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216章 自证清白,霸气外露
    “她把萧既带走了。”徐檀灵故意把话音拖长,“不仅得罪了裴家二爷,她还为萧既动了手。”

    她就是来挑拨离间的,来给徐檀兮找不痛快。

    戎黎的脸色阴沉下去,前面开车的代驾都不敢用力呼吸了,觉得后背凉嗖嗖的。

    徐檀灵还在那边煽风点火:“萧既当时被带走的时候,衣衫不——”

    戎黎挂掉了,打给了棠光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打来了?”

    戎黎问:“带走萧既的是你还是徐檀兮?”

    带走谁都行,偏偏是萧既。

    棠光回:“是檀兮。”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带走萧既?萧既和她说了什么?戎黎有很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走动,我去找你。”他让代驾再开快一点。

    棠光说:“我已经到了,你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把车停在了小区外面,是个很老旧的小区,没有大门,也没有门卫,里面就三栋旧楼,生活垃圾扔得随处都是。

    小区里没有路灯,今晚也没有月色,乌漆嘛黑的,她用手机照明,走到了三栋,楼高七层,没有电梯,是楼梯房,里面入住率不高,只有几扇窗户亮着灯。

    楼梯里的灯坏了,一闪一闪的,她上了三楼,走到303门口,看见门没锁,就用一根手指把门推开了,顿时一股血腥气扑过来。

    里面灯亮着,她走进去,看见地上有个人躺在血泊里,血流了好大一滩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那人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,蹲下去,用手指按了按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断气了……

    靠!真他妈巧了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门口路过的女人突然大声尖叫:“杀人了!杀人了!”

    棠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很烦。

    戎黎和警方差不多同时到的。

    棠光也没走,就等在案发现场,警察喊她她也不应,她走到戎黎面前:“人不是我杀的。”

    戎黎没有迟疑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LYG那么多跑腿人,她堂堂LYG的掌舵人,若真要弄死个人,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“徐医生,”是刑侦队的唐晓钟,“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棠光没说什么,跟着上了警车。

    王刚八点三十八从家里赶到警局,看完案件信息后,组内开了个小会。

    唐晓钟做主要汇报,他把死者的照片贴在白板上:“死者姚勇金,男,四十二岁,没有固定职业。”

    他把案发现场的照片也贴上去。

    “根据肝温推测,死亡时间是晚上六点到六点半。”他把时间写上去,然后继续,“应该是死于失血过多,现场的流血量很大,凶器是匕首之类的,不过这只是初步猜测,具体的还要等最终的尸检报告。”

    “房内没有打斗的痕迹,而且是一刀致命,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。我问过法医,根据伤口的高度、深度,嫌疑人更倾向于男性,但也不能排除是身手很好的女性。根据房东的口供,姚勇金是外地人,没钱的时候会去工地上干活,平时都泡在牌桌上,没什么朋友,倒是有不少赌友。”唐晓钟合理猜测,“如果真的是熟人作案,他的赌友们都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王刚问:“凶器呢?在现场吗?”

    唐晓钟说不在:“凶器还没找到,附近都找过了,没有。现场也没有留下指纹,目前有两个可疑人物,一个是突然出现在凶案现场的徐医生,另一个是姚勇金的室友。”唐晓钟把两个可疑人物都写到白板上,在姚勇金的室友下面重点画线,“而且目前还不能确定姚勇金室友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王刚又提问:“怎么不能确定?”

    唐晓钟说:“人是上个月搬进去的,小区太老,没有装监控,房东为了钱,连对方的身份证都没有确认就让他住下了,只知道他姓万,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工作、哪里人。”

    他在白板上写了个万字。

    王刚又问:“那有没有明显的特征?”

    “四十五岁左右,170左右,眉心有一颗痣。”唐晓钟做补充,“案发的前一天,有邻居听到万某和姚勇金争吵,缘由是姚勇金偷了万某的东西,具体偷了什么,邻居没有听到,两人应该是打起来了,邻居说听到了很大的动静。我让人检查过姚勇金的尸体,他身上的确有淤青,应该就是案发前一天和万某争执动了手。”

    目前看来,万某的嫌疑最大。

    王刚问:“这个万某现在人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房东说他昨天晚上搬出去了,不知道搬去了哪里,房间里除了生活垃圾什么都没留下,那栋楼的住户我都问过,万某平时不和小区里的任何人来往,没有谁有他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线索就断了在这里。

    李大彬转着笔,也转着脑子:“这个万某有点问题啊,早不搬走晚不搬走,就在姚勇金死的前一天搬走,时间点太巧了,会不会是他故意的?用搬走来制造不在场的证明?”

    王刚起身:“别在这瞎猜了,先找出万某的行踪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YesSir!”

    ‘徐檀兮’的口供还没有录,王刚亲自给她录。

    因为都认识,氛围还算轻松,王刚给她倒一杯热水:“徐医生,你和死者姚勇金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今天的徐医生有点不大一样,分明坐那里什么也没说、什么也没干,但王刚还是感觉到了,一股无形的气场。

    她说:“没有关系,我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去他家?还偏偏在案发的时候去。”虽然姚勇金的室友万某嫌疑更大,但王刚觉得徐医生的行为也同样非常可疑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王刚觉得这个说辞过分了,“你是喝醉了吗?”

    她喝了一口水,镇定自若:“我是多重人格患者,不排除其他人格做一些奇怪的、难以解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刚接不上话了。

    她手撑在桌子上,从头到尾都从容不迫:“有笔吗?”

    王刚把纸和笔给她。

    她在纸上写了一串数字,然后把笔帽盖好,连同纸一起推到王刚前面:“这是我心理医生的电话,你们可以去查,我没有说谎,的确患有多重人格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王刚是知道的,当初乔端的案子就是因为徐檀灵的录音才有了突破口,徐檀灵亲口说的,说徐檀兮有多重人格。

    难道她出现在凶案现场真的只是巧合?

    王刚拿不准了。

    棠光继续自证清白,她有条有理游刃有余:“我快七点才到的凶案现场,路上的监控应该都拍到了,行车记录仪也有,建议你们去查一下监控,然后再和死亡时间比对一下,看看我有没有作案时间。”

    王刚又感受到了,这扑面而来的攻气。

    这和平时的徐檀兮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,一个是和风细雨温温柔柔,一个是狂风暴雨气场爆棚。

    既然是多重人格……

    王刚实在忍不住用看猴的眼神去看人了:“你是徐医生吗?”还是徐医生的‘分身’呢?

    棠光反问:“警官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不是。”

    他有种跟领导“洽谈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多重人格的人,好奇心要爆了:“你是谁?”不是徐医生吧?不是吧不是吧?

    棠光把右腿架在了左腿上,身子往后靠:“警察同志,私人问题可以不回答吧?”

    她这个样子好飒,好像领导。

    想给领导点烟,无比想。

    啊呸!想什么呢?

    王刚假笑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棠光把一次性水杯里的水喝光,捏瘪后,随手那么一扔,精准地扔进了垃圾桶里:“另外,我的病情还请帮我保密。”

    姿势好帅,好利索!

    想给领导点烟,超级无比想。

    出息!

    王刚假笑: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唐晓钟回来。

    “王队。”

    王刚问他:“调到监控了吗?”

    唐晓钟点头,把U盘放在桌子上:“徐医生没有说谎,她的确是七点才到的凶案现场,六点五十左右,和平路还拍到了她的车,死者的死亡时间在六点半之前,她没有作案时间。”可以排除嫌疑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

    顾狗:想给棠光点烟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