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209章 联姻温时遇,自杀自虐
    “我是教务处的老师,让你爸妈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这语气,威慑力十足。

    十八岁的小伙子哪里是他的对手,立马就慌张了:“您、您等一下?”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那边换人接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尹同平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程及打开水龙头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勾着水流:“你儿子在学校往女同学,给人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尹妈妈立马扭头问儿子:“你给女同学塞情书了?”

    少年躲开目光,憨憨地摸摸后脑勺,结结巴巴地坦白:“我我我我就塞过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兔崽子!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传来少年嗷嗷乱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尹妈妈尴尬地赔笑:“对不起啊老师,是我管教不严,这次一定好好教育他,绝对不让他再犯了。”

    程及嗯了声,挂了,关了水龙头,看着镜子里失笑,真跟养了个闺女似的,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连着两日都是阴雨天,年底将近,街上处处张灯结彩,超市门口的红灯笼、绿化树上一闪一闪的小灯串、路灯杆上的彩旗车、水马龙的街道、络绎不绝的路人,还有小儿手里香甜的糖葫芦,无不透着年味儿。

    因为前段时间的丑闻,徐檀灵待工在家。

    温照芳闲暇时,会带着她插花煮茶、陶冶性情:“停了工作也好,你就趁这段时间好好学学珠宝和刺绣,徐家是做这个起家的,你要是不懂,以后家里的生意交给你了你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桌上散落地摆放着各种花卉,温照芳耐心地修剪青瓷花瓶里的花枝。

    徐檀灵心不静,一直在看手机,消息声一响,她立马点开屏幕,看完消息后,脸色阴郁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把手机忘桌上一扔,砸落了几瓣玫瑰:“试镜没通过。”

    温照芳放下简单:“温时遇他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气得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徐檀灵替温时遇辩解:“小舅舅不是公私不分的人,”她神情失落,“应该是姐姐还没消气。”

    提到徐檀兮,温照芳眉头便拧了起来:“你试镜跟她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祁导请了她做戏服指导,负责剧组女演员的旗袍设计,我试镜的时候她也在场。”她言辞犹豫,脸上不无委屈,“上次我不小心连累她上了热搜,她心里还怨我。”

    温照芳神色不悦:“我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“找她没有用的,上次医院的事情,爸都出面了,也没能阻止她。”她坐到沙发上,挽着温照芳的手撒娇,“妈妈,你帮帮我,这个角色对我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祁栽阳的电影一向很受各大电影奖项的青睐,官宣的两位男主又能保证票房,她想要的那个角色虽然戏份不多,但人设很讨喜,只要不出大错,她肯定能靠这个角色翻身。

    温照芳不是不想帮她,是没辙:“我还能怎么办,找徐檀兮没用,找温时遇更没用,他一向不给我面子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小心试探:“你希望我嫁到温家吗?”

    她不是温照芳所生,和温家并没有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温照芳也知道她喜欢温时遇,当初她想去流霜阁学唱戏就是因为他,但他的态度一直以来都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有什么用,他又看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徐檀灵见温照芳松了口,开始软磨硬泡:“你帮我想想办法嘛。”

    是夜,星辰与月隐于云层,天空像泼了浓墨,黑得化不开。

    独栋的别墅里,亮着昏暗的灯光,窗户没关,风卷着窗帘偶尔晃动,地上的影子跟着慢慢摇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柔弱的橘猫缩在桌角,细细叫唤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萧既摸了摸它脑袋,它乖顺地蹭着,又喵了几声,仰着脸去舔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他将它抱起来,放在腿上:“不是刚给你喂过了吗?”

    在祥云镇的时候,他只不过喂了它几次,它就跟认了主似的,他走到哪它就跟到哪。他开车回南城,它跟着车一直跑,他没办法了,才将它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比在祥云镇的时候好了一些,它长了一点肉,看上去没那么可怜兮兮了。

    “咔哒。”

    门开了。

    橘猫立马站起来,警惕地盯着门口: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这猫怎么还在,我不是让你扔了吗?”

    是萧既经纪人,王邱生。

    他进门,扯了领带扔在沙发上,应该是喝了酒,脚步晃晃悠悠。

    萧既起身,把橘猫丢进了浴室,锁上门,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,目光空洞:“我下周要拍海报,不要弄出伤疤来。”

    王邱生是个畜生。

    而他萧既,是畜生的奴隶。

    “明天晚上有个人想见见你。”王邱生把袜子脱了,扔在茶几上,“你到时放开一点。”

    畜生不止自己折磨奴隶,还要贱卖奴隶。

    萧既早就麻木了:“这次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裴家二爷,他对你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南城裴家。

    是大家族呢。

    “越玩越大,你就不怕出事?”

    王邱生点了根烟,躺在沙发上吞云吐雾:“越玩越大才好,只有网撒得足够大,才没有人敢去捅破。”

    一根烟结束,他去了卧室:“还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萧既起身,跟着进去了。他很瘦,肩胛骨微微突出,后背挺直,灯把地上的孤影拉得细长。

    咔哒。

    门关上了,夜里很静,皮带抽打的声音的很刺耳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很久,卧室的门从里面推开,客厅没有开灯,萧既走出来,伸手去拿桌上的手机,身后漏出来的灯光照在手腕的勒痕上,他背着光,脸上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电话通了,是一位女士接的:“怎么这么晚打过来?”

    “乔姐,”他佝着身子,背脊像拉弯了的弓,衬衫很薄,甚至能看清他紧绷的骨骼,“能不能帮帮我?”

    女士戏谑地问:“帮你什么?又看上什么角色了?”

    “把我拉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在求助,卑微、毫无姿态。

    在深渊里待久了的人,是要不起自尊的。

    那边的女士笑了:“为什么找我?”她似乎觉得不可思议,“因为我说过喜欢你?”

    她只是他众多“恩客”当中的一位。

    “萧既啊萧既,”她笑他,“你怎么这么天真。”

    不是天真,是走投无路。

    说过喜欢他的人很多,骂他脏也很多,可哪个曾经不是干净少年,他也不是生来就肮脏,只是被人玩脏了。

    他自嘲地笑了笑,挂了女士的电话,重新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徐二太太。”

    他打给了徐仲清的妻子,张归宁。

    这个点,张归宁已经睡下了,她颇不耐烦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任务我放弃了,想怎么处置我,随您。”

    茶几下面有个水果盘,盘子里装的都是草莓糖,满满一盘。他根本不爱吃糖,都是装的。

    张归宁听完就炸了:“你什么意思?不勾引徐檀兮了?”

    “我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,就不拉别人下水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听上去就很丧。

    这一副消极怠工的样子,张归宁反对,坚决反对:“你说不拉就不拉,那烂摊子谁收——”

    萧既没听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在客厅坐了很久,整个人被暗黑笼罩,光在他后面,影子在前面,他伸出了手,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,对着自己的手腕上比划了几下,在找血管。

    电话却在这时候响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来电,然后放下了水果刀。

    “阿既,你那里还有钱吗?”

    是他养母陈微箐打来的。

    萧家以前在南城也是名门,后来落败了,只剩了副空架子,可是萧家人都过惯了富贵日子,还强撑着门面。

    萧既出道十年,除了这栋房子之外,没多少积蓄,都填进了萧家那个无底洞。

    “上个月不是给你汇了吗?”

    陈微箐在电话里支支吾吾,有些羞愧:“阿齐谈了个女朋友,是裴家的二小姐,明天是裴老爷子寿辰,裴家那样的条件,我们送的礼不能太寒酸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裴家。

    萧齐是陈微箐和萧镇南的儿子,萧家的三代独苗。

    “箐姨,”他声音无力,看着茶几上的刀,“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,他又拿起了那把刀,刀刃抵到左手腕的血管上,他慢慢往下压,鲜红的血珠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橘猫从浴室的窗户里逃出来了,到他身边来,蹭蹭他的裤腿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萧既把刀拿开了,看着手腕上破皮地方,自言自语着:“我死了,她会哭吗?”

    只有橘猫应他:“喵。”

    客厅里空荡荡的,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:“会吧,毕竟我也是她的骨肉。”他觉得应该会,可是他不确定,他问橘猫,“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橘猫跳到桌上,舔他冰凉的手指:“喵。”

    暖的。

    猫的舌头是暖的。

    他把刀丢了,躺在沙发上,盖住眼睛:“她要是哭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这两天更少点,因为我存稿没达到最低标准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