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211章 舅舅出事,檀兮去救
    徐檀兮把耳环给她戴上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站到镜子前面,转了个圈,端着自己的脸左看右看:“这是我吗?”

    杨幼兰也被惊艳到了。

    旗袍的款式是经典款,但绣花、盘扣,还有领口的包边都做了小心思,往端庄里添了一点点小俏皮,很适合洪端端,不止漂亮,还很生动。

    “徐医生,你要是不当医生,可以从事服装行业。”杨幼兰说真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徐家就是做服装和珠宝的,她其实也算半个行内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”徐檀兮手机响了,“我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她出去接了。

    杨幼兰端详着镜子里的旗袍美人:“你要是不说话,不动弹,再穿上这身衣服,跟徐医生就更像了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在自己衣服这儿摸摸那儿摸摸,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杨幼兰叹气:“哎,想签她。”

    但签不到啊。

    她问过徐檀兮了,有没有出道做艺人的意向,徐檀兮说更喜欢当医生。

    徐檀兮在室外挑了处安静的地方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江醒有没有再找你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当不认识我。”徐檀兮说,“可能是没有机会,这边人多眼杂。”

    戎黎又问:“萧既呢?”

    徐檀兮的左手边有一座国民风的城楼,她站在城楼的台阶下面,低着头,踩着地上自己的影子,身上杏色的外套盖不住裙摆,裙子外面有蓬松的纱网,外套是线织的,杏色配了靛蓝色,白色短靴上吊着两个俏皮的毛绒球,很大胆的配色,衬得她肤白塞雪,明朗大方。

    她笑问戎黎:“你问萧既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戎黎说:“我怕他挖我墙角。”

    日头落在她眼睛里,光影很温柔,她笑着说:“先生你多虑了。”她又问道,“监考还顺利吗?”

    将近年底,大学要放寒假了,这两天戎黎都在学校监考。

    “你堂弟作弊,被我看到了好几次。”

    真不是他刻意盯着,是那小子太蠢,东张西望偷偷摸摸,就差把“我在作弊”写在脸上,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忍俊不禁:“那你收他试卷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戎黎他说,“看在你的面子上,放了他一马。”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,从后面传过来。

    徐檀兮回头望了望,见对方好像是在喊她,便同戎黎说:“我等会儿再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戎黎先挂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过去,问方才朝她喊话的那位年轻小姐:“你是叫我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认得她,在电视上见过,她是位演员,叫乔青。

    她身上穿的应该是戏服,裙摆拖得很长:“这里还有别人吗?”她转了个身,把裙摆甩给徐檀兮,“帮我提一下裙子。”

    今日除了《风声》剧组,还有一个剧组也在此地取景,乔青就是那个组的,她没见过徐檀兮,以为她是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徐檀兮站着没有动。

    乔青不耐烦地催促:“你快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谁提裙子呢?”

    祁栽阳刚好路过,过来了,冲乔青又问了句:“叫谁呢?”

    乔青自然认得祁栽阳,态度立马谦逊起来:“祁导。”

    祁栽阳看了看徐檀兮,再看乔青,脸色冷了好几个度:“知道她谁吗?就敢让她给你提裙子。”

    祁栽阳脾气不好,被他骂哭的演员有一箩筐,他又是导演界的大前辈,有实力有背景,圈里没人敢得罪他。

    乔青也不敢:“祁导您误会了,我没有其他意思,就是裙子太长了,想找她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祁栽阳没个好脸色,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,直接开怼:“自己没长手?还有你那是找人帮忙的口气吗?架子挺大啊。”

    乔青连忙向徐檀兮赔礼。

    祁栽阳哼了声,然后扭头就变了个态度,脸上堆着笑,轻声细语的:“檀兮啊,能帮忙看看照片吗?”

    初见的时候还是一口一个徐小姐,后来就檀兮檀兮地叫了,祁栽阳这个人,不喜欢兜兜绕绕,他喜欢谁、不喜欢谁就摆脸上,让所有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祁栽阳走在前头,两手背在后背,戴着顶老年渔夫帽,明明是个帅大叔,却穿得像个老大爷,走出了八十岁的步伐:“我们这圈里头,眼睛长头顶上的人多了去了,你不用跟他们客气。”

    多温柔的小姑娘,文质彬彬的,一看就不会打架怼人,要是被人欺负了可怎么办?

    祁栽阳看着小姑娘这张跟亡妻有几分相像的脸,心软得稀巴烂:“要是再有人冒犯你,你就报我名字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笑着颔首。

    洪端端刚好从更衣室出来,给她听见了:“舅舅,”时常闯祸的她也想要块免死金牌,“我也能报你名字吗?”

    祁栽阳冷漠地说不能:“昨晚你妈拒绝了我的剧本,今早我已经跟她断绝了兄妹关系,现在我不是你舅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草率的吗?

    等了几分钟,江醒化好妆了,他穿一身军装,戴着皮手套,手枪套在了军大衣的枪套里,脚下的军靴擦得光亮。

    他很适合这身装扮,有种斯文败类的俊朗,正和邪都在一个人脸上,气质很矛盾,却很迷人。

    摄影师比了个OK,说可以开始了。

    江醒站到了打光的位置。

    洪端端裹了件到脚那么长的羽绒服,蹲成太阳伞下,作蘑菇状。

    杨幼兰扯了扯她羽绒服的帽子:“蹲着干嘛?快点上啊,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抬起头,很没底气地问:“我现在辞演还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杨幼兰给了她一记死亡凝视:“你又给我整哪出?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看到全部的剧本了。”洪端端悄咪咪地瞥了江醒一眼,“我跟江醒有吻戏。”

    跟偶像的对家演吻戏,让她有种红杏出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就这?!”在杨幼兰看来,这都不是事儿。

    洪端端丧着一张包子脸:“还不止一场。”

    杨幼兰照搬她当时试镜时候说的鬼话:“为了演艺事业的前进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泄气:“我不想前进了。”

    “腿给你打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洪端端!”洪端端她舅在咆哮,“你磨蹭什么,赶紧的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把羽绒服脱了,只穿着旗袍过去了。

    江醒是第一次见她穿旗袍,下意识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她磨磨蹭蹭地走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祁栽阳在旁边指导动作:“江醒,一只手放在端端脖子上,一只手搂她的腰。”

    江醒把手套拆了,重新绑紧,目光不偏不倚地看着洪端端,那神色,像在逗弄他的猎物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嘛!”祁栽阳急脾气,受不了这墨迹劲儿,“快搂啊!”

    江醒笑了笑,朝洪端端走了几步,然后便站着不动了,他双手打开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被冻得打了个哆嗦,慢慢悠悠地往前蹭:“我舅舅是导演,我爸是天王,我妈是天后,我外公外婆都是名人。”

    江醒好整以暇地看着小姑娘装镇定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只可以搂腰,不可以碰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腰是吧。

    他手一伸,勾着她的小腰,直接把她捞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她小脸立马皱起来,凶巴巴地吼他:“你撞疼我了!”

    “撞哪了?”

    江醒手劲松了几分,低头看她的腰。

    她扭了扭身子,往后躲。

    江醒一手掌着她的腰窝,手指似有若无地刮了一下:“怕我啊,女朋友?”

    洪端端脑子直,是那种一激就上套的性子。

    她踮起脚来看江醒,硬气地反问回去:“who怕who?”

    他眼里有几分戏弄,一只手搂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慢慢、慢慢从她脖子游走到她脸上,皮质手套有点硬,他动作很轻。

    她人往后倾斜,身体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腰间的那只手上。

    “端端,手放江醒腰上。”

    哦。

    她照做了,动作很僵硬。

    祁栽阳还不满意:“再贴近点。”

    江醒搂着她的腰,把她往上托了托。

    军装果然和旗袍是绝配,军绿色怀里一抹浅清,刚柔相济。

    祁栽阳就着这个姿势拍了几张,有点不满意:“端端,你视线不要飘,和江醒对视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硬着头皮迎上江醒的视线。

    好冷。

    她脑子可能被冻住了,有点放空。

    祁栽阳一边拍一边下指令:“唇凑近点,不用吻上。”

    江醒俯身,凑近。

    他看得清她的睫毛,原来这么长,有点想摸。

    “OK。”祁栽阳连着拍了几张,再换角度拍,“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洪端端没动,眨了眨眼:“江醒,你耳朵——”

    江醒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OK!”祁栽阳说,“下一组。”

    江醒立马松手,后退两步,和洪端端拉开距离:“休息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就休息?

    才拍了一组。

    江醒的业务能力很强,小左觉得他今天不在状态。

    他说:“给我水。”

    小左把水递上,仔细瞧了瞧,他发现了:“江哥,你耳朵怎么红了?是不是——”

    冷的?

    江醒嘴巴泡了孔雀胆:“你眼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招他惹他了!

    “弯弯姐,”洪端端裹着她的羽绒服跑去了化妆师那里,撅着肉嘟嘟的樱唇说,“给我补口红,我刚刚舔掉了。”

    江醒又灌了一口水,看她拍完一点反应都没有,他胸口就很堵。

    后面还有几组动作,不过都没有身体接触,拍起来速度就快很多。拍完之后祁栽阳让徐檀兮帮着选照片。

    中途,徐檀兮接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徐小姐,是我,宝力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走到一旁:“柯先生,有事吗?”

    柯宝力语速很快,在电话里问:“裴家的寿宴您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裴家老爷子过寿,请了温先生过来吃酒,不知道是哪儿出了差错,好像有些不对头。”柯宝力很着急,“温先生刚刚给我打了电话,声音很奇怪,他让我进去找他,但外面的保安不放行,我进不去,一时也想不到其他人,您要是方便的话,可不可以过来一趟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过去。”徐檀兮和祁栽阳打了声招呼,往影视城外面走,“寿宴在哪里办?”

    “在御阁公馆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挂了电话,打给秦昭里:“昭里,你在不在裴家寿宴上?”

    “我送完贺礼就走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檀兮了上车,把蓝牙耳机戴上,开出车位之后,她脚踩油门,车开得很快:“见到我小舅舅了吗?”

    秦昭里说:“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头再同你说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挂了电话,往裴家赶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前,裴家寿宴开席,宴请八方宾客。

    徐家大房来了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裴家爷子裴秉德亲自去迎客:“伯临来了。”

    裴秉德年已七十,身体很硬朗,精神矍铄,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徐伯临携妻女而来,双手送上锦盒:“祝裴老寿山福海,百龄眉寿。”

    裴秉德笑着接了贺礼,客气地说着场面话:“人来就行了,还送什么礼。”他把锦盒给了身后的长子,目光落在徐檀灵身上:“这是檀灵吧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不用等哈,明早看,因为我要查错别字和不通顺的地方,得一章一章慢慢传,你们快去睡,不然秃头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