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207章 杳杳身上的迷题,神秘跑腿人
    “那一定是个美人胚子。”

    杨幼兰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真是,不仅美,气质更绝。

    试镜安排在了歌剧厅,评委坐在观众席前排,表演台在正中间。

    徐檀灵站在台上,没有化妆,穿得也很日常。来试镜之前她找人打听了祁栽阳的喜好,他不喜欢女演员浓妆艳抹,不喜欢过度整容,喜欢低调的,试镜最好素颜。

    “祁导你好,”她落落大方地介绍自己,“我是徐檀灵。”

    后面她还简单介绍了她出演过的作品。

    自我介绍完,她目光望向了坐在祁栽阳旁边的温时遇:“小舅舅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观众席的第一排坐了四个人,从左往右依次是萧既、江醒、祁栽阳,和温时遇。

    再说祁栽阳,出身演艺世家,五十出头,是圈内的一线导演,有好几部高票房、高评分的代表作,拿奖拿到手软,是圈内少见的、能抓商业还能抓深度的导演。

    他身上穿了件洗得很久的棉袄,头发都铲了,留着个寸头,但胡子没刮,着实有点糙,整个人的气质又桑又颓,在细看他的五官,剑眉星目端端正正,年轻时绝对也是丰神俊朗的公子哥。

    他打量了徐檀灵两眼,然后低头看剧本:“直接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竞选同一角色的女演员试镜的片段都是同一个,和部分剧本一起,在试镜的前一天发给她们。

    徐檀灵明显早有准备,入戏很快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祁栽阳观看了十几秒,转头问温时遇:“你外甥女?”

    意思是问他要不要开后门。

    徐檀灵的演技虽称不上好,但也还能看,选的也不是挑大梁的主角,如果温时遇开口,这个后门祁栽阳会给他开。

    温时遇端坐着,西装革履,温润如玉,他道:“不是,我只有一个外甥女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领着徐檀兮推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温时遇目光定住,浅浅笑意袭上眉梢:“她来了。”

    祁栽阳抬头,顺着温时遇的视线看过去,门开着,外面走廊的光绕在徐檀兮身后,她缓缓走来,步步生莲,亭亭玉立。

    祁栽阳手里的保温杯咚了一声,掉在地上了,他看着徐檀兮,整个人愣住了。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江醒把杯子捡起来,放回桌上:“祁导。”

    他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祁导。”

    他这才回过神来:“暂停一下。”他随意用袖子擦了一把桌子的茶水,对演到一半的徐檀灵说,“休息几分钟再继续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停下来,回头,又是她!

    “杳杳,”温时遇唤徐檀兮,“到这儿来。”

    他身边空了一个位子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祁先生,”温时遇起身,向祁栽阳介绍,“这是我外甥女,徐檀兮。”

    也是这部电影的戏服指导。

    徐檀兮双手交叠放好,压着裙摆微微福身:“您好,祁先生。”

    祁栽阳愣愣地看着她,目光直接又滚烫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他都没有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温时遇上前,把徐檀兮挡在身后,稍稍提了提嗓音:“祁先生。”

    祁栽阳慌忙收拾好目光,手再一次打到了保温杯:“抱歉,我失礼了。”他把杯子扶起来,解释说,“徐小姐很像我已故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轮廓与眉眼像,但气质不太像。

    祁栽阳再一次道歉:“很抱歉,徐小姐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微微一笑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休息十分钟后,试镜继续。

    徐檀灵显然做足了准备,台词、神态她都精心拿捏:“我只忠于我的国家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这是这场戏的最后一句台词。

    她缓了缓才出戏,对评委鞠了一躬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的表演其实也挑不出什么大错,就是太程式化,没有什么灵气。

    既然温时遇没开口,那祁栽阳就以专业的角度来评:“萧既,你再跟她搭一段。”他翻了几页剧本,“就这段吧。”

    他选了一段对角色情绪处理要求很高的戏。

    萧既看了徐檀兮一眼,起身上了台。他没给徐檀灵入戏的时间,直接开始,也完全不收着气场,徐檀灵根本接不住他的戏,原本还能看的演技,一遇到这种气场全开的男演员,她就开始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只演到了一半,祁栽阳叫停了:“可以了,回去等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脸色不太好地道了声谢谢,用眼角余光瞥了徐檀兮一眼才转身退场。

    萧既坐回去,祁栽阳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萧既和徐檀灵合作过,但像刚才那样打她脸是第一次,他实话实说:“张力不够。”

    祁栽阳也觉得,在名单上画了个叉: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进来了。

    不是素颜,穿得也不日常,几步走过来,她简直像在走红毯。

    从她进来,江醒就做直了,毕竟两人也是官宣过了的“情侣”,他得把戏做足。

    洪端端走上台,大大方方地叫了句:“舅舅。”

    祁栽阳一个冷眼过去:“这是家里吗?叫导演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的母亲是祁栽阳嫡亲的妹子,洪端端的父亲是祁栽阳妻子的哥哥。

    洪端端从善如流地开了口:“好的祁导。”她把包包给经纪人拿着,“祁导,我能自己选搭戏的演员吗?”

    她跟徐檀灵试镜的不是同一角色,徐檀灵试的角色比她这个戏份多,她就试个花瓶角色。

    祁栽阳就问了句:“你想跟谁搭?”

    她双眸饱含期待地看向萧既,从头到尾没看江醒一眼:“我想跟萧既搭戏。”

    杨幼兰在旁边捶胸。

    祁栽阳哦了声:“江醒,你去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: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醒笑了笑,起身上了台。

    洪端端噘着嘴,肉嘟嘟的小嘴能挂油壶了,满脸地不高兴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高兴?不是官宣了的情侣吗?

    说起这事儿洪端端就心梗,三个月前的某天晚上,她拿了剧本,想去找萧既“讲戏”,没别的意思,只是想跟偶像多相处一下,这是她等了好久才等到的机会,因为她演技不好,萧既又不接烂片,要进同一个剧组真的要花好多钱的!

    花钱不是重点,重点是“讲戏”,鬼知道怎么回事,来开门的是江醒,鬼知道怎么回事,还被狗仔给拍到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都单身,两边的经纪人一商量,就直接帮他们官宣了。

    江醒解了一颗大衣的扣子: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不情不愿地开始演。

    说实话,江醒有资本,他是武替出身,基本功很扎实,演了几年配角才挑大梁,非科班出身,却很有天赋,而且他戏路很宽,什么角色都能演。

    脸更没得说,生了一副正派的皮囊,一双反派的眼,眼型偏长,很迷人,却有几分捉摸不透,能蛊惑人心,又带着很强的攻击性。

    演艺圈里能跟萧既一较高下的不多,江醒算一个。

    不像刚才萧既那样气场全开,他演得很“客气”,没有为难洪端端。

    “徐小姐,”祁栽阳问徐檀兮的意见,“你觉得怎么样?洪端端跟林幺幺这个角色贴近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看过剧本,但她是外行,读得不透,她实话说:“我不太懂演戏,不好评价。”

    祁栽阳解释:“这个角色对演技要求不高,但对形象要求很高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不评价角色,只说:“洪小姐很适合穿旗袍。”

    祁栽阳有数了。

    洪端端之后,又试镜了几位女演员,结束时,已经快五点了,但结果还没讨论出来,到底用谁,徐檀兮和温时遇都不发表任何看法。

    戎黎电话打来了,徐檀兮与其他几位打了声招呼,去外面的楼梯间接了。

    “下课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现在过去你那边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细声细语地嘱咐:“下雨路滑,你要开慢一些,若是天黑看不清,你就叫个代驾,不要自己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叩、叩、叩。

    是打火机敲击墙。

    徐檀兮回首,看见了站在楼梯口的江醒,她对戎黎说:“有人找我,等会儿再给你打。”

    戎黎说好,先挂了。

    楼梯间里有点暗,徐檀兮走到门口的位置,与江醒隔着几步的距离:“有事吗,江先生?”

    她在电视上见过江醒,但在今天之前,她并未在现实里见过他。

    江醒在打量他,眼神里尽是探究:“你当真是徐檀兮?”他走近一步,“南城徐家徐伯临的女儿?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把玩着打火机,似笑非笑:“棠光,你藏得可真够深的。”

    他认识棠光。

    他很有可能是锡北国际的人。

    徐檀兮迅速做出了反应,从容地接了话:“你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江醒没有起疑,把她当成了棠光:“我之前联系你,怎么都不复我?”

    语气很熟稔。

    他跟棠光应该很熟,而且,他并没有敌意。

    徐檀兮说:“我有事,不在LYG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管事还是傅潮生管事?”他问。

    徐檀兮毫不犹豫:“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想跟你做个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江醒说:“抹掉我作为职业跑腿人的档案。”

    哦,他是LYG的职业跑腿人。

    徐檀兮有数了,镇定自若地与他谈判:“以什么做为条件?”

    他眼里有很强攻击性,但不形于色,跟戎黎、程及都是一类人。

    是踩着尸骨出来的人,是收起爪子獠牙依旧很危险的人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谁的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淡然自若地应对:“并不是所有人的秘密我都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你一定感兴趣。”他话只说一半,点到为止了,耸了耸肩,一副随你便的态度,“信不信由你咯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找到傅潮生的号码,发了一条短信过去。

    “江醒是谁?”

    几秒之后,傅潮生回复:“职业跑腿人040,江梨亭。”

    江梨亭编号040,是LYG物流里任务成功率最高的跑腿人,也是最贵的,和程及不相上下,也和程及一样,独来独往不太听管。

    他一个,棠光一个,从来不露脸,是LYG最神秘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江醒!”

    凶巴巴的一声。

    江醒脚步停下,回头,他笑了笑,有一颗虎牙:“干嘛啊,女朋友?”

    洪端端瞪她,像只河豚:“谁是你女朋——”

    他手一身,手指就按在她唇上:“合约第九条。”

    合约第九条:假扮情侣期间,在外必须恩爱示人。

    合约期是一年,分手理由两边也约好了——聚少离多行程问题。

    洪端端把他手推开:“你为什么接这个戏?”

    他的粉丝和萧既的粉丝是死对头,两边掐了好几年了,争角色争代言,什么都要争一争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告诉我,你为什么来试镜?”

    洪端端脸不红心不跳地扯淡:“为了演艺事业的前进。”

    江醒皮笑肉不笑:“真巧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才不信他:“你就是来跟萧既抢风头的。”

    江醒一副想掐死她却忍耐着的表情:“你都知道了,还来问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承认了?”

    他不咸不淡地扔了一句:“为你来的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一脸懵。

    想把她脑袋敲开,江醒凉嗖嗖地看着她:“蠢货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:“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江梨亭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,很早铺垫过他的身份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