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215章 暴打渣男,萧既生母,重大发现
    他点了头,重重地点了头。

    徐檀兮明白了:“刘先生,再帮我带句话给裴爷爷,人我先带走,改日再登门致歉。”她没有牵萧既伸向她的手,而是给了他一块干净的、洁白的手帕,“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萧既说。

    他小心握着那块手帕,没敢用力,怕手上的血弄脏它。

    他跟着她走了,脚受了伤,一瘸一拐。

    “你个臭娘们,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裴子峰正要冲上去,被老刘拉住了:“二爷!”

    徐檀兮脚步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老刘立马道歉:“对不起徐小姐,我们二爷他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说什么,缓缓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裴子峰不甘心猎物就这么被人截了:“还不给我松手?”

    “二爷,”老刘都想打死这畜生,小声提醒,“你收敛一点,这位徐大小姐是老爷子也得罪不起的人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和萧既下了楼梯,没有走正厅,而是走了后门。别墅后面是花园,有假山,有喷泉,灯光如昼,景色宜人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在前面:“为什么不反抗?”

    萧既在后面,脚踝被裴子峰用烟灰缸砸了,走路有点跛:“因为不能反抗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停下,徐檀兮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他在看着远处,喷泉池旁的葡萄架下,有位穿着昂贵的妇人,妇人在与裴家的二小姐说话,妇人面带笑容,温柔婉约。

    “是她吗?”徐檀兮低声问,“你不能反抗的理由,是她吗?”

    萧既点头:“她是我养母。”

    陈微箐这时抬头,脸上的笑僵住了。

    裴家的二小姐没有注意,在同萧齐嬉笑。

    陈微箐看见他头上的伤了,下意识地站起来,轻喃了一声:“阿既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丈夫萧镇南立马拉住了她,小声警告:“阿齐第一次来裴家,别丢了我们萧家的脸。”

    陈微箐张了张嘴,没发出声音,低下头,慢慢收回了脚步。

    萧既擦了一把头上的血,红着眼笑了:“她也是我生母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两人从裴家出来,没有立刻上车,徐檀兮站在墙院外面:“医院大火的事,你再叙述一遍。”

    萧既身上穿着衬衫,地上的影子长而单薄,他头上的血已经干了,呈暗红色,没沾到血的那部分皮肤白得近乎透明。

    “起因好像是医闹。”他目光与徐檀兮对视,“当时我在虹桥医院住院,在你病房隔壁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什么都没问,就听他说。

    “火烧着你了的房门,我听见声音后踢门进去,问你站不站得起来。”他停顿了会儿,似乎在回忆,“我抱你出来的时候,你问了我姓名。”

    他的本名叫萧容离,徐檀兮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到现在才说?”

    “戎黎来警告过我,用我的把柄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他说的与她记忆中的完全吻合,更让她意外的是,戎黎居然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戎黎交往,”萧既小心翼翼地问,“是因为那场火吗?”

    徐檀兮没有作答。

    若没有那场火,她根本不会去祥云镇。

    “如果一开始,是我先找到你,”人果然都是贪得无厌的生物,比如他,“你会不会——”

    徐檀兮打断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她毫不犹豫,没有给他任何幻想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萧先生,先上车吧,我正好要去医院,可以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萧既没再说什么,低下头,后背弓着,把情绪藏好,他拉开副驾驶的车门,手脚早就麻木了,僵硬地坐进去。

    徐檀兮走到主驾驶,刚打开门,突然有人冲过来,按住了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徐小姐,你可不能带走——”

    她眼底神色骤变,回头,看了一眼肩上那只手,什么也没说,肩膀下沉,躲开的同时,捏住了那人手腕:“我最讨厌别人碰我。”

    她用力往后一掰。

    骨头响了一声,王邱生惨叫: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她抬起脚,怼着王邱生的胸口狠狠踹了一脚:“滚。”

    王邱生一屁股摔在地上,胸口疼,屁股也疼,他嚎了一声,爬起来:“妈的,你个臭婆——”

    话没听完,她往前一步,一个回旋踢过去,踹在了那张正在破口大骂的嘴上。

    那张嘴还要张开。

    她拔下盘头发的簪子,对准王邱生的眼球戳过去。

    他叫了一声,死死闭上眼。簪子尖尖的尾端就停在他眼皮上,再往前一寸,能把他的眼球刺瞎。

    “你敢再骂一句吗?”

    不敢。

    王邱生闭嘴了,呼吸也屏住了,嘴角破了皮,冒了点血出来,豆大的汗珠从脑袋上滚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受了徐檀兮情绪的影响,棠光整个人都处在暴躁当中,体内的暴力因子在叫嚣,她努力克制着,忍住想把人戳穿砸爆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深呼了一口气,收回簪子,把头发重新盘了上去。

    王邱生立马连滚带爬地站起来,哆嗦着腿往后退,逃离之前撂了一句狠话:“萧既,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欺软怕硬,怂货。

    棠光拍了拍肩膀,拉开车门坐进去,看了一眼副驾驶的人,她认得,大明星嘛。

    见他身上一身伤,棠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打架?”

    萧既看着她,目光带有探究。她不太对劲,性格变幻无常,在祥云镇他就撞见过。

    前后是同一张脸,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。

    棠光伸手,从后座拿来一个拆开可以当毯子的抱枕,随手扔给了他:“什么也别说,闭嘴就行。”

    萧既没再说话,拆开枕头,盖在腿上。

    车刚发动,棠光还没想好去哪,电话就来了,是傅潮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真是巧了。

    她一只手握方向盘,一只手拿手机:“潮生。”

    傅潮生很惊喜:“是光光吗?!”

    “嗯,是我。”

    车窗都关着,萧既侧着头,看向主驾驶,他一言不发,玻璃窗上倒映出安静的影子。

    傅潮生在电话里说:“手表的主人找到了。”后面还说了怎么找到的。

    “把资料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棠光说完这一句,先挂了,然后脚踩油门,车速不断加快,开得太快了,风刮着车窗发出呼呼响声。

    她找了最近的一家诊所,然后停车:“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萧既也没说什么,很配合地下了车,他状态很差,身子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棠光把毯子从车窗扔出来,然后调了个头,把车开走了,上了主干道之后,她看了一眼后视镜,果然,那个大明星还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傻子。

    她把潮生刚才给的地址输进导航里,车子没跑多远,戎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喂了声。

    戎黎问:“棠光?”

    真是神了。

    棠光单手开车,心情不错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“定位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徐檀兮,现在人应该会在医院,而戎黎那边的定位显示,她离虹桥医院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棠光看了看脚上定位的链子:“我去办点事儿。”也没说什么事。

    戎黎没问,只说:“我去找你。”他还特地补充了一句,“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严肃冷淡的样子,跟在六重天光上教训她不准闯祸时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棠光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戎黎的车还在苍江路上,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定位,确定方向后,让代驾在前面路口调头。

    棠光的位置移动得太快了,她是把汽车当飞机开了?

    戎黎正要拨过去让她开慢点,有电话打进来了,是一个他没存过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除了徐檀兮,戎黎对其他女人的声音都没什么辨识能力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对方说:“徐檀灵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听着就烦。

    戎黎态度很差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徐檀灵抛来一个问题:“你知道徐檀兮从寿宴上还带走了谁吗?”

    还?

    就是说,除了温时遇还有别人。

    戎黎没耐心跟她东拉西扯:“有话就说,不说就滚。”

    “她把萧既带走了。”徐檀灵故意把话音拖长,“不仅得罪了裴家二爷,她还为萧既动了手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顾狗子比心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