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94章 戎黎大获全胜,一网打尽
    为首的男人上前说:“我们收到举报,你涉嫌学术造假、受贿、药品偷税、职务侵占等多项罪名,你可以保持沉默,但你所说都会记录在案。”

    乔端手放在身侧,握紧后青筋慢慢凸起:“你们有逮捕令吗?”

    为首的人把逮捕令亮出来:“带走。”

    乔端被带去了警局,她的案子原本应该由卫生局或工商执法站负责,但她并不是单纯的医学犯罪,而是辅助乔栋梁谋杀犯罪,所以两个案子合并了,由刑侦队主要负责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,明丽丽在拘留所见到了乔端,她这才明白了,为什么徐医生的家属说她们会在拘留所见面。

    原来,天外有天,人外还有人。

    明丽丽用手铐敲了敲墙面:“我要见王队长。”

    乔家父女都自身难保了,她要重新站队,反正她什么都不求,只要她的女儿能活着就行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大彬走访回来了,进屋先喝水。

    “明丽丽是单亲妈妈,有个五岁的女儿,她女儿患了白血病,还没匹配到适合的骨髓,而且她家里还有个患了尿毒症的婆婆,经济很困难,估计是为了她女儿的病,才听了乔栋梁的——”

    王刚把话接过去:“招了。”

    大彬一愣:“啥?”

    唐晓钟说:“明丽丽都招了,她是为了骨髓和医药费才助纣为虐,而且她手里还有录音证据。”

    招了?

    大彬看不懂了:“之前还不肯开口,怎么突然就开窍了?”这个案子虽然破得很顺利,但从头到尾都让人很迷。

    王刚这时接了个电话,是刑事情报科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是我们队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,王刚面露喜色:“你发我邮箱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王刚打开电脑,看完情报科发来的东西之后乐了:“证据链齐了,可以一网打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大彬和唐晓钟围过去看屏幕。

    王刚把资料拉上去:“乔栋梁给薛和平的钱打到了他的一个朋友那里,叶沛霖给乔栋梁的钱换成药品差价,再让乔端利用职务之便,进行违法侵占和非法偷税,利益往来找到了,买凶杀人就铁证如山了。”

    唐晓钟一遍看下来,有点眼花缭乱,连账目报表都有:“这些都是哪来的证据?”

    王刚摸摸下巴:“天上掉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大彬指天:“老天开眼?”

    是黑吃黑。

    这是个黑吃黑的世界,虽然不光彩,但王刚觉得吧,对上禽兽的时候,有时候不需要太光彩。

    晚饭后,洗碗的时候,徐檀兮问戎黎:“你怎么查到的?”

    “薛和平的那个朋友贪财,叶沛霖的秘书贪色,我给了他们想要的东西,他们回报我想要的,秘密和欲望可以交易。”

    规则有点阴暗,但的确好用。

    徐檀兮关掉水龙头:“这就是LYS的领域吗?”她只有只有模糊的概念。

    戎黎说是:“LYS就是做灰色交易的,利用人的弱点,去拿到要想的任何东西。”他弯下腰,看她的眼睛,“怕我吗?”

    他虽不碰人命,但也确实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。

    徐檀兮摇头,她说不出缠绵悱恻的情话,便踮起脚尖亲了亲他嘴角。

    戎关关抱着一个快要吃完的梨在啃:“哥哥——”

    他还没走过去呢,他哥哥就特别凶地说:“回你房间去。”

    还想再吃一个梨的戎关关:“哦。”他回房去,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戎黎把脸凑过去。

    徐檀兮轻轻推他,眼波流转,还复低眉。他搂住她细细一截腰,低下头去,吻她的耳环。

    前天晚上,徐檀兮发现她的药少了两颗,而且监控被删了一段。

    戎黎恢复了监控,知道了药在乔端手里。

    昨天上午,乔端的手机“丢”了几分钟。傍晚,姬姓媒体人的电脑突然黑屏,晚上拿去店里维修了。

    前面有提过,戎黎“手速”很快,除了贩卖人性之外,他最擅长的领域是计算机。

    徐檀灵丑闻曝光已经过去半天了,网上热议的势头丝毫没有减退,继#徐檀灵耍大牌#、#徐檀灵抢资源#、#徐檀灵拼妈#之后,#徐檀灵滚出娱乐圈#又杀进了热搜。

    徐氏大楼的第十八层是徐檀灵的工作室,已经十点多了,依旧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网上把她骂得狗血淋头,她的团队一直在控评,但效果不佳。

    徐檀灵正在发脾气:“公关呢?怎么还不辟谣?”

    她经纪人麦婷也一个头两个大,捏了捏眉心,头疼不已:“都是实锤怎么辟?”

    徐檀灵没过脑子就说:“那就用别人的丑闻去压。”

    上一次也是,用徐檀兮和萧既去压了热搜。

    “这次跟上次不一样,不是小水花,事情太严重了,光掩盖不行。”

    麦婷在这一行摸爬滚打了很多年,见过的浪比徐檀灵看过的水还多。

    徐檀灵坐不住:“那还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道歉吧。”

    她不肯:“道歉岂不是承认了?”

    有钱人家的公主就是难伺候,犯了错还打不得骂不得,麦婷也不耐烦了,语气不太好:“像这种实锤了的黑料就老老实实道歉承认,然后消停一段时间,等风波彻底过去,你再上一些公益节目,用新形象重新回归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等多久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确定,等网上的声音平息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对这个安排很不满:“这和封杀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麦婷把咖啡杯往茶几上一搁,摔得咣咣作响:“那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要不是徐家家大业大,谁愿意伺候这种有公主病的艺人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个。”这会儿兴师问罪的徐檀灵可不像她平时装得那样无害可人,她抱手坐着,下巴往上抬了一个弧度,像只骄傲又优越的孔雀,“麦姐,我跟你的聊天记录是怎么流传出去的?还有那两个视频又是怎么流传出去的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。”麦婷脸色一沉,“你怀疑我?”

    “视频先不说,聊天记录只有我跟你能截图,不是你难道是我自己吗?”

    麦婷忍无可忍了,语气很冲:“你是我手底下最红的艺人,说句不好听的,你就是我的摇钱树,我会蠢到砍自己的树?”

    徐檀灵动歪心思的时候,挺聪明的。

    但自负的时候又很蠢。

    “除了我跟你,还能截图的人多了去了,不用顶级,一个中端价格的黑客都行,我以前带过的艺人也不是没碰到过这种情况,你有闲心在这怀疑我,还不如想想,是谁不想让你好过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。

    徐檀灵的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了这个名字,她冷静下来,思考片刻,这才转变态度:“对不起麦姐,是我气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是她高估乔端了。

    但徐檀兮是精神病这件事,不到万不得已,她不会自己亲自去曝光,毕竟温时遇那么偏袒徐檀兮,她不能让温时遇讨厌,也不能让徐家觉得她目的不良。

    “算了,”麦婷把火气压下去,“她先解决问题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找个人帮我写道歉文案,压新闻的事也安排一下吧,能压一点水花是一点。”徐檀灵眼波一转,有主意了,“正好我这里有个素材。”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,佟东林案件曝光,虹桥医院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我是杠精本精:【看碟下菜,钱大于命,这不是医学界公开的秘密吗?】

    一朵小污花:【现在的医院都这么丧尽天良?不敢生病,怕别人贪图我的肾!】

    顾东北是我:【吓得我赶紧把挂号预约取消了】

    王浩辰的小心肝:【我妈上个月还在虹桥医院做了手术,主治医生人很好,护士姐姐也很负责,大家理智一点,不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】

    苟富贵1129:【我是虹桥医院的医生,乔氏父女只代表他们自己,仍有千千万万有责任心、有职业道德的医护人员,比如七十八岁还坚守岗位的钱必福教授、救治过五十四位缺陷儿童的洪学诚主任、拿出自己两年工资为患者安装假肢的王兰医生、揭露医学谋杀敢为死者说话的徐檀兮医生,请大家不要对我们这个行业失望,不要对我们虹桥医院失望】

    隔壁老王的孩子姓李:【我也是医生,最怕这种老鼠屎坏我们一锅粥】

    仗贱走天下:【不管怎么洗,反正我是不敢再去虹桥医院看病了】

    我爱搓麻将:【兄台,快来我们***医院,保证不图你的肾,就图你几个钱而已,各种检查走一波】

    阿兰今天也要开心哦:【有一说一,虹桥医院的医生确实厉害,也不会动不动就检查开药】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次日,警局对面的路上蹲了一伙人。

    大彬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围着他拍照:“外面怎么全是记者?”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一身,早知道就穿那件很帅的冲锋衣了。

    唐晓钟在烤火:“案子走漏了风声,网上都炒翻了。”

    大彬坐过去:“谁走漏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王刚从外面回来,脸被风吹得跟猴屁股似的,他问唐晓钟:“叶沛霖招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唐晓钟把笔录放到他桌上,“他的秘书招了,说是他会错了老板的意,才把事儿给办岔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样,意料之外,又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王刚自己也是出自所谓的上流社会,他清楚地明白,衣冠楚楚的那些面皮下面有多少恶臭和腐败。

    案子已经告一段落了,没有那么快开庭,佟冬林的遗体火化了,李慧琴想带他回老家,走之前,她去了一趟虹桥医院,见了徐檀兮。

    她从老旧的帆布包里拿出白色的信封,放到桌子上:“徐医生,这个钱帮我捐给医院吧,放我这里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信封里有两张支票,一张是医院给的,另一张是叶家差人送过来的,里面的钱她一分也没动。

    “别人我也不敢给,只能麻烦你了。”李慧琴手落在信封上,指尖轻轻抚摸着,“这是我家冬林用命换来的钱,一定要用在刀刃上。”

    “李女士——”

    她打断:“不用劝了,我已经想好了。”她把手拿开,摇了摇头,“不用劝了,徐医生。”

    这个钱她真的不想用。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再劝,弯下腰,鞠了一躬,郑重允诺:“请您放心,也请您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李慧琴起身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女士。”

    李慧琴留步。

    徐檀兮双手递给她一张名片:“请您保重。”

    李慧琴接过名片,放在兜里,用粗糙的手掌压了压:“徐医生也保重。”

    她走了,应该再也不会来虹桥医院了。

    走廊很长,不知道为什么,医院总是格外阴冷。迎面一个少年走过来,十七八岁的样子,他很虚弱、很瘦小,脸上没有血色,脚步晃晃悠悠。

    少年走到李慧琴面前:“您是李慧琴阿姨吗?”

    李慧琴点头:“我是,你是谁?”

    少年不说话,慢慢跪下,磕了三个头:“谢谢。”他又磕了三个头,磕得很重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李慧琴知道他是谁了,走上前,手扬起来,再扬高一点,可巴掌却怎么落不下去。

    少年红着眼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李慧琴手在发抖,她恨这个少年,恨他全家,可是他身上有她儿子的肾。

    她颤抖着放下手:“好好活着,活久一点。”

    她哭着走了,少年还跪在那里,跪在从窗户外漏进来的一角太阳下面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心有点酸……

    存稿好难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