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95章 前世双修论,戎黎结婚了?
    医院方没有回应网上的声音,照常营业,来看病的人是少了一些,但依旧络绎不绝,虹桥医院这么多年的口碑在,虽然会受这次案件的影响,但还不至于彻底翻不了身,也有不少不用耳朵去评价好赖的人。

    天盛和徐氏的合作砸了,徐伯临虽然不满,但毕竟毕竟徐氏是徐檀兮说了算,他除了摆脸色也不能怎样。

    叶沛霖无罪释放,他的秘书把罪名全部担下了。王刚说乔栋梁可能不会判很久,但教唆杀人罪跑不了。乔端涉及多个案件,最少七年。明丽丽虽然是受人教唆,但下手的是她,可能会判十年以上,薛和平肺癌晚期,保外就医了。

    周四,明丽丽的女儿被安排入院了。

    周五,戎黎去南城大学上课了,工商系有位老师临时休产假,他去顶一段时间,反正离寒假也没多久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排队,医院吃午饭会分批次,十一点半左右,徐檀兮在急诊大楼的门口看见了傅潮生。

    他蹲在柱子旁边,低着头,怀里揣着东西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过去:“傅先生?”

    傅潮生立马抬头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:“光光!”也不知道他等了多久,脸被风刮得通红,“你下班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去吃午饭。”徐檀兮把吹乱的碎发别在耳后,“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了。”他把抱在怀里的两袋东西塞给她,“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是一袋糖果,还有一袋红豆包。

    包子还是热的,徐檀兮莞尔笑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两手揣在兜里,穿着大大的棉袄,棉袄上的帽子端端正正地戴着,把头发压下来,遮住了右边额头的疤,看不见疤了,不会那么凶,是个俊逸又干净的少年人。

    “光光,我要回帝都了。”他好像不开心,皱着秀气的眉,“官鹤山又来我们LYG找麻烦,我要回去教训他,等我摆平了他,我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是徐檀兮第二次见他,可奇怪的是,一点陌生感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很像温时遇,最像刚来温家时的那个温时遇,那是的他不爱说话,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徐檀兮温声细语地叮嘱他:“你万事要小心,不要受伤了,要是有事解决不了,可以给我或者给戎黎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傅潮生点头,跟捣蒜似的:“嗯嗯嗯嗯……”嗯了好多声,他才说,“你想找的人我去帮你找,你在这里要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谁?”

    徐檀兮怕包子会凉,两只手抱着。

    他摇头不说,这是光光让他做的事,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你趁热吃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摆了摆手,把棉袄帽子上的松紧勒紧,手揣回兜里,扭头走了两步——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样毫无预兆。

    他脚步卡住了,回头:“光光?”

    它盯着怀里的两包吃的,然后腾出一只手,捂住嘴。神尊说了,在外面不能发出声音,要躲到没人的地方等他来接它。

    它蹲到树后面去,用牙把塑料袋子咬开,啃包子吃。

    傅潮生打电话给戎黎。

    “你快来医院,光光又变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挂掉,坐到树下的椅子上,拍拍旁边的位子:“光光,坐这里来,我陪你等。”

    光光叼着包子盯着他。

    哇,好像小黑。

    小黑是西丘百里山峦上一只会说话但怎么修都修不成人形的折耳猫,它通身黑色,没有一根杂毛。

    它们猫很讲究品种和毛发的,小黑不跟一般的杂毛猫玩,它只跟小白玩,小白是没有一根杂毛的白灵猫。

    最近小白都不来它洞里串门了,它觅食的时候,看见小白在山涧里蹦蹦跳跳。

    它蹦跶过去:“小白。”

    小白修成了人形,梳了辫子,还穿裙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好久都不来找我玩?”

    小白跑过来坐下,手里有一把栀子花,她摘着花瓣吃:“因为我沉迷修炼不可自拔了。”

    小黑趴在到有太阳的一块草地上:“你在练什么法术?”

    “双修你听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小白用手画了个大圈圈:“是很厉害很神秘的法术。”

    小黑也想修炼很厉害很神秘的法术:“怎么练啊?”

    小白想起了树婆教她的:“要跟别人一起练,骑马你见过吗?”

    小黑舔了舔爪子:“见过。”

    小白往地上一趴,叼着一朵花,学骑马,上下晃了两下,把叼在嘴里的花吃了:“就这样,跟骑马差不多,但是要一公一母一起骑。”

    小黑觉得很简单,摇了摇尾巴:“那我也可以啊,小白,你跟我双修吧。”

    小白果断拒绝:“不要,树婆说要跟比自己厉害的人双修才能涨很多法力。”

    那个教书先生有三条尾巴,她都没见过这样的妖,肯定很厉害。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不跟黑熊双修?”小黑觉得黑熊是很厉害的公妖。

    小白五官都在拒绝:“它太丑了!”她好嫌弃,“它的熊毛那么黑,我的猫毛这么白,它配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她拂了拂心爱的白裙子,又淑女地勾了勾头发。

    “小白,”小黑有点难过,“我也是黑毛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立马说:“你当然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小黑露出期待的眼神:“我哪里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你的猫毛多有光泽,太阳底下还会发光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小黑有被夸到。

    山涧里小溪潺潺,偶有燕鸟飞过,掠起涟漪圈圈,山峦里有各色小花,太阳从树缝漏下,落在小黑身上,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傅潮生的电话打来的时候,戎黎正在上课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去了教室外面,门一关上,原本鸦雀无声的教室就哄闹起来。

    倒数第二排座位上坐了三个女孩,是一个寝的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,我死了!”穿姜黄色棉袄的女孩子一通叫完,捂着心脏戏精地说,“我被新老师帅死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死了。”烫了梨花卷的室友把书竖起来,内部讨论,“看上去好年轻啊,肯定比我们大不了几岁。”

    旁边黑长直的大眼萌妹子也很激动:“能当大学老师一定是高材生,有颜还有学历……”她双眼发光,“师生恋我可!”

    黄棉袄:“我也可!他那颗泪痣太杀我了。”

    梨花卷:“腿和手我能玩一年。”

    黑长直:“看着又乖又欲,就是有点严肃。”

    突然——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后面传来的声音,是十分不屑一顾的鼻腔。

    女生们回头。

    最后一排坐了一个人,他打耳钉、烫头发、食指纹了一圈黑色的纹身,一副很渣的打扮,一张很贵公子的脸:“他有主了。”

    还能是谁?

    徐放。

    徐放是学渣,当然考不进来,他妈捐了楼把他塞进南城大学的,很少来学校,每次来,都是他妈揪着他的耳朵踢他来的。

    上什么学,搞娱乐城不香吗?

    徐放没法理解他家张女士,觉得张女士更年期了。

    梨花卷跟他呛声:“你怎么知道新老师有主?”

    新老师一进教室,只在黑白上写了一个名字(容离),然后开口的第一句话是:把课本翻到第245页。

    当时正在埋头打游戏的徐放被吓了一跳,心想这是什么狗屁缘分。不过现在看来估计是天意,老天都要他看着那个长得容易招蜂引蝶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堂姐的男人。”徐放看着前面三个女孩,“你们知道我堂姐是谁吗?”

    不等女孩们说话,他就开始骄傲地炫了:“比你们漂亮一万倍,比你们有钱一万倍,而且她还很温柔,是外科医生,有一家私立医院,还有一个上市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炫就炫吧,非要踩别人。

    “徐放同学,”黑长直同学真诚地建议,“你能把你的嘴捐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长嘴的话,徐放也是妥妥的一枚贵公子。

    想当初刚同班的时候,也有不少怀春的少女对他抱有幻想,毕竟长得帅又有钱嘛,久了少女们就受不了了,他毒舌又直男,不懂女人不懂爱!

    叮。

    徐放点开手机微信,是他的网红女朋友发过来的。

    齐小桑:【来亲戚了,肚子好痛】

    徐放打字回复:【你亲戚打你了?】

    齐小桑:……

    齐小桑:【来大姨妈的意思】

    徐放:【你大姨妈打你了?】

    齐小桑:……

    齐小桑:【来例假的意思】

    徐放:【哦】

    他心想,女人真麻烦,除了他堂姐。

    齐小桑:【肚子好痛】

    徐放:【加油】

    齐小桑:……

    Chanel、LV、Hermes、Coach、Gucci、Burberry……忍!

    齐小桑:【我吃完午饭了,现在回家,你在干嘛?】

    徐放:【我在上课,你呢?】

    齐小桑:……

    她刚刚说了个寂寞,姨妈更疼了,气的。

    戎黎在外面打电话,打给程及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去一趟虹桥医院,帮我看着徐檀兮,不要让别人接近她。”

    程及一听就明白了:“他人格切换了?”

    他前几天晚上见过一回,猫人格跟他也算认得。

    “嗯,你店里离医院近,我还有十五分钟下课。”戎黎使唤他,“你先过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戎黎已经雇了人看着徐檀兮,是医院的一个女性保洁人员。当然了,人家原本不是干保洁的,是干保镖的,但戎黎仍不放心,程及身手好,他过去盯一下,更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程及的店离虹桥医院很近,因为这个原因,戎黎租了他一楼的店面,打算开个糖果甜品店,程及挺不要脸的,月租要了90万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仅要帮你奶孩子,还要帮你看女朋友了是吧?”程及吊儿郎当地操着一口低音炮,“凭什么呀,镇友。”

    戎镇友理所当然:“别人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幅离不得他的样子,程及能怎么办:“定位发过来。”

    戎黎把定位发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远远看着她就行。”他说,“不要靠近。”

    程及迷之自信,并且迷之自恋:“怎么,怕你女朋友迷上我啊?”

    “徐檀兮的眼光没有那么低。”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戎黎还是再一次警告,“离她远点。”

    那边:“嘟嘟嘟嘟……”

    戎黎回到教室。

    教室里立马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剩十五分钟,随堂小测。”

    学生们嗷嗷叫,表示抗议。

    戎黎直接把题目写在黑板上,是一道比较复杂的微积分:“下课之前交给学委,没交的记缺课。”

    下面又嗷嗷叫。

    戎黎没心情上课,盯着手机上徐檀兮的定位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下课铃声响,他拿了书就走。

    “容老师。”第一排的一个女生跑过去,“能加一下微信吗?我有几道题不会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耐心:“不会问学委。”

    “容老师,”女生胆子很大,化了淡淡的妆,笑起来漂亮又自信,“你有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当时校方聘用戎黎,有一个很担心的问题——颜值过高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上一世的上一个剧情在178章,因为上一世的事不是连续写的,怕你们连接不上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