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198章 戎黎惩治徐檀灵,舅舅护檀兮
    “在学校有女学生管我要微信,我告诉她我已婚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他要个戒指,来圆谎。

    “徐放还在你班上,”方才戎黎说起过,徐檀兮思量着,“要不要我跟他打声招呼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说就行。”戎黎把她的安全带解开,“也不算说谎,我们本来就订婚了,在祥云镇,你收了我送的鸡。”

    最后买了对戒,是徐檀兮挑的,很简单大方的款式,不过医院有规定,外科医生不能佩戴戒指,徐檀兮便再买了一条链子,把戒指串成了项链。

    买完菜后回麓湖湾,车刚停进停车位,戎黎的手机响了,不是他常用的那一部,是放在车里的另一部手机。

    戎黎直接开了免提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容先生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是男人的声音,而且经过了处理:“富星半岛,车牌7443,请您确认。”

    戎黎回了一个音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最晚明天中午交货。”

    是职业跑腿人,戎黎雇的。雇职业跑腿人干嘛?

    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看了徐檀兮一眼,然后对跑腿人提了个要求:“找个女摄影师。”

    那边说没问题。

    戎黎挂了电话:“杳杳,”他语气很谨慎,因为不确定,“你如果不喜欢我这么做,我可以现在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他其实已经收敛了,若真要由着他的性子来,他还能更卑鄙、更毒辣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行,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他没有道德观,但徐檀兮有。

    徐檀兮说:“你不用刻意迎合我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知道,戎黎一直在克制自己,为了迎合她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看我眼色,想做什么都可以,我不会干涉你。”她眼神很温柔,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不满或是不悦的情绪。

    戎黎很少反驳她:“要看,我不想惹你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不高兴。”徐檀兮怕他不信,便看着他的眼睛说,“这样做虽然不磊落,但简单管用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也不是那么磊落刚正的人,她只是不太自己动手,喜欢用钱解决。

    “也不单单是这件事,如果我做了让你不喜欢的事情,你不要迁就我,迁就多了,日积月累后会产生不满,慢慢地你就会厌倦我。”

    他用了厌倦这个词,姿态放得很低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很没有安全感,即便他们感情这么稳定,他依旧会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程及同你说的?”戎黎自己对男女关系的领悟还没有这么高,也不是第一次说这一类的话。

    比如他不让徐檀兮洗碗,他的理由是:把她养娇了,她就会离不开他。

    徐檀兮说不对。

    他当时说是程及说的。

    戎黎有点不想承认: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哭笑不得:“你怎么什么都问他?”

    “没别人可以问。”戎黎把话题拉回来,“你以后会厌倦我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犹豫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车窗玻璃上倒映出来的轮廓柔和,连光都眷顾他,影子与笑着的他都好看。

    徐檀灵平时不和父母一起住,她在富星半岛买了房子,自己一个人住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,结束活动后,麦婷送她回了富星半岛。

    保姆车停在地下车库,车牌7443。

    “祁导那边我会尽量帮你争取,你好好休息,把状态养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因为网上的言论,徐檀灵的状态很差,麦婷不太放心她:“要不要我送你上去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戴上口罩,自己下车了。

    麦婷在后面嘱咐她:“早点睡,我明天早上八点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她没理会,快步往电梯口走。等她拐进了电梯口,麦婷才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只有徐檀灵一个人在等电梯,富星半岛是新小区,入住率还不太高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在刷手机,后面忽然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哒、哒、哒、哒、哒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慢慢变得急促,离她越来越近,她猛地回头,瞳孔放大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戴着口罩的男人突然扑过来,捂住她的口鼻,她顿时眼前一黑,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男人很高很壮,穿着黑色夹克,帽檐压得低,看不见脸,他环顾四周之后,把徐檀灵拖进了一辆没有车牌的面包车里。

    次日,雪天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,整座城市就都穿上了银装,刮风下雪,雾蒙蒙的天、乌压压的云,还有撑着伞快步行走的路人、淋着雪嬉嬉闹闹的小孩。临近年底,街上到处都是红彤彤的花灯,这座南方的城市有冰冷的冬天,也有热闹的烟火。

    傍晚,徐家的保姆打电话给徐檀兮,让她和戎黎回老宅吃饭,温时遇也过来了。徐檀兮正好有事要见见徐檀灵,和戎黎一道过去了。

    快七点了,徐檀灵人还没有到。

    徐伯临很讨厌等人,沉着脸问妻子:“檀灵怎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温照芳说:“可能有什么事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过去催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曹操,曹操到。

    徐檀灵戴着口罩进屋了。

    温照芳接过她的包,问她:“你怎么这么晚才来?”

    她把口罩摘掉,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:“临时有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提前打声招呼。”温照芳见她脸色不好,语气温柔了些,“怎么了,生病了?”

    她往徐檀兮那边看了一眼:“没有,天气太冷,冻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开饭吧。”

    徐伯临招呼温时遇入座,徐仲清一家也过来了,都不说话,饭桌上的氛围很沉闷。

    徐放的微信时不时会响几声,张归宁在桌子底下踩他的脚,用眼刀子警告他。

    饭后,徐伯临说有事要和温时遇谈,他道有事,起了身,唤徐檀兮:“杳杳,你随我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说好,对戎黎说:“你在这坐会儿。”

    戎黎想跟着去,忍住了。

    等饭桌收拾完,佣人沏了茶,端了水果出来,徐伯临和徐仲清谈事去了,温照芳叫走了徐檀灵,客厅只剩戎黎和张归宁家三口人。

    “小容啊,”张归宁很自然熟,“听红红说你在南城大学代课。”

    戎黎喝了一口茶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放下茶杯,推到一边。

    难喝。

    泡茶技术连徐檀兮的十万分之一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红红他怎么样?”自从知道了侄女婿是大学老师,张归宁就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股敬畏之心,“他上课听不听讲?”

    徐放好烦:“妈!”

    戎黎不咸不淡地回了句:“不怎么听。”

    更年期的张归宁女士很暴躁,立马一巴掌朝儿子糊过去:“不听讲你是要上天吗?”她又推搡了儿子两把,看不得,看到这讨债鬼她就眼睛疼,她让讨债鬼滚开,然后变脸似的,转头对戎黎笑眯眯:“我们红红就麻烦小容你多费心了,他要是不听话,不用客气,尽管打他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接话。

    尬聊结束。

    徐放坐到徐赢赢那边去:“姐。”

    徐赢赢在打游戏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帮我买个包。”

    徐放把手机里的图片找出来,徐赢赢用余光瞄了一眼:“这包买不到,断货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买个二手的。”

    徐赢赢刚好有:“我的不用,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放吃饱喝足,往沙发上一躺:“谢了,老姐。”

    徐赢赢在游戏里捡枪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嘴:“新女朋友?”

    徐放兴致缺缺:“有一阵子了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没眼光。

    以前交的女朋友基本都是冲他钱来的,拿他当冤大头,不过徐赢赢也不偏袒他,毕竟自己的亲弟弟是个什么货色,她这个当姐的也一清二楚。说句公道话,跟她家傻弟弟这样的人交往,不给那些女孩子们买包,的确有点委屈她们了。

    “照片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徐放瘫在沙发上,跟个大爷似的:“有啥好看的,又不是要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。”徐赢赢看了他一眼,越看越不顺眼,一脚过去,“渣男。”

    屋外在下雪,屋里很安静,暖气开着,窗户上凝了一层模糊的水雾,朦胧了上面的倒影。

    徐檀兮坐在床边,是端正又规矩的坐姿。

    温时遇坐椅子上,与她隔了几米:“祁导前几天来找我,说新电影想请你做戏服指导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有些诧异:“我是外行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双腿随意地伸着,他平时很注重礼仪,也就在她这里能自在放松些:“你去年帮老太太做的那款旗袍,祁导也见过,他的意思是想让你负责女演员的旗袍,其他部分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她没系统地学过,不过徐家是做服装和高定的,她祖母生前是服装设计师,她喜欢旗袍刺绣,便跟着学了一些相关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沉吟思考了片刻:“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勉强。”灯在温时遇的侧面,连地上他的侧影都是温柔的,温润清俊,像一朵有风骨的莲,“你若是不好拒绝,我会帮你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小舅舅,电影是你投资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便应下了:“好,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他领带系得端正,就是额头的发不是很规整,显得随意懒倦了些:“中途也可以放弃,电影是我投的,你可以随着心意来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笑着说好。

    他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块白色手帕,没有盒子,帕子里包着一只莹白的玉镯。

    他轻放在桌上:“前几天在拍卖会上看到的,颜色很配你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喜欢玉石,尤其是白玉。

    温时遇也喜欢,不过他不爱珍藏,都赠给她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温时遇回:“不用谢。”

    这时,外面有人敲门。温时遇起身去开门,是温照芳带着徐檀灵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时遇。”温照芳视线越过温时遇,看了徐檀兮一眼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他很礼貌,礼貌得像对待外人。

    温照芳和他同父不同母,自然也没什么感情,言辞客套:“我有件事拜托你。”

    “去外面说。”

    他从屋里出来,轻轻带上门,随温照芳去了书房。徐檀灵没有跟上去,她留在了徐檀兮屋外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徐檀兮开门,说了声请进。

    书房。

    温照芳开门见山:“我听说祁导的新电影是你投资的。”

    温时遇在沙发上落座:“是。”

    茶已经沏好了,温照芳倒了一杯,将茶盏推过去:“里面有个角色很适合檀灵,不是主演,只是个配角,你能不能跟祁导打声招呼,把那个角色留给檀灵?”

    温时遇没有动那杯茶,他眼型略长,五官偏淡,风度翩翩,却让人有距离感。

    “她若是想演,自己去试镜。”

    温照芳连忙解释:“她会去试镜,但如果你再帮她说几句好话,通过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。”她身上披着昂贵的披肩,容颜保养得姣好,为徐檀灵说好话的时候,倒像个慈母,“她最近绯闻缠身,她的经纪人想借这个机会帮她转型,你是她舅舅,能帮就帮她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她舅舅,”温时遇眼神凉凉的,眼里像融有清秋的泉,他纠正,“我是檀兮的舅舅。”

    可能温照芳自己都忘了,徐檀灵不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当看我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阿姐,”他是唱戏的,字正腔圆,咬字清晰,“我做生意从来不看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对了。

    他补充:“檀兮例外。”

    他对徐檀兮的偏爱,从来都是明目张胆的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

    抱歉,更晚了。月底了,月票双倍,别忘了投掉哈。

    今天是爱舅舅的一天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