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201章 昭里带小娇夫去露营
    .

    她浅笑莞尔,介绍说:“这是我先生。”

    大大方方,堂而皇之。

    这是徐檀兮对戎黎的偏爱。

    学生们嗷嗷欢呼,教室里闹闹哄哄,戎黎安静地站着,那双曾被风霜冷却过的眼眸已经温柔了模样。

    “杳杳。”

    他心情特别好,牵着徐檀兮走在学校的青石路上,路两边栽种了四季青的桂花树,草坪里的雪还没有完融化,日头从树缝里漏出一块块形状不一的光,铺在未消融的雪上,像银白色里掺了若隐若现的金黄。

    “我很高兴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她知道啊,他一直在笑。

    对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把微信贴PPT上了?到时候什么人都来加你。”

    比如那个白天做梦的王川河。

    “不是问专业问题,我不会回的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脾气好戎黎是知道的:“光不回不行,你要拉黑。”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还是不放心:“手机给我。”

    她把手机给他了。

    他给她换了个头像,另外还换了昵称,头像是他亲她的照片,昵称叫:已婚勿扰。

    徐檀兮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昵称刚改完,徐赢赢的微信就发过来了。

    徐赢赢:堂姐,你要是被堂姐夫绑架了,就发个表情

    徐檀兮回复:微笑

    这个表情,是堂姐本人无疑了,徐赢赢发了个受小弟一跪的表情包。

    微信群消息响了。

    是临时拉的医学院演讲群。

    肿瘤科李斯年:徐医生,聚餐来吗?

    小儿外科徐檀兮:可以带家属吗?

    普外老蒋:当然可以

    徐檀兮问戎黎:“同事聚餐,陪我去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聚餐的地方离南城大学不远,戎黎带徐檀兮在学校逛了一圈才开车过去。

    包厢已经定好了,徐檀兮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推开门,和戎黎进去。

    蒋主任坐在最门口的位置:“徐医生来了。”他把菜单推过去,“我们都点完了,就差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落座后,将菜单给戎黎,让他点,他知道她的喜好,点了几样她平时爱吃的。

    一桌一共坐了八个人,除了徐檀兮,还有一位医生也带了家属。

    菜没有那么快上来,蒋主任挑起了话题:“容先生,在哪上班啊?”

    没待戎黎说话,他左手边的男士代他回答了:“主任,你没听见刚才女学生们起哄?容先生是南城大学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是肿瘤科的李斯年医生。

    这位李医生就是那个为了追徐檀兮而跟乔端分手的前任。

    蒋主任眯了一小口白酒:“当老师好啊,铁饭碗。”

    戎黎在给徐檀兮烫杯子。

    李斯年其实长得不错,在医生里头算模样出色的,就是说话爱拿腔拿调:“徐医生,你男朋友异性缘真好,刚才好多女学生都认出他了。”他叹气,“不像我,很少有机会跟异性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戎黎眼皮抬了抬,也没说什么,给徐檀兮倒了一杯温水。

    “男朋友?”蒋主任之前在医院没碰到过戎黎,“不是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不是徐医生的先生吗?

    蒋主任也不好意思直问,毕竟是上司的私事。

    李斯年接了话:“还没吧,结婚了肯定会发喜糖。”他视线越过戎黎,看向徐檀兮,“对吧,徐医生?”

    “已经订婚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这样回复。

    李斯年脸上的笑有点不大自然了:“容先生一定很幸福吧?真羡慕你,能有我们徐医生这么温柔漂亮的未婚妻。”他开玩笑似的地说,“可以少奋斗五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放下杯子,眼角余光往那边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李斯年手一滑:“呀!”一杯饮料倒在了戎黎外套上,“对不起对不起,弄到你衣服上了吧?”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戎黎还从来没见人这么茶里茶气的男人,忍着想弄死他的冲动:“杳杳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戎黎一走——

    “你男朋友好像……”李斯年欲言又止,“对不起啊徐医生,我说话没个正经,好像让你男朋友不高兴了,是我玩笑开过头了,他不会跟你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李医生,”徐檀兮抽了两张纸,擦了擦桌子上的饮料,“能麻烦你和蒋主任换个位置吗?”

    李斯年一脸“对不起徐医生是我的错千万别怪你男朋友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饭桌上戎黎没有喝酒,以要开车为由。

    聚餐结束后,戎黎和徐檀兮先走了。

    车停在饭店的车库里,电梯下到负一楼,戎黎估计是想忍没忍住,出了电梯:“你那个男同事,”他评价,“真他妈烦。”

    戎黎从来没在徐檀兮面前爆过粗口。

    她错愕不已:“先生,不要讲粗话。”

    行,小淑女面前不讲粗话。

    戎黎:“真他母亲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檀兮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戎黎拉开副驾驶的车门,表情烦躁:“他是不是喜欢你?”

    徐檀兮上车,求生欲突然很强:“我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“徐医生,”是蒋主任下来了,他的车停在电梯口的附近,上车后,他说了句,“周末见。”

    蒋主任这周还要去临市开研讨,周末才回来。

    徐檀兮想起来了:“周末医院组织露营,可以带家属。”她问戎黎,“先生想去吗?”

    戎黎把车倒出来:“我随你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周四才决定了去。

    周六下午三点出发,午饭过后,戎黎在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“杳杳,”他在浴室问,“新牙刷放哪了?”

    徐檀兮在卧室:“洗手池的柜子下面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”戎关关穿着姜黄色的棉袄,很像颗圆滚滚橘子,他扒在门口,“我也想去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看他一眼:“不带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他蹦跶过去,蹲下,歪着头看戎黎,“我不是你弟弟了吗?你不爱我了吗?”

    新幼儿园的老师鼓励小朋友们要敢于表达,戎关关学了之后,口头禅就变成了——哥哥你不爱我了吗?

    “晚上江边冷。”

    地上一颗橘子:“我不怕冷。”

    “帐篷住不下。”

    地上一颗饱满圆润的橘子:“我可以睡外面。”

    戎黎懒得找理由了:“不带就是不带,少东问西问。”

    橘子要哭了,瘪瘪嘴,吸吸鼻子,眼泪汪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靠山来了。

    戎关关扑进徐檀兮怀里,委屈难过地告状:“哥哥他凶我。”

    眼睛跟水龙头一样,一眨,一泡液体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哭不哭。”徐檀兮给他擦擦眼泪,轻声细语地哄,“我们不理他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:哼。

    戎关关精着呢,知道哥哥听谁的:“我也想去露营。”他抱着徐檀兮的胳膊,眼睫毛一抖一抖,可怜兮兮的,“我都没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关关不怕冷吗?”

    露营的地方在江边,晚上温度会很低。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心软了:“那好,”她用手帕给他擦擦脸,“我们一起去露营吧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一口亲在她脸上,破涕为笑:“哥哥是坏蛋,徐姐姐最好。”

    戎黎一脚过去,没用力:“水杯还有外套,自己去拿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哥哥。”

    戎关关蹦跶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戎黎把徐檀兮拉到跟前,用袖子擦了擦她的脸:“你太惯着他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笑了笑:“江边很冷的。”她有点担心,“你的腿受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残废,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她不放心:“你要穿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带暖宝宝了,要是冷你就贴上。”

    戎黎靠着洗手池,侧脸映在镜子里,轮廓很立体,他问徐檀兮:“什么是暖宝宝?”

    她有些难为情,小声说:“上次我来月事用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她有一点点痛经,偶尔会用,上次还是戎黎给她贴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。”戎黎拒绝,“女人才用那玩意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失笑:“谁说的。”

    反正他就是不想用:“程及知道了会笑我。”

    程及那个狗贼上次来他这边,看见了阳台上晒的男士秋裤,笑了他好几天。

    “他不知道。”徐檀兮眉眼含春带笑,“你偷偷地用,没有人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法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说的话,他已经服从惯了。

    他去把浴室的门关上:“本来是想跟你独处,你非要带个电灯泡。”他有点不乐意,吻了吻她嘴角,“我们以后不要太早要孩子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要是有了小孩,徐檀兮原本放在他身上的注意力肯定会被分走。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想就答应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很惯着戎关关,但更惯戎黎。

    戎黎低下头吻她。

    没吻多久,她就憋红了脸。

    他笑着退开一些,让她缓了缓:“你怎么还不会啊?”

    徐檀兮接吻的时候,总是会下意识憋气。

    她不经逗,羞红了耳朵,轻轻推了他一下,眉眼一抬,一江春水氤氲如丝,她半嗔半怒:“是没先生你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教你啊。”

    戎黎把她抱起来,放到垫了毛巾的洗手台上:“凉吗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镜子里,映出了情人的眼,情人眼里映出了漂亮的模样,

    戎黎更喜欢这个高度,能与她平视,能看见她眼里情动时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别躲,可以咬我。”

    他含着她的唇轻轻吮,耳边有吞咽的声音、舔咬的声音,还有心脏不受控的声音,是一个微微有些色气却很欲很烈的吻。

    戎黎还是会脸红,但已经不会收敛了,他的亲热总是带着占有性质的暴烈。

    徐檀兮喘不上气了,推了推他: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他搂着她的腰,把她往怀里摁:“我还没够。”

    “徐姐姐。”

    戎黎继续亲他的。

    戎关关在外面敲门:“徐姐姐,你手机响了。”

    烦人。

    戎黎停下了。

    电话是秦昭里打来的:“医院露营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:“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带戎黎一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略做思考:“那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她是董事,也收到了邀请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带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问她:“是姜先生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觉得不太合适,医院很多人都认识秦昭里,也知道她有未婚夫。

    “要是别人问起来,怎么说好?”

    秦昭里想了一下:“你就说他是戎黎的表弟,跟你们一道的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犹豫了几秒: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那边,秦昭里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明天有空吗?”

    她在姜灼那儿。

    姜灼在收拾行李,要搬家:“有空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去露营。”

    不是商量,是通知。

    姜灼把装行李的箱子封好: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昭里坐在他穿上,扫了一眼地上的两个纸箱:“你就这点行李?”

    他点头。

    秦昭里直接开车带他去了商场,进了一家很贵的男装店:“你自己挑。”

    姜灼才反应过来:“给我买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秦昭里往店里的沙发一坐,“喜欢什么就拿,我有时间,不用赶,你可以慢慢试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求个月票吧。

    中秋快乐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