狗滚蛋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十一点五十,JP地下电脑城。

    “结账。”

    曾销售用手比了个数。

    戎黎放下一张卡。

    曾销售刷完卡递还:“欢迎下次光临。”他看不见口罩后的脸,只能看见那比女孩子还要浓密的睫毛,还有眼角特别性感勾人的泪痣,很让人有点心痒,不知道口罩下面会是怎样一张祸男殃女。

    戎黎接过卡,走了。

    店里的杂工小金伸长了脖子往门口看:“这人是谁啊?每次过来都戴着口罩。”

    赚到一大笔的曾销售春风满面:“是金主爸爸。”

    小金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曾哥曾哥!”监控室的小李急急忙忙跑过来,“监控又坏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月第三次坏了。

    曾销售好烦:“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小李也很懵:“不知道,好像是被病毒入侵了。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    曾销售想起了前两次的情况,他回头,看已经走远的金主爸爸:靠,金主爸爸好狠!

    十一点五十五,虹桥医院。

    午饭时间到了,乔端还在副院长办公室,她打电话质问那位收了她钱的大v媒体人:“怎么回事?我不是让你曝光徐檀兮吗?怎么上热搜的变成了徐檀灵?”

    对方姓姬,是女性。

    姬女士说:“我也不清楚,我分明连文案都编辑好了,发出来之后莫名其妙就换成了徐檀灵的黑料,现在我账号都登不进去,你给我发的录音也都不见了,跟见了鬼似的。”

    乔端不相信她,心里一股火气控制不住地往外涌:“不是你在耍我吧?”

    姬女士被她阴阳怪气的语气刺激到了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我尾款都没拿到,你还怀疑我?徐檀灵是徐家的千金,我还没那么本事弄得到她的黑料,就算我弄到了,我会蠢到拿去曝光?”

    姬女士也是气毛了:“拿黑料去换钱它不香吗?你动动脑子行不行!”

    乔端已经方寸大乱了,狗急了都跳墙,她还能冷静。

    姬女士很烦躁,现在明面上是她曝光了徐家千金,还不知道徐家会怎么报复她:“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得罪了什么人,这手笔一看就是大佬,我可得罪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怒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乔端立马去翻手机,不见了,录音都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她急急忙忙地推门出去,没走几步,迎面来了七八个人。

    “乔端医生。”

    是卫生局和警局的人。

    乔端有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上前说:“我们收到举报,你涉嫌学术造假、受贿、药品偷税、职务侵占等多项罪名,你可以保持沉默,但你所说都会记录在案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通知:接下来大概20天,每天更四千,不分章,更新在下午六点半之后

    主编爸爸下了命令,要我存稿爆更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