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214章 医院大火真相,萧既被救
    徐檀兮一巴掌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她尖叫一声,伸手摸到了脸上的血:“徐檀兮!”

    她的脸被刮破了。

    徐檀兮把再次沾上血的碎瓷片扔在她脸上:“你好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那就别要了。

    她扬起手,狠狠再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徐檀灵啊啊乱叫,本就被瓷片刮花了的脸雪上加霜,破了皮,血渗出来,迅速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温照芳听见叫声跑了进来,见徐檀灵脸上见了血,急得大喊:“檀灵!”她把徐檀灵拉到身后,一把推在徐檀兮肩上,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徐檀兮后退几步,站稳后,掸了掸衣服上被碰到的地上,眼里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“她不要脸,那留着做什么,毁了干净。”

    温照芳骂她疯子,仔细看了看徐檀灵的脸,见伤口不深,这才松了口气,随后去桌上抽了两张纸,让徐檀灵压住脸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徐檀兮没心情看她们母女情深,嗓音清冽,她质问:“是谁出的主意?”

    温照芳面红耳赤地大骂:“你教养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?敢这么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没尽过一天母亲的责任,却在这里端母亲的架子。

    徐檀兮并不喜欢争锋相对,平日里也会礼敬温照芳几分,如果吃亏的是她自己,她或许还能忍,但欺到温时遇头上来不行。

    她有底线,不能动她在乎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谁出的主意?”她再问了一遍,很少这样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温照芳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穿戴着一身贵气,却蛮横不讲理:“你知道了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“不说也可以,”徐檀兮说了四个字,字正腔圆,掷地有声,“同罪论处。”

    这笔账,得还。

    “徐檀兮!”

    温照芳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盛气凌人,平日里总是一副云淡风轻彬彬有礼的样子,原来她根本不是小白兔,是头白眼狼。

    温照芳提醒她:“别忘了,是我生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,忘了。”她语气淡淡的,不痛不痒,“我还以为你生的是徐檀灵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徐伯临进来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地上的血、床单,又看了看衣衫不整的徐檀灵,再联想到温时遇,立马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不止温照芳想把徐檀灵嫁到温家,他自己也想,温家的门楣不比徐家低,温时遇又手握经营大权,能联姻当然最好不过,但他没料到这对母女在徐氏还不是他当家做主的时候就敢这样乱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闹,一次得罪了两个。

    徐伯临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们两个混账东西!”骂完温照芳母女,他转头想打圆场:“檀兮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往下听,言简意赅地表明了态度:“父亲,您请准备一下,我要回徐氏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后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一句话,简明扼要地告诉徐伯临,她要给徐氏换天了。

    徐伯临连解释缓和的机会的没有,气得一巴掌扇在了温照芳脸上。

    “看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温照芳捂着脸,笑了:“怪谁呢?”她嗔目切齿,讥笑嘲讽说,“是你生了个好女儿。”

    三楼的过道有人守着,是裴家的老佣人,大家都叫他老刘。

    徐檀兮早些年见过他:“刘先生。”

    老刘年纪大了,驼着背:“徐小姐叫我老刘就好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边往楼梯口走:“麻烦刘先生给我带句话给裴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徐家的家事就不劳烦他老人家费心了,另外,”她停顿片刻,不紧不慢地说,“我不希望这件事传出这栋房子。”

    家丑不可外扬,而且事关温先生的清誉,自然不能走漏风声,老刘懂的。

    “徐小姐您放心,话我一定带到。”

    这时,徐檀兮的手机响了,是戎黎打来的,她来御阁公馆之前,就先跟戎黎说了,不过南城大学离御阁公馆很远,他没那么快赶来。

    “杳杳,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还在御阁公馆。”

    戎黎说:“刚刚路上堵车了,我现在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过来,我马上要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他那边车开得很快,窗户没关,吵闹的风声跟他的声音一起传进手机里。

    “你舅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徐檀兮说:“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你的定位,你不用管我,我去找你就行,有事给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过道里很安静,听得到她走路的声音,她嘱咐戎黎,“天黑了,你不要自己开车。”

    戎黎说:“我叫了代驾。”

    又说了几句,他才挂掉。

    徐檀兮已经走到楼梯口了,正要下楼,忽然听见一阵声音,她停下脚步,细听。

    声音是从楼梯口旁边的那间房里穿出来的。

    老刘解释:“应该是哪位来吃酒的宾客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,又是一阵声音。仔细听,还有男人的吼声。

    “吃啊,你给我吃下去!”

    听得出来,声音的主人正处在极度亢奋当中。

    “放心,死不了人的,只会让你更嗨。”

    “张嘴!”

    “吃啊!你给我吃!”

    徐檀兮听清楚了,她问老刘:“这是谁的声音?”

    老刘支支吾吾了一番,知道徐檀兮是裴家的贵客,不敢拂她的面子,只好如实回答:“是我家二爷。”

    裴二裴子峰。

    徐檀兮没见过他,但听过他的名声,听说他玩出了好几次人命,不过都被裴家用钱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关于名流世家的传闻,通常来说,好的可能是作假,但不好的多半不是空穴来风。

    徐檀兮深思了片刻,吩咐老刘说: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裴二的状态应该是嗑了药,容易出人命。

    老刘为难:“徐小姐,”他只是裴家的佣人,没那个胆子,“这不太合适,要是怪罪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性命攸关,徐檀兮没办法视而不见:“开门吧,有什么事我担着。”

    老刘左右斟酌了一番,折回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里面是裴家二爷,还有萧既。

    徐檀兮一时错愕,稍稍愣住。

    他额头上出了血,流得半边脸都是,唇色发白,明显状态不对。他被裴子峰压着头部摁在地上,手腕上也有几道勒痕,床旁边的地毯上全是白色的药丸。

    裴子峰捏着他的下巴,在给他罐药。这药要是罐下去了,得出人命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进去:“需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萧既应该是被喂了什么东西,浑身没有力气,躺在那里,像个被人操控的傀儡。他看着她,好久好久,空洞呆滞的眼睛才慢慢聚焦。

    “需要帮忙吗?”徐檀兮再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每次都是她。

    怎么每次都是她来救他?在暗黑里的人最见不得光了,因为不适应,因为见了之后,就再也无法忍受暗无天日。

    血流到了他眼角,他紧握的手松开了,伸向她:“需要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往前一步:“裴先生,请你放开他。”

    好漂亮的女人。

    裴子峰松了手,站起来,目光像毒蛇,盯着徐檀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,蹲下去,问躺在地上的萧既:“能站起来?”

    他吐掉嘴里的药,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,用猩红的眼睛看着她,里面有泪,有绝望。

    “医院大火,我救过你一次,你可不可还我一次?”他跌跌撞撞地站起来,朝徐檀兮伸手,掌心里都是血,“徐檀兮,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医院大火,医院大火……

    徐檀兮一时失神。

    裴子峰出声威胁:“这位漂亮的小姐,我劝你别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老刘上前去,低声提醒:“二爷,这位是徐家的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裴子峰药劲上头,哪管她什么徐家大小姐:“这是我裴家的地盘,我管你是谁。”他嚣张地晃了晃手里的药瓶,挑衅地瞥了徐檀兮一眼:“萧既,你好好想想,出了这个门,你还能不能像个人一样活着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视线越过裴子峰,问萧既:“你要跟我走吗?”

    温暖、善良、磊落、温柔、干净……他所知道的所有好的词语,都不够来形容她。他这短短一生,真的很倒霉,只运气好了一回,认得了徐檀兮。

    他点了头,重重地点了头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今天是顾四万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