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221章 办公室play,戎黎夫妇联手
    “我有个朋友,他有抑郁症,他自杀之前,网上很多人都骂他,叫他去死,可他真的死了之后,所有人突然开始爱他了。”他像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徐檀兮眉头紧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笑了一下:“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?担心我会自杀吗?不会的,我顶多假装自杀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猜不透他要干嘛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救过我一次了,我们扯平了,剩下的你不用管,别脏了自己的手。”他起身,虽然有点晚,但还是要说一声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走了。

    他很瘦,后背总是挺得笔直,他爱笑,笑意却从不达眼底。他有一张特别明艳俊朗的脸,有一双桃花眼,他是两金影帝,他星路顺畅,他有一亿的粉丝。可没有人知道他在泥潭挣扎,别人只看到了他的光鲜亮丽,看不到他在深渊里求救,也没有人知道,他每天会想很多遍,要不要死,要不要死呢,要不要死……

    心理医生说,他是压力太大了,所以重度抑郁。

    走廊尽头开了窗,他站在漏进来的太阳底下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陈微箐在电话里喊他:“阿既。”

    她总是喊得很温柔,她也是这么喊萧齐的。

    萧既嗯了声,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阿齐要订婚了。”

    他眼睛迎着刺眼的太阳:“又要钱吗?”

    陈微箐难以启齿,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箐姨,”眼睛被阳光刺得很痛,让人想流泪,萧既抬起手,挡在眼睛上,“你知道我的钱是怎么赚来的吗?”

    陈微箐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让她知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们连累你了,对不起阿既。”陈微箐在电话里哽咽,她一直道歉,“我让你受苦了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她要是稍微坏一点,那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她对他很好,他生日的时候,她会给煮长寿面和海带汤,只要他回去吃饭,桌上总会有红烧鱼,因为他爱吃的,她会看他的每一条微博,她会在他本命年的时候,给他买红色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是个懦弱又心软的母亲,对他很好,只是没到像对萧齐那样那么好。

    “钱的事我和你叔叔会想办法,你好好照顾自己,要按时吃饭,冰箱里我放的菜不要总是倒掉。”

    萧既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在电话里抽噎,虽然捂着嘴,但他还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萧既突然叫她:“妈。”

    陈微箐难以置信:“你、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这是他成为萧家的养子之后,第一次这么叫她。

    阳光太灼眼了,把他的眼睛烫热了:“我在游乐园等了你好久,你为什么不来接我?”

    在被领养之前,他在孤儿院住了几年,在去孤儿院之前,他也有妈妈。

    “你记得啊,你都记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微箐在电话那边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她把他扔在游乐园那年,他才五岁,怎么会记得,怎么会记得……

    萧既挂了电话,在太阳里站了一会儿,身上的病号服很单薄,能透出他背后凸起的骨头。

    他转身,看见了戎黎。

    “你要多少钱,我给你。”戎黎看到了,他从徐檀兮的办公室里出来,“你开价,只要你以后不出现在徐檀兮面前。”

    他答应了徐檀兮,不会找萧既麻烦,只能给钱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不用这么防着我,我不会跟你抢徐檀兮,虽然我很想抢,但是我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萧既这样说。

    他很奇怪,他眼里好像没有求生欲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停在戎黎身侧,擦肩的时候说了一句:“我这种浑身脏透了的人,没有资格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走了,腿上的伤还没有好,有点跛脚。

    戎黎去了徐檀兮办公室,在外面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徐檀兮说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戎黎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徐檀兮看见他有点诧异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哒。

    桌上的笔滚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徐檀兮弯腰去捡,戎黎走上前,用手盖住尖锐的桌角,怕她磕到。

    他手上的动作跟条件反射似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把笔放好:“我等会儿还有两位预约病人。”

    戎黎说:“我不打扰你,就在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他就进来看看她,看完就出去。

    徐檀兮叫住他: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:“嗯?”

    她从座位上站起来,走过去,顺其自然地拉住他的手:“萧既的经纪人来找过我了,他管我要钱,两个亿。”

    关于萧既的事情,她对戎黎没有丝毫隐瞒,她一开始就告诉他了,她想拉萧既一把,因为怜悯也好,因为救命之恩也好,想拉萧既出深渊。

    戎黎曾经也掉进过深渊,如果那时候也人拉他,他就不用折掉一双腿了。

    戎黎问:“要不要我帮你?”

    别误会,他不善良,也没有同情心,他一来是想在徐檀兮面前装得比较大度善良,二来,他想早点解决这件事情,然后翻篇,不要再来打扰他跟徐檀兮。

    徐檀兮点头:“我想买王邱生的黑料,最好能让他牢底坐穿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王邱生那种贪得无厌的人不能留,必须一次解决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找。”戎黎说,“萧既的事我会帮你,不止王邱生,还有王邱生的上家,我会解决好。”

    萧既十六岁就出道,王邱生拿他当商品,交易了很多次,这中间涉及的人太多,也怪不得萧既爬不出来,这里面有一潭很深、很恶臭的水。

    “我听我小舅舅说,LYS的情报很贵。”

    秘密黑料这种致命的东西,怎么可能不贵。

    所以啊,戎黎钱多,LYS太赚了,官四爷就是因为这个,才一直把戎黎当成眼中钉。

    “是很贵。”戎黎沉了一天的嘴角终于往上弯了一点,“但老板娘有特权。”

    徐檀兮笑问:“你不是隐退了吗?哪来的老板娘?”

    “退了LYS也是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现在掌权的何冀北是他一手拉上来的,得听他的。

    徐檀兮抬起手,环在他腰上:“先生,我帮萧既你会生气吗?”

    他换了个回答:“会吃醋。”会有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就这一次,当我还了他的救命之恩。”徐檀兮踮起脚,亲了亲他的脸,“等两清后,就各自安好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善良,有恩必报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戎黎突然压低身体,靠近她,“可不可以在这里接吻?”

    徐檀兮笑着摇头:“不可以,这里是办公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老古董。

    戎黎去把门锁上,就要在这里接吻,还要把穿着白大褂的徐檀兮放在办公桌上吻。

    徐檀兮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方娱乐城。

    才六点多,气氛就沸了。

    小金下班后去还了赞助的珠宝,姗姗来迟,一进包厢,看见了桌子上的酒,他有些诧异:“王哥,今天是有什么好事吗?居然请这么贵的酒。”

    工作室的人都来了,除了萧既。

    王邱生坐在沙发的最中间,穿着一身酒红色的西服,手拿红酒杯,心情不错:“你这话说的,我平时短你们吃短你们喝了?”

    “小金不会说话,赶紧的,罚酒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王邱生最近新签的艺人,才十九岁,是个笑起来很阳光的男孩子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小金把酒倒上,“我自罚三杯。”

    同事们起哄,让他倒满。

    王邱生把手按在唇上,示意大家小点声,他接了个电话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见个面吧,跟你道个别。”

    是萧既。

    两亿快到手了,王邱生心情大好,有耐心跟他磨:“在哪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家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。”王邱生挂了电话,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,放在酒桌上,“想喝什么你们自己点,我还有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走了?”小金故意说,“不行啊,这局才刚开始。”

    王邱生倒了满满一杯酒,一口干了:“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小金说得嘞:“王哥慢走。”

    六点四十三,王邱生的车开出了天方娱乐城。

    七点零八分,萧既从别墅出来,手里抱着一只橘猫。

    他的别墅地理位置很偏,是独栋的,带院子,因为选址问题,价格不是很高,他已经签好了文件,别墅留给陈微箐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他把橘猫放在了草地上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橘猫掉头,去舔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这只傻猫,怪不得在祥云镇的时候被人折磨成那样,一点都不聪明。

    “别跟着我。”他拎起橘猫,用力把它扔远,“去吧,去找个好一点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回了别墅。

    陈微箐给他打了很多通电话,他都没有接,在沙发上静坐着。等了十多分钟,门铃响了,他先去厨房,把打火机放进了微波炉,然后再去开门。

    王邱生进门就问:“干嘛要反锁?”

    萧既没接话,把门关上,趁王邱生转身去客厅的时候,他把门从里面锁上,钥匙抽出来,扔到防盗窗外面。

    王邱生丝毫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去找徐檀兮了?”萧既问。

    王邱生在沙发上坐下:“她这么快就告诉你了?”他用看脏东西的眼神打量萧既,“看来你还挺受宠。”

    “你管她要了多少钱?”萧既坐在旁边,额头的纱布已经拆掉了,伤口没管,结痂的地方红肿着。

    “不多,也就两个亿而已。”

    而已……

    两个亿还喂不饱他。

    萧既倒了杯酒,推过去:“别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王邱生脸上得意的笑容僵住了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萧既眼神里有孤注一掷的决然,说得缓慢、清晰,一个字一个字地:“我一分钱都不会让你拿到。”

    王邱生的眼距很宽,目光有神,看人的时候,视线会紧紧缠着对方,像蛇的信子,阴毒得让人脚底生寒。

    他扯了扯领带:“看来是我太捧你了,没让你好好尝尝从神坛掉下来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神坛?”萧既笑了,把杯子里酒喝掉,嫣红的酒稍稍让他唇色不那么白了,“你是不是忘记了,我被你送到了多少人的床上?”

    “是你忘了。”

    王邱生打开手机,把视频放出来,开大声音扔在桌子上,他起身走过去,按住萧既的头,把他往手机屏幕上按:“来,我帮你好好回忆回忆。”

    萧既没动,完全不挣扎,嘴角反而带着笑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的话不对,不是我,是你亲妈把你送来的。”王邱生拿起酒瓶,把红酒浇在他头上,“当年你才十六岁,嫩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陈微箐是影星出身,很早就认识了王邱生,萧既十六岁那年,萧家破产,陈微箐把萧既引荐给了王邱生,以歌手的身份的出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这个破烂样,不能怪我,要怪你妈。”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保温桶掉在了门口的地毯上,门外陈微箐呆住了。

    屋里的王邱生在大笑,癫狂痛快地大笑:“你要是让我拿不到钱,我就把这些视频放到网上,让你那一亿粉丝都看看他们哥哥的下贱模样。”

    萧既还是不挣扎,脸上全是红酒,把苍白的皮肤染上了颜色。

    王邱生把空酒瓶拍在他脸上:“没准还会有人拿去卖呢,这种资源,应该很容易卖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门突然被砸响,一下一下,重重地砸。

    陈微箐在外面大喊:“阿既!”

    “阿既!”

    她崩溃了,瘫坐在地上,疯了似的捶门:“王邱生,你这个畜生,你别碰他,你别碰他!”

    “阿既!”

    “阿既!”

    她在外面痛哭:“你放了我儿子,你放了我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还有一更,在晚上。

    萧既这个角色……很难受,不是所有悲惨都能等到救赎,戎黎遇上徐檀兮、程及遇上林禾苗都是三生有幸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