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从地狱里来 > 第222章 戎黎的高光时刻,萧既被救
    陈微箐在外面痛哭:“你放了我儿子,你放了我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被按在茶几上一动不动的萧既突然挣扎起来,他推开王邱生,跑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一开口,嗓音就被像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如鲠在喉,他说:“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哭声停下来,陈微箐趴在门上,像小时候哄他睡觉一样,她哄着说:“阿既,你别做傻事,快开门,让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他在里面吼:“走啊!”

    “阿既……”

    她又在哭。

    别哭了,他最怕她哭。

    突然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客厅的吊灯闪了一下,灭了。

    王邱生猛地回头:“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声音是从厨房传来的。

    电路断了,王邱生抹黑去了厨房,推开门,火光瞬间从里面冲出来。

    是微波炉炸了。

    灯都暗掉了,明火照进了王邱生的眼里,他怒了,鼓着青筋冲萧既咆哮:“萧既,你他妈找死啊!”

    萧既捡起了他的手机。

    王邱生立马冲过去:“手机给我!快给我!”

    他眼睛都没眨一下,把手机扔出了防盗窗,然后怡然自得地看着火光越冲越高:“我不是找死,是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王邱生这下慌了,他跑去开门,才发现门被锁了,上面挂了一把很粗的挂锁。

    他拧了两开,拧不开:“钥匙呢?钥匙在哪!”

    萧既坐在沙发上,眼里出奇的平静:“扔了。”

    王邱生骂他有病,拿起一把椅子,狠狠砸在挂锁上,几下下去,锁只是稍有松动。

    厨房的火越冲越高,烟越来越多,没有时间了。

    王邱生急得爆跳如雷:“快把钥匙交出来!”

    萧既好整以暇地坐着:“我说了,钥匙扔了。”他解脱了,了,“王邱生,你今天就死在这吧。”

    “疯子!你他妈的疯子!”

    这个疯子想跟他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王邱生气得目眦欲裂,抬起椅子继续砸门,门锁的锁开了,挂锁没开,他冲着门缝外叫喊:“里面着火了,快叫消防员,快叫消防员来!”

    浓烟从门上的缝隙往外跑。

    陈微箐看到里面的火光之后,彻底奔溃了,她瘫坐在地上,浑身发抖,按了几次才把电话打出去,哭着叫消防员来救她儿子,哭着喊阿既、阿既……

    她不知道,不知道王邱生是畜生,不知道阿既的钱是怎么赚来的,不知道他是怎么在深渊里苟延残喘的。

    可是她怎么能不知道呢,她是生他养他的人……

    王邱生在里面急得咬牙切齿:“火越来越大了,快!快叫人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咣的一声,后脑勺被砸了。他伸手摸了一把,摸到一手的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前一黑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萧既把椅子扔了,走到门口,从门缝里看外面的陈微箐。

    她坐在地上,哭得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“阿既,阿既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他红了眼睛,说别哭了:“我就是怕你哭,才一直不敢死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微箐拍着门大哭大叫:“来人啊,快来人,救救我儿子!”

    萧既站在门后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阿既,阿既,”她跪在他面前,哭着求他,“你出来好不好,妈妈错了,妈妈错了,惩罚我吧,让我死,让我去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萧既手伸出去,想给门外的人擦眼泪,碰到门板了,才愣愣地收回来,低下头,不再看门外的人。

    陈微箐不是不爱他,只是没有最爱他,她很懦弱无能,她要依附萧家,她怕她的丈夫,她心疼身体不好的小儿子。她并不是一个好母亲,她有两个儿子,但他只有一个母亲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萧既说完转身回了客厅,走到柜子前面,打开柜子,拿出放在里面的汽油,拧开盖子。

    浓烟越来越大,火光越来越亮,陈微箐不肯走,趴在滚烫的门上,哭得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那一年陈微箐才二十一,很天真的年纪,以为牵了手就会穿婚纱。她未婚先孕,在国内等她的爱人,等到孩子出世了,那个说会一辈子爱她、会娶她的男人却没有回来,他说他在国外另娶了佳人,让她把孩子扔了。

    她给孩子取名叫阿既,瞒着所有人把他养到了五岁。后来她遇见了萧镇南,怀了萧齐,萧镇南说可以接受她,但不能接受她的阿既。她肚子的孩子四个月了,她只能选一个。

    她选择了肚子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挑了一个很好的天,带阿既去了游乐园。

    “阿既,妈妈去给你买,你站在这里等妈妈回来。”

    五岁的阿既很乖很乖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蹲下来抱他:“对不起阿既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阿既的眼睛长得很像她:“妈妈,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是风太大,吹到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她别开脸,擦了擦眼睛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帮你擦。”他用袖子轻轻擦她的眼睛,“我在这儿等你,妈妈你要快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阿既……”

    陈微箐走了,没有再回来。

    阿既十岁的时候,孤儿院的院长说,有一对好心的夫妇想要收养他。

    “阿既,你愿意跟他们走吗?”院长问他。

    那天,陈微箐穿着很漂亮的裙子,手里还牵着一个小男孩:“阿既你好,我叫陈微箐。”

    他想说你怎么才来,他没有说,他只说了:“愿意。”

    他被丢掉的时候分明还那么小,可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,她是他噩梦里的人。

    他当时心想,没关系,他可以原谅她,因为她来接他了,她来了不是吗?

    可是她说:“以后你就叫我箐姨。”

    到那天他才知道,他真的没有妈妈了。

    “阿既。”

    “阿既。”

    陈微箐在外面拍门,手被烫得红肿:“你开开门好不好?妈妈知道错了,你不要死,求你了,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坐在地上,痛哭出声:“有没有人,救救我儿子,救救他……”

    只要她的孩子能活,她可以去死。

    当时的陈微箐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“你让开。”

    陈微箐愣住了,呆呆地回头。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有人来了,有人来救她的孩子了。她跪下去,说帮帮我、帮帮我……

    戎黎在四周找了一圈,只找到了一个灭火器,他用灭火器砸门,砸了几十下,灭火器的外壳快要破了,锁还没断,卡在了门缝上。

    他往后退了两步,一脚踹在门上,脚撞上去的时候,痛得他眉头皱了一下,他没管,又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咣的一声,锁梁断了。

    陈微箐立马冲进去:“阿既!”

    萧既躺在墙边的地毯上,吸了很多浓烟,意识已经不清楚了:“你来接我了吗?”

    陈微箐哭着点头:“嗯,妈妈来接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伸手帮她擦眼泪:“不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陈微箐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废话出去说。”戎黎一把拽住萧既的衣服,把他拖出去,丢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他蹲下,拍了拍萧既的脸:“这次是我救了你。”

    萧既咳了几声,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没让你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,总之我救了。”戎黎不是来跟他讲理的,他不讲理,他只看结果,“徐檀兮欠了你一条命,我现在替她还了,你们两清了。”

    戎黎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救人,救的还是情敌。他突然有点后悔了,要不要把他再丢回去?

    不行,徐檀兮那么善良,他装也得装好人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、救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里面还有一个,自己爬出来了,像条狗一样,边爬边喘。

    戎黎走过去,他脚疼,有点一瘸一拐,他踢了踢王邱生的脸:“两个亿还想要吗?”

    王邱生眼白都翻出来了,进气少出气多。

    戎黎警告他:“想要就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纵火杀人可是会坐牢的。

    今天也不知道是刮了什么邪风,他不仅救了情敌,还帮情敌善后了。徐檀兮应该会更喜欢他了吧?

    戎黎在消防员来之前一瘸一拐地走了。

    洪端端是晚上十点听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她从床上摔下来了。

    杨幼兰跟她说:“萧既自杀了,网上全是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自杀?

    洪端端脸都白了,立马拿手机打开微博。

    萧既的工作室发了微博,说萧既重度抑郁症,在家中点火自焚,幸得人所救。

    就几句话,配了一张在医院急救的照片,其他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没多久,热搜就爆了,网友也疯了。

    萧哥哥家的小九九啊:【为什么现在才爆出抑郁症?为什么哥哥都重度抑郁症了还给他接那么多工作?】

    既既既既既既:【哥哥,不要绝望,你还有我们萧既V】

    小文今天没有学习:【他那么爱笑,原来,都是在假装笑】

    Chen鬼鬼今天做个人了吗:【怪不得他身上总是有伤,是不是……】

    我在哥哥怀里撒了个娇:【我什么都不知道,不知道你病得这么重,我还说我喜欢了你十年……萧既V】

    洪端端和萧既的粉头子:【哥哥,你一定要好起来,不管多久我们都会等你萧既V】

    四少爷的贱:【也真是够了,今天你抑郁,明天他抑郁,抑郁那么容易吗?现在都拿抑郁症当免死金牌用了?】

    洪端端回复了那个网友。

    杨幼兰看见她打字了,警报立马拉响:“你回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梗着脖子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杨幼兰把手机抢过去。

    洪端端回复了那条恶评,用大号回复的。

    洪端端V:【滚你妈!四少爷的贱】

    杨幼兰要疯:“你疯了!你怎么能爆粗口!你还想不想走小仙女人设了?!”

    不想!

    洪端端去抢手机,红着眼说:“不准删!”

    杨幼兰立马把她按住,手伸得老高,试图单手删微博。她这边还没删呢,就听见洪端端在吸鼻子。

    杨幼兰一下就心软了:“你哭了?”

    洪端端趴到床上去,用被子盖住头,呜呜大哭。

    杨幼兰被她整得没辙了:“别哭啊小祖宗,我不删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她也是今天才知道,为什么明明星路平坦顺风顺水的萧既眼里总是很悲凉,原来,他真的在水深火热里。

    洪端端在被子里边哭边说:“萧既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呜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洪端端第一次见萧既是在飞机上,当时他蹲着,在给陈微箐系鞋带,他脸上戴了口罩,仰着头在笑,太阳在他眼睛里,特别温暖。

    洪端端网上爆粗口之后,不到一分钟,江醒也回复那条恶评,同样是用大号回的。

    江醒V:【滚你妈!四少爷的贱】

    他回了和洪端端一模一样的话。

    其实除了那条恶评,其他的留言差不多是清一色的好话,就像萧既说的那样,当他要死了,整个世界开始爱他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戎黎是一个坏人,但他真的在努力做个好人……

    这章,把我自己哭得不行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